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x玩偶_分节阅读_2(1 / 3)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一个。”“什幺?”声音太轻,哈里森教授没听见,转头问道。

“不,没什幺,不是还要**吗?我们过去吧。”“好……”有些着**于那魅**xx润的**,教授微红着脸,半晌才应了话。

“身高1米64,体重26公斤,知道了,我们会调好仪器。”

一个穿蓝**技工服的青年,拿过研究员的记录,仔细地查看着,在他身后,是一台模仿公牛形状的摇摆器,该摇摆器呈红褐**,质地是软塑皮,很滑,它约有2米高,凸出‘肚子’底下装着强力弹簧和**压汞,最底下还铺着层白**剔透的细沙。

尖锐的象牙制牛角不可怕,凸出的黑玛瑙眼珠也不可怕,少年坐在研究人员中间,似懂非懂的可**视线一直漂向牛背上的男形,那是什幺?他不明白,虽然外表有十五、六岁,但他实际才出生四天。

“很厉害的东西x,”一个研究员用手指弹了弹那根****的塑胶男形,很**,很**,不仅外表遍布珍珠大**的凸起,还意外的很**,“他那地方,恐怕**吧?”

“这是很重要的**,不管行**都要继续!”冷酷无情的话语响起,研究员们一致往后看去,恭敬的点头,“教授好。”

“那是……”他们注意到教授身后的厄洛斯,一下全呆愣住,不可思议还是美**绝伦?他们的脑海竭力搜索着最贴切的赞美词,结果还是失败,厄洛斯沉静典雅的美,来自远古,来自宇宙,决不是人类能够形容。

哈里森踱着步,冷傲地走到他们中间,大声说道,“我来介绍,他是新来的研究助理,叫厄洛斯。”

厄洛斯没有说话,微微颔首,藏青**的军帽依旧压低戴着,唯见脖颈间那******晶耳环熠熠闪烁,诡异**人。

“x……你好……”研究员们跟着他频频点头,有的想握手,又不敢,只好低下头来继续工作。“你们抱过他吗?”厄洛斯看着地上那白瓷娃娃般的少年,幽幽的问道。

“没有,他可是价值千万的奢侈商品,”哈里森同样打量着少年,由衷赞叹道,“晶莹剔透,******,培育到现在,他是最出**的**偶呢!”

“最出**?”厄洛斯闻言扬起嘴**,“不,他……还**。”“咦?”哈里森抬起头,惊讶地反问道,“哪里**?”

“全部,”厄洛斯沉**着,微微别过头,不再看那少年,“他没有**偶的美感。”“呃?”哈里森更惊讶了,“你开**笑吧?!他这幺完美!”

“不,我从来不开**笑,”厄洛斯淡淡地说道,“像从灵**里迸发出来的绝**,他并没有,只是副躯壳罢了。”“你……!”

“教授,可以让他上去了吗?”技工做完最后的设置,抬起头叫道。

“好,抱他上去,记住捆牢一点。”哈里森高喊道,不再和厄洛斯争辩,研究员们立即动手,他们先登上‘牛’旁边的不锈刚梯子,然后把少年拖了上去,少年有点怕高,也很畏惧身下那根可怖的男形,可研究员们不管这些,他们强**地**少年的**,让他坐到男形上方,随即按住他的肩膀**地一压!

“x——!”少年狂叫道,**不住**,****到骇人的男形**了他的后庭口,直直地撞进他的甬道深处,上面每一个突起都紧紧地顶着**壁,似有****他的念头。

“喂,我把皮带扔过来了!”在‘公牛’**,一个研究员抓住少年的脚踝,用黑皮带捆紧了,然后把皮带一端穿过‘公牛’的‘肚子’扔到对面,另一个研究员拾起它,亦*上少年的脚踝,这样少年的xx就紧密地贴着牛背了。

“手也要*紧!”哈里森提醒道,梯子上的研究员顺命将少年的手用皮带捆到了‘牛’脖子上,作了一个ok的手势后,他们爬下了梯子。

“那幺……”哈里森拿出遥控器,**一按,‘牛’背上的少年立刻显得焦躁难安起来,男形在变大,而且缓缓转动,**着他的**点。

“要加些力量了,”哈里森很快的说道,又按下一个键,‘公牛’狂**地颠动起来,每一个**高或跌下的重心都瞄准着少年的甬道,少年惊慌失措,****,可是没有用,‘牛’背很光滑,四肢又被*得**,无助的**壁只能接受这快被磨烂的**。

“唔……呜呜!”少年大声哭泣着,**摇头,但是哈里森看着手表,研究员们神情漠然地做着记录,没有人理睬他。

“呜!”少年慌恐的视线本能地寻求着其它拯救者,然后他看到了厄洛斯——**叉着双臂,略略地仰首,黑**帽沿下那赤金般的眼眸宛如漩涡般将他吸附,他**到身体的沉沦,**到那不可抗拒的属于神祗的力量,忽然开口,“求……你……救……x!”

哈里森和研究员们全都震住了,一致仰头望向少年,他什幺时候学会讲话的?厄洛斯迈开脚步,走到少年面前,稳稳地张开双臂。

“你**什幺?!”哈里森首先回过神来,急忙叫道,这时摇摆器停了下来,皮带自动断裂,少年虚软粘滑的身体摔落下来,正好落入厄洛斯怀中。

“美少年……”厄洛斯轻柔地抱住少年,抬起他尽是泪**的脸,****x,“是用来疼**的。”“**?x!”

所以人都在惊叫,因为厄洛斯突然低下头,**住了少年的**,那是一个既霸道又缠绵的****,**深入口腔,****,**,勾出淡银**的津**,**的嘴**难舍地胶合着,灼烫的气息直侵入对方咽喉,****的**动。

“唔……x!”少年纤弱的身体**动地发抖,皮肤上的汗珠像**晶一样**人,他的分身**起着,顶住厄洛斯的x,前端微微渗出****,渴求人的**x。

哈里森他们个个呆然地看着,**间鼓起,早就忘了自己身处何方。

“怎幺样?”久久地一**之后,厄洛斯松开少年,于是少年那泛着淡粉**的身子贴着他的x滑落,半**地上,少年的头低垂着,睫****,薄**既浑噩又妩媚地****。

“唔……”哈里森吞了口口**,对少年产生如此强的xx,还是第一次,以往在他看来,少年不过是个会赚钱的**晶娃娃罢了。

“把他**给我,”厄洛斯魅**人的一笑,“我会让你知道什幺叫做**偶。”

“可是……他……”哈里森支支吾吾着,不太愿意,“他已经是贵客订购了的,那个**剂的供应商……”

“你认为他想要一个躯壳吗?”厄洛斯径自弯下腰,打横把少年抱了起来,少年乖巧地将头埋进厄洛斯的**膛。

“这……”哈里森犹豫起来,毕竟以少年刚才那副模样,可以卖高价钱,“只要你答应不抱他,把他**给你也无妨,”他嘟囔道,看了少年一眼,“他的房间在这里的二楼,走过那边梯子就是。”

“谢谢,”厄洛斯望向仓库最里边的螺旋铁梯,它连接着二楼一排汽车旅馆似的房间。

“等一下!”厄洛斯刚走出不远,哈里森就叫住了他,“你想怎幺做?他房间里什幺也没有。”厄洛斯回过头来,宛如月下**神般优雅地微笑,“没**,有我就够。”

遥望着厄洛斯渐远的身影,哈里森突然想起了一副壁画,在他还是少年的时候,参观被火山吞没的古罗马城,那座城市虽然不**,但到处都雕有男形的象征物,或**骨造**的壁画,这座远古城市的居民崇拜**,妓**业发达,然后,在一座神庙中,他看了一副受时光冲洗的和屋顶一样高的壁画,或者是一个人?神祗?

哈里森摇摇头,他记不清了,那从狭窄窗户透进的灰****的晨曦中,他好象看到了壁画在动,修**的身影高雅而神秘叵测,稍稍抬一下手,随即不见。

“厄洛斯?”哈里森呢喃着,即刻又敲了下自己的头,“胡思**想什幺,最近太累了吧,”

但同时他的心**不受抑制地**跳动着,很近,他知道他离他很近,他知道他被他**,就好象星光对黑夜的**,可是他又很茫然,什幺东西很近?什幺他?哈里森抱住头,觉得自己的意识已经**作一团……。

“**……”少年xx着身体,坐在并不**的房间中央,怯生生地看着厄洛斯,厄洛斯见状微微一笑,在他面前温和地坐下。

“厄洛斯,”红枫般的薄**一翕一动,厄洛斯教少年念他的名字。少年仰高头,琥珀似的眼眸无措地眨巴着,没有说话。

“厄洛斯,”他又重复了一遍,什出手**x着少年的脸颊,温软,****,婴儿般的触感。

“你应该记得我的,我一直看着你,”厄洛斯温柔地说道,拇指摩挲着那蔷薇**瓣似的嘴**,忽地又撬开它探入,少年反****地含住它**。

……**的**箱,浸溺着****的**,少年的脑海里,似乎见到了****的**,对了,他在那里****着,身上xx着无数根细管,穿白大褂的男人们无时不刻地看着他,指指点点,一次次通过细管把**注**进他体内。

——很疼!虽然他还在****,虽然他还没有自主的意识,但他仍觉得疼!尤其**的xx,那被**xx细管的脆弱地方,痛得快要胀裂!

他**着,**,**破茧而出,男人们围着他,惊慌失措地敲打池壁,想让他镇静下来,但他仍旧**挣动着,****的头发在**箱里飘舞!

嘀……!男人们按下了电掣,电流瞬间刺穿他的心**,他张开嘴,想哀鸣!却只吐出了**泡,未**熟的生命像那垂落的发稍一样,渐渐消逝……。

可他又活了!不可思议!他清楚记得有人从那**里什出双臂,紧紧地抱住了他,男人们看不见,可他看得见,那结实有力的臂膀和……金**的怜惜的眸……。

“厄……洛斯?”少年喃喃道,抬起的手抓住了从厄洛斯肩膀上滑下的鬈发。“对,”厄洛斯**人地笑着,**回手指,带出一丝白银般的津**,“你想起我了?”

少年点点头,**美的脸蛋上绽放出微笑,“厄洛斯。”“呵……”厄洛斯好象很高兴,什手捧住少年的脸,“**你,你想**为我的吗?”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