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部分阅读(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白歌看着他没说话,但显然这么想。

赵通海不平道:“我说你动动脑子好不好?我不是神仙,既不知道张建光会骚扰徐燕,也不知道那小子会不签字,怎么可能干这种事?再说我也没理由啊?你说小芳,我让他当办事处主任,又安排他去泰国,不都是为小芳,要不他配吗?”

“那为什么刘憬和徐燕会遇袭?”白歌反问。

“这还用问?摆明是李想让屁阮干的,他们姐夫小舅子什么事干不出来?”这解释实在可笑,赵通海有板有眼地道,“李想怕老婆你又不是不知道,肯定是张建光通过他姐,李想没办法,才给屁阮打电话主使,这不很简单个道理?”

赵通海说得振振有词,白歌盯了一会儿,缓缓语气道:“你看你,我就随便说说,你激动什么?”

“那是我激动吗?你简直莫名其妙!”赵通海不依不饶。

“行了别激歪了,赶紧坐下!”白歌扯了他一把。

“还我激歪,你吃错药了?胡思乱想不说,还胳膊肘儿往外拐?”赵通海横了几眼,嘟嘟囓囓坐下。

白歌摇了摇头,继续给他捶肩。赵通海边喝茶边享受着女人按摩,阴着大脸,眼光闪烁不休。

…………

刘憬上车,立刻拨打玉瑕电话。被黑社会盯上可不是小事,他不能掉以轻心。“玉瑕,你在哪?”电话通了,刘憬问。

“当然在看热闹,理想集团出这么大事,一百年不遇,我怎么能错过?”电话里很杂,玉瑕大声说,仍为自己导演的这出戏得意。

“别看了,我有事跟你商量。”

“怎么了?”玉瑕慎重了。

“见面再说。xx路口有家维扬酒吧,我们在那见面。”

“那好。”居然选择酒吧,玉瑕暗笑,对小男人的谨慎很是无语。

挂了电话,刘憬直奔xx路。他不是谨慎,是担心。白歌既然特意告诫他,肯定是知道什么。如果不是危言耸听,除了小老虎,他和玉瑕,甚至徐燕,都可能不安全。

门口停着摩托,玉瑕已先到,刘憬停好车进去。还没到下班时间,酒吧里人不多,音乐缓缓缠绕,玉瑕要了杯扎啤,还给他要了杯花生奶,正自斟自饮。

刘憬坐下,把情况说了一遍。玉瑕端着大扎啤,凝神道:“理想集团还有暗桩?!”

“可不。”刘憬探身道,“听说暗桩很神秘,郑雷也不一定查到,你认不认识资深点地黑社会人士?”

黑社会人士还资深?玉瑕忍不住一笑,拍着胸脯道:“放心,我虽不认识,但有人认识。”

“谁?”刘憬兴奋了。

“就我那学妹。”玉瑕得意洋洋,神秘地道,“她老公是大律师,但也当过警察,有个以前的线人给他做事,我让她帮查一下,然后再让郑雷盯着就成了。”

“这么巧?”刘憬放心了。警方的线人可能查不到,但律师的线人一定能,因为黑社会怕犯事,都溜着大律师。

玉瑕掏出手机,叽叽喳喳打了通电话,然后道:“搞定了,常妹说明天就给我消息。”

“那就好。”刘憬长出口气,又一次见识四个老婆大律师的能力。

玉瑕瞥着他,扬着脖道:“以后别老大惊小怪,我秦玉瑕说一不二,说一辈子罩着你,就肯定不会错。理想集团暗桩算什么?屁吧!”

“那是,咱家大丫头……最牛逼!”刘憬望着眼前的警花,不得不再次说出这句话。

第一百八十一章覆雨翻云

请市民们相信,这完全是针对理想集团的卑鄙阴谋,生有!我们理想集团结构合理,经营科学,财力雄厚,理想电器遍销全国,理想超市每天迎接数以万计的顾客……理想集团强大无比,他们无法在商场竞争中光明正大地击败我们,所以采取见不得光的、卑鄙无耻的、令人唾弃的手段!我们理想集团将……”

看着早报理想集团新闻发布会报导,刘憬撇撇嘴,把报纸随手一扔,端茶站到窗边。

上午的太阳冉冉升腾,城市在阳光下生机勃发,可谁能相信,无论过去、现在,抑或将来,人类从未停止阳光下的谎言和阴谋,就如理想集团。刘憬甚至能想像李想温文尔雅谦逊可亲的形象说谎时会怎样振振有词慷慨激昂!但又不得不说,很多人宁愿相信编织的谎言,也不愿面对残酷的现实,然而彩虹再美也虚幻,现实终会尘埃落定。

随后几天,刘憬一如既往在公司和修车铺间来去自如,同时看理想集团热闹。公司里,光头保镖等人完全不见踪影,估计是回理想集团跑腿。理想集团暗桩查清,已被郑雷牢牢盯死;修车铺装修顺利,仓库已落成,半个月后将全部完工;家里边,三人生活如鱼得水,其乐融融,不过仍未一起淫荡。一方面小老虎住沈梦家,另一方面由于理想集团突发事件,全市公安交警高度紧张,玉瑕几乎天天值班,也没机会。

这天下午,刘憬接到电话,到交警队接玉瑕。难得空闲,玉瑕提议全家出去吃饭。

近晚的天气含蓄而明媚。风夹着夏日潮湿的气息,刘憬不紧不慢地开着车,心情比窗外的天气还温爽。三人家庭的日子太惬意,刘憬如醉如痴。

时间不大,交警队在望,玉瑕明眸善睐,肩上挎着小包。纱衫扎在裤腰,长长的裤裙随风抖动,正在路边柳树下翘首张望。

“怎么才来?”玉瑕语气娇嗔,笑语盈盈。生活象梦一样美好,她同样惬意。

“反正还早,急什么?”刘憬含笑相望。推开副驾驶车门。

玉瑕坐进,两人亲亲一吻。刘憬道:“芳袭呢,跟她说了吗?”

“说了,中午在修车铺说了。”玉瑕拢了下头发,坐下身体,“她说她接孩子,让我们直接上幼儿园接她。”

“知道了。”刘憬点了下头,前后看了看,掉头去幼儿园。小老虎虽未辞职。但已基本不上班,修车铺有徐燕,她帮不上什么忙,接孩子倒上瘾了。

两人一路赶到幼儿园,小老虎已接了多多。正领孩子在游乐场玩,见二人来了。把恋恋不舍地多多抱出。芳袭上车,两人分别亲了孩子,刘憬道:“吃点什么?”

“随便。”芳袭应了一句。不无歉意地道,“老公,吃完你得送我回单位,我今晚值班。”

“你们还有值班?”刘憬回身,不解地问。

芳袭看了看玉瑕,无奈道:“本来没有,可理想集团出事,市里怕各机关受冲击,要求各机关必须留人值班。”

这是指挥部的要求,玉瑕知道,插言道:“你一女的,又快辞职,干嘛让你值班?”

小老虎耸耸肩:“我们办公室七个人,两个学习,两个下点,还有一个手术病假,郝主任值好几天,实在顶不住了,问我能不能替他一天,我就答应了。”

“郝主任那么关照,那就值吧,大不了当站好最好一班岗。”这事也算正常,何况理想集团挤兑事件严重,刘憬又是党员,更对郝主任心存感激。

玉瑕叹了口气,凑到芳袭耳边道:“妹妹,我还想你今晚在家住,咱姐俩一起陪陪老公,看来又泡烫了。”

“去!谁跟你一起。”小老虎看了爱人一眼,当时红了脸。玉瑕本不知道两人发生关系,小老虎也曾特意告诫刘憬别说,可自己却在追问下招了,因此挺不好意思。

小风依依,一家人去吃饭。

…………

刘憬小日子过得惬意,可有人恰恰相反,比如赵通海。挤兑狂潮比想像严重,工作组没立刻撤出,而是按兵不动;媒体报道表面公允,实则倾向理想;理想集团筹款行动虽违法,但政府和警方保持了缄默;东兴生产资金调往理想,邱秉诚也默许了。

很明显,为平息事态,各方都得到市里私下授意。

赵通海很清楚,目前状况只是暂时,确切地说,是官方在观察理想集团的偿还能力,如果财务一旦崩溃,理想集团会被迅速推到浪尖,相关人等都会锒铛入狱。

几天来,赵通海不遗余力地筹款,忙得焦头烂额,短短几天付出九千多万,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挤兑形势终于有所缓解,市长在李想两个月内终结集资的承诺下,同意次日撤工作组,并再次召开新闻发布会向群众表态,难关总算度过一半。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