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节 俩俩相望丢失的章 节(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ps:170不知为何丢了,现重新添加。

“当年红月仙子迟迟达不到圣皇境破不开虚空,就一直隐居在此处继续参悟,每当月圆之夜,她就会到许愿池门前弹《万丈金身曲》!

有一天,据说在另一座寺庙里正给佛像画画的一个小子,不知是机缘巧合还是另有仙缘,他居然通过圣佛之力,被琴声所引,误来到此地!

看到弹琴的人,他一开始并没有现身打扰红月仙子悟道,只是远远地观察她,然后用手中的笔,画出仙子弹琴的模样。

至于后来两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当时的主持也从不得知,不过最终红月仙子还是成功地破虚而去,而那个小子也机缘巧合达到圣级。

只有我们许愿庙的圣物,却不知为何倒霉到家,竟然无辜地被封印在这个玉盒里。

后来,当时的主持方丈,请教了好多高人帮忙破解未果。有人推测:红月仙子可能是斩断情缘后才最终破虚成功。而吴道子却因爱成恨,由于一直没追到红月仙子,一时泄~愤,或者也有可能是他在玩恶~作剧,把红月仙子所有用过的东西都封印于此处。

当然,还有一种说法,他们猜测也有可能是红月仙子在破虚时捕捉到某种天机,然后请吴道子把这种机缘封印于此,送于后世有缘人!”

对于吴道子这个超级画圣,赵明诚自然认识,只是没想到,居然会在此处听到他的花编新闻。

试想,一个大儒级画师,因为泡圣皇境的仙子而刺激成圣,中间级别不知道差了多少,简直是另类版的小乞丐和公主的故事嘛!

赵明诚不由把目光投向玉盒,吴道子的画画水平当真了得,玉盒上那个花下拂琴的女子,身上的不食人间烟火的仙气,以及一袭白裳,无风自动,完全都被他凝神地表达出来。

画中这样一个女子,杀伤力真的太强了,任是让赵明诚前世今生都遇到过许多美女的人,也不由感慨万分,是男人看了都会暗恋!若是自己见之,怕是也会误入情劫!

赵明诚看了玉画良久,心中忽然一动,对众人道:“此处可有琴?”

听到小方丈找琴,天法上人顿时明悟过来,这个玉盒分明是红月仙子跟吴道子两人把斩断的情缘,以佛门‘万丈金身曲’镇在这个玉盒中。如果要重新打开,必须要消抺掉两人模糊的暧~昧圣念才行,而画中琴的女子形象动作,可能是两人给出的提示也说不定。

天虚方丈此时对一夜就赚得万金的赵明诚有求必应,袈裟轻挥,马上把许愿庙的镇殿之宝‘古刹雷音琴’拿了出来,看他能不能破去封印!

赵明诚小心地接过雷音琴,盘膝坐在蒲团上,刚才怪鼎传音,说三生竹最喜欢吸收这种圣人斩断的废弃物,你要用功德之光把它们激活出来,到时由它出手吸入鼎内!

赵明诚被怪鼎的信息刺激到了,这么玄幻的事……好吧,自己只负责搅乱功德之气,貌似上次在大相国寺就是了一首《真心真意过一生》,当时好像就搅得那里功德气息大乱,后来还偷了不少功德之气为己所用。

眼下这个许愿庙历史悠久,怕是功德之气繁多比大相国寺有过之而不及吧,现在有这么好的机会,自己就一曲新曲,看看能在他们眼皮低下能搞到多少游离的功德之气?

天法上人和天虚禅师可不知道赵明诚打着这种贪小便宜的小算盘,他们同时想到小方丈是不是想用琴曲引得里面圣曲共震,从而内外夹击,最后冲破封印之力,这种方法绝对可行!

“拈朵微笑的花,看一番人世变换,到头来输赢又何妨……”

赵明诚想起前世经典的《俩俩相望》这首曲,刚好拿来,看看能不能劝开纠缠的两断圣念。

果然,曲中融入了些许功德之力出后,顿时引出了此处的功德共震,一道道游离许愿庙之间的功德之气,瞬间风自涌,如朝圣般快速朝此处涌来。

许愿庙外面刚刚平静下来的人群,其中不乏高手之辈,他们但听到一首悠扬的琴声后,附近气场似是有所不同,本能地也随着琴声涌去。正在外面等候的袁青雨感悟最深,马上带上儿子不管不顾地推门而入。

禅房中的三位高僧此时已瑕顾此,他们刚才一感觉到异样,发现琴曲中似是梵音缭绕,更是引发出一道道如烟的雾气,这些雾气一但渗入到体内,可是从灵魂深处传出爽到极点的感觉,他们当然知道那是排出部分业气,忙个个打坐,同唱禅歌幻出各自的佛道金身,接受梵音的洗礼。

玉盒受功德琴曲的冲洗,没多久呈现出一个自动守护的光罩,但随着越来越多的功德冲刷,光罩渐渐淡去。

随后没多久,玉盒画中的琴的女子似乎传出一道道更悠扬的琴声,那道琴声临体,赵明诚居然感觉到原本往文鼎中渗入的功德之气,就此停留在身体表面,最后凝成一层厚厚的金色肉甲。

靠,什么情况,这么怪异?

这个想法刚冒出来没多久,却是听到空中传来一声叹息,随后玉盒上的护罩,顷刻之间破碎散去。

还没消融空气,却被怪鼎发出一道洁白圣光快速包围,随后吸入鼎内,自动压缩成一个晶莹的露珠状,缓缓地置向鼎域中三生竹的一片叶子上。

三生竹似是非常欢舞,努力地摇动叶子表示感谢,随后就把这滴露珠吸入竹骨之中。

此时鼎中的‘功德之日’白光大织,许愿庙大批大批的功德之气,被怪鼎鲸吸而来,让功德之日不由大了三分之一。

赵明诚正狂喜中,却似从大脑中忽然传出一道声音:“可是小友解去我俩的孽~缘结?”

这道声音出现的相当突兀,倒是吓了赵明诚一跳,随后瞬间反应过来,笑道:“呵呵,误打误撞而已,敢问前辈可是画圣吴道子?”

“不入圣皇境,谁敢称圣!你很好,记得努力去冲击圣皇境!唉,一晃几百年过去了,我也该消失了……”

“前辈慢走,在下有一事相求,我本是文界人士,误入到此处,前辈可否指点我如何回去?”赵明诚忽然想起,吴道子也是自文界而来,人家是大圣,也许知道回去的路也说不定,忙出声追问。

“你也是误入此地?”听到这话,吴道子的虚魂果然一驻,随后又叹了一口气道:“观你现在成就,在此处混得风生水起,何必还寻来时的路?”

“前辈有所不知,在下在那一界还有心爱之人放不下,敢请前辈指点迷津!”

必须回去啊,自己跟李清照的情缘还未了,天知道天道会如何演变?如若自己跳出天道之外,谁知道什么时候会被轮回?

再说,那个女子后半世一身凄苦,既然遇到了自己,自己必将为她逆天改命!至于其它的,都不重要!

“你这人好生有趣,刚才渡我时豪情万丈,轮到自己却又百般放不下,不觉得好笑吗?”吴道子对自己遇到一个这样的爱情专家甚似奈,刚才那首劝世的歌,非常好听,怎么会是这种人所唱出来?

赵明诚没想到有朝一日,能直接接触到大圣魂念,如果自己能把他忽悠到手上,那就发达了!眼球一转,马上用心地跟他论道:“咳咳,我跟你不同,人家还小,必须要入世啊,所谓酒不喝不醉,情不伤不醒,凡事亲自体会,才能知道是留是斩!”

“年轻人,色字头上一把刀,既然你已光头,何不直接跳出情道?我当年,就是因为误入情道而法达到圣皇境,你切不可再入后辙。”

吴道子不知是因为在此人身上又看到自己当年的影子,还是想找人感慨一下,又叹了一口气,道:“唉,女人心,海底针,缘来缘去,谁是谁非,到头来只是情缘试刀石。忘了,才是长生!”

“情缘易逝,只因爱得太浅。她若在你心上,情敌三千又何妨!她若不在你心上,人家负了天下又如何?人的一生必须应该有一段轰轰烈烈的爱情,否则,又如何将俗世看透?我心已铁,如若前辈有法渡我回去,我赵明诚必将涌泉相报!”这次赵明诚说得很庄重,他在赌吴道子也是真性情之人!

“也罢,我也是时候回去看看故人可否安在!你速抓紧时间了却此处事宜,乘今天‘万丈金身曲’还未散完,十息后我带你回去!对了,且把那玉盒也带上!”

听到吴道子愿带自己回去,赵明诚马上传音给萧剑落,告诉他照顾好干妈,有缘自己自会回来,记得拿八宝粥叫天欲大师运作挣钱,然后去换灵药!

随后对天虚禅师等人出声道:“时辰已到尘缘了,我要回去了,众位,有缘再见!”

刚一说完,吴道子已沟通来圣佛之力,瞬间把赵明诚带进庙中金光大放的罗汉金身中,同一时间,大相国寺一处由吴道子作的壁画上金光大闪,随后,赵明诚从画中跌了出来……(。)

&!--over--&&div&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