第60部分阅读(1 / 4)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陈皮皮进了卧室,也不管身上湿透了的鞋袜衣服,一头扎在床上,听到外面

胡玫和程小月说话,脑子里却在想着蔷薇:她这会儿也许在车站了,说不定已经

上了火车,过了今晚,在这个城市里,就再也见不到她了!胡思乱想了一阵,才

觉得全身穿着湿淋淋的衣服十分难受,身体也一阵阵的发冷。起身把衣服脱了,

钻入被子里,迷糊了一阵,昏昏沉沉地睡了。

陈皮皮病了。

陈皮皮的身体可以说得上健壮无比,在他的字典里,是几乎没有生病这

个词儿的!然而这一次的感冒来势汹汹,终于还是把他打倒在床上了。

程小月天亮起来,做好了早餐,不愿意看到陈皮皮,就躲进了自己房间。直

到他上学的时间也听不到外面有动静儿,心中疑惑,终于忍不住去皮皮的房间看

了。一进门,就看见水杯摔碎在地上,陈皮皮双颊通红趴在床头,身上胡乱地盖

着被子,似乎是曾经要起来倒水才把杯子打了的。心里紧了一下,又马上生出几

分怀疑:他平时身体结实得像头牛,该不会是想装病来糊弄我吧?

陈皮皮见程小月进来,就想起来,但动了下身体,却感觉手足重逾千斤,全

身软绵绵的使不出一丝力气。眼巴巴地看了程小月,有气无力地说:妈妈,我

病了!

程小月原本要张了口骂他的,攒了一肚子的词儿打算教训他。可见了他孱弱

的模样,心一下子软了起来,燃烧了一夜的怒火也给儿子这一声妈妈兜头浇

熄!冲到嘴边的话就又咽了回去。走近床边,伸手摸他的额头,果然烫得厉害!

拿体温计给他量了,居然已经接近四十度!不由得慌了,急忙去叫了车,送他到

医院看病。

背陈皮皮下楼的时候,陈皮皮双手抱了她的脖子,趴在她肩头,呼出的热气

喷在程小月脖颈,竟也是火一般的滚烫,嘴里迷迷糊糊地嘟囔着什么。程小月也

听不清楚,最后那一句妈妈,对不起倒是听清了,却顾不得回答。一心注意

脚下,生怕一个不慎跌倒摔到了陈皮皮!

去的偏偏又是那家上次缝伤口的医院,离奇的是接诊的居然还是上次给他缝

针的庸医!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相逢一定是冤家了!庸医见了陈皮皮

的熊样儿,脸上一片灿烂,大有幸灾乐祸的意思,只差没有笑着说上一句活该

了。给陈皮皮用最大的针筒打了一针,又开了川贝黄连之类最苦口的良药!对程

小月说:幸好幸好!来得不算太迟!要是烧到四十几度,只怕脑袋也给烧糊涂

了!他这是寒凉袭体,肺火攻心,内外交困,不病才叫奇怪呢!还好遇到了我,

要是碰到了个寻常的庸医,当做普通的感冒来治,这烧一时退不了,那可就坏了!

说不定脑壳也要给烧出毛病的!我给他开的药一定要记得吃,尤其是那黄连,是

千万不能因为太苦而少服的!

正喋喋不休地说着,推门进来个女护士,说:你去十三床看看去!那个民

工吃了你的药已经腹泻了七八回啦,要是再不停药,恐怕要拉得脱肛了!哎,你

怎么也在这里,生病了吗?后面的一句话,却是对着陈皮皮说的。

陈皮皮看了她一眼,竟然是在神医床上的那个女人!

只听那个庸医说道:老婆,你不用急,那个人是因为常年吃辛辣的食

物,导致胃液分泌不足,小肠梗塞了!他常年从事体力劳动,又不注意保养,内

分泌紊乱得比女人还要厉害!要是不给他泻得通畅了,哪里能把三焦调理好!要

知道人体的三焦最是复杂,给他去看西医的话,恐怕这条命多半就给耽误了!好

在我中西贯通,才能找到他这病的根源。等他拉到了十五六次,你再来叫我,哎

呀,他拉了这么多次,恐怕上厕所的力气也没有了!老婆你要记得给他换个离厕

所近一点儿的床位才好!

陈皮皮想要和女人说话,却搭不上嘴,就转头对程小月说:妈妈,我还欠

了她十元钱的,你替我还了吧!程小月以为是缝伤口的时候欠的,赶紧掏出钱

来给女人。女人看了陈皮皮一眼,脸红了一下,过去拍了拍他的头,一语双关地

说:你病了就要好好养病才对,老实听医生的,千万别乱说话啊!转头问那

个医生:胡志,他生得什么病?要不要紧?

那胡志说:比普通的感冒厉害点儿,却不是什么大事!我一个堂堂的主治

医师,要是连这点儿毛病都医不好,那还当什么医生?不过他肝火太旺,所以喜

动易怒,上次还冲我发火了呢!好在我大人大量,不跟他一般见识。倘若我真的

和他较真儿,也不会尽心尽力地给他缝合伤口了!只须缝的时候略微偏那么一点

儿,哼哼!他就只好当现代的包公了。要知道医者父母心,世上哪有父母和孩子

怄气的。

程小月听得心中一动,想:这个医生话虽然啰嗦,却也不无道理,皮皮出这

样的事情,归根结底我也有几分责任!所谓子不教,父之过。他从小就没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