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求你杀了我(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看不见的灰尘伴随着大门的打开弥漫开来,沈墨手上的藤蔓探头探脑地绕了好一会儿,才得到了可以进去的反馈。

沈修走在前面,他手里早早抽出了白色的冰鞭,在黑暗的遮掩下,他的另一只手缓缓地在空中画出一个大圈,空气中的水分子无声地听从他的召唤,逐渐“织出”一张看不见的盾牌。

“这边。”黑暗中两人没有开灯,不过这种情况他们已经很能应付自如了。藤蔓分出数根细枝,欢快地通往不同的方向。沈墨简单地辨别传递回来的信息,只要是代表安全的都可以通行。

“不用,这边。”出乎沈墨意料,沈修拉住了他。在末世中很快成长起来的沈墨很清楚他养父的做法绝不是出于他的不信任,因此也就乖乖地跟在男人的后面。他们在黑暗中不知道走了多久,隐约间只能听到放轻的呼吸和脚步声。

“爸爸,小蔓说那边有东西。”沈墨低声告诉沈修,刚才还传递出“安全”的方向此时全是未知。

“不用担心,一个胆小鬼罢了。”虽然看不见,但是空气中越来越刺鼻的酸味和掩不住的腐臭告诉了他这究竟是什么地方,考虑到他曾见到的那些与一个加油站老板完全不相符合的工具墙,沈修肯定了自己的判断。“跟在我身后。”这里已经没有活人了,他毫不犹豫地向着刚才沈墨说“危险”的方向行进,沈修当然算不上好人,但作为曾经的杀手,他从不会将杀人看作满足某种个人欲|望的方式。

沈墨有些好奇这里究竟有什么,不过明显现在还是听话比较好。跟在沈修后面,他一刻不停地继续操纵藤蔓探路。

大概走了将近十分钟,沈墨能明显的感觉到地势在不断降低,保守估计他们应该是走进了类似地下室的地方。一道光突兀地出现在黑暗的尽头。

“又是一扇门。”那道光仅是细细的一条线,隐约映射出门的轮廓。靠着这道光线,沈墨看到周围模糊的水泥墙。

沈修把手放在门上,无数透明的液体争先恐后地从他的手心淌出。沈墨感觉到了寒冷,他看向他养父的眼神灼热——那个男人正用异能“冻结”整扇门,以达到让水分子去替他“看”的目的。

“嗯?”也不知道沈修看到了什么,一道鼻音后他直接打开了门,沈墨在他身后用藤蔓编织出了一条长鞭。在开门的瞬间,强烈的灯光让他控制不住地闭上了眼。

“终于有人来了!”一道沙哑的男声。沈墨睁开眼,看到这个房间呈不规则的圆形,正中间有一把黑色的躺椅,一个男人被牢牢地束缚在上面。看到沈墨看向他,男人艰难地微微转头,露出一个和煦的笑,“人生的最后能见到你们真是太好了。”

沈墨一开始并不知道男人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明显男人并没有变成丧尸的迹象,但他很快看到了男人所谓“束缚”在躺椅上的身体。不,与其说是“束缚”,不如说是瘫在上面。虽然有黑色的西装遮掩,但仔细看就能发现,男人的四肢完全用不上力,一根绿色的藤蔓缠了上去,沈墨的脸色变得苍白起来。

“精神力异能者?”没等沈墨将他的发现告诉沈修,沈修就突兀地开口,话说完了他忍不住用手揉了揉太阳穴,刚才那个词毫无征兆地出现在他的脑海里,但现在想来他不知道自己从什么地方知道的这个词。

“呵,原来你也是……”男人的眼睛里迸出惊喜,之后马上变成了羡慕和嫉妒。沈墨缩短了他跟沈修的距离,更多的藤蔓靠近躺椅。“我没有恶意,你瞧,我身上大概没有多余的肉了,我也做不了什么了。”男人的眼睛扫过躺椅附近的藤蔓,沈墨突然感觉到一股刺痛。这股刺痛来得如此突然,以至于他在他控制下的藤蔓也想被刺痛了一样,猛地缩了回来。

“离我儿子远一点!”细碎的冰快速覆盖在沈墨的藤蔓上,其异地减缓了沈墨感觉到的疼痛。男人的眼睛睁大了,“你不是异能者,你居然是能……”他的话没说完,喉咙像被什么掐住了,嘴巴倒是张张合合,可就是没有一点声音。

“墨儿,我们走。”在细碎的冰下,沈修控制着水一点点浸透到萎靡的藤蔓中,后者很快振作起来。沈修感觉到水分子反馈回来的“完成任务”的信息,准备带着沈墨离开这个确定了没有威胁的男人。

“请等一等!”男人有些急了,“我为我刚刚的举动道歉,请你们帮帮我。”

沈修挑了挑眉,指向躺椅后面的一个角落,像是在问男人需要什么帮助。顺着他的手指,沈墨注意到那个地方还有一个人。不过那个人以一种奇怪的姿势蜷在一起,嘴巴里鼓鼓囊囊地,地上满是黑褐色的血迹。

“请你们杀了我。”男人的声音满是诚恳,没等沈修继续问下去他就主动交代,“你们应该看到了,我的四肢都没有肉了,其实不只是四肢,就连内脏……”男人哽咽了一下,“我现在还能活着只是因为我觉醒了异能,可即便是这样,也仅仅是让我能活着罢了。”

沈墨惊讶地张开了嘴,他是知道的,觉醒异能的人都会在最初被改善一部分体质。但因为觉醒的异能不同,改善的方向和结果也有所不同。能让这样的异能者在改造后也仅仅是维持在“活着”的地步,可想而知他伤得多重。

“精神力异能者,主要觉醒方向是精神力,我并不清楚你的异能使用方向,预言?幻觉?催眠?”沈修毫不犹豫地说出好几种可能,就像他曾亲眼看到这些异能的使用一样。

男人先是诧异地瞪圆了眼睛,之后就是苦笑,隐约还能听到“不是主角”之类的,“我是从……”男人的话又没有声音了,这次他好像明白了什么,“不管是什么方向,我都不想活了,我只有一个要求,等你们走的时候一把火少了这里。为此我愿意付出我的晶核,你该知道只有自愿付出的晶核才能被使用。”男人一脸的笃定。

那种怪异的感觉又来了,就像是在地下叔爷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虽然叔爷告诉他了很多,但那种“这些都是你应该知道的”怪异始终留在沈修的脑海里。“不同类型的晶核不能使用,再说我们也不想要你的命。”沈修干净利落地拒绝。

“等等!”男人再次开口挽留,“精神系晶核跟其他的不一样,精神系的晶核可以被任何类型的异能者使用,”他似乎怕沈修不同意,急急忙忙往下说,“我身上消失的部分再也不可能补回来,现在的我离开了这把躺椅连坐起来都不可能,我的仇已经报了,我……”男人的声音渐低,如果有办法的话,他怎么不想活下来。可是没可能了,他憎恶地看向另一个蜷缩的人的方向。就是这个人,迷昏了夜晚来加油的他。曾经那么多个夜晚的虐待是他永远醒不来的噩梦,更不要说最后那个人让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一点点“吃掉”。

男人曾经是活下来了的,他在被关进这个加油站的密室没多久就觉醒了异能,这样的他很快就制服了加油站老板,最终在末世大放异彩。可是某天眼一闭再一睁什么都不一样了,他回到了末世之前,这次他的异能并没有在一开始就觉醒,而是等到了第二阶段。

事实上这时候的觉醒已经毫无用处了,男人很清楚,假如他觉醒的不是精神系异能,还有可能指望异能带给他的体质改善。只是很可惜,精神系异能的觉醒帮助他杀掉了他的仇人,可也让他永远地失去了在末世生活的可能。

在单独待在这里的这段时间里,男人不得不一次次回想自己两世的记忆,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他又回来了,可这并不影响他对这个世界彻底的厌倦。而这种厌倦在他发现有些事情他说不出来的时候达到了顶峰,上一世的他在最后的记忆里似乎是感受到了的,在人类之上,某种超出他们太多的力量存在,冥冥中关注着他们的一切。

知道自己的人生,自己的世界,自己所经历的一切都可能是被某种力量控制的结果是什么?在男人这里就是彻底放弃,他太累了,能平静的死去是他最大的追求。

不过男人的追求很明显不是沈修和沈墨的追求,沈修并不想答应男人的要求。可在他能开口之前绿色的藤蔓就缠上了男人的脖子,很快,男人的脸色发紫,整个人停止了呼吸。

“爸爸,我没有,爸爸!”沈墨的眼泪一下子就掉下来了,说到底他还是个孩子,事实上刚才他并没有操纵藤蔓,连他自己也说不清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

“他的精神力异能是催眠方向的,”沈修得出最有可能的结论,“不是你的错,你看到地上那个人了么?看他胳膊上和腿上的牙印,还有手腕的地方,他是自己咬断了自己的血管失血过多而死亡的。”

沈墨做了几个深呼吸以帮助自己平静下来,虽然他还不清楚男人和地上那个人之间的关系,可沈修的话他是听懂了的。从末世开始到现在,沈墨还是第一次杀人,他说不上自己有什么感觉。他似乎是应该有感觉的,但很奇怪的又什么都感觉不到。

“你先出去。”沈修让明显懵了的沈墨出去,自己则干净利落地取出了男人的晶核,既然他强迫他的养子杀了他,那么他也当然会带走他给出的酬劳。“这个给小蔓。”一把把透明色的晶核塞进沈墨的左手手心,沈修大步向前。

藤蔓传递出欢快的信息,沈墨下意识地跟着沈修的步伐向前。不知道是因为他的恍惚还是因为什么别的,他似乎听到一些破碎的耳语,“能力者”、“二阶进化”、“预谋统治”……

穿过大门回到队伍里的沈墨像是从一场噩梦中醒来,突然醒来的游锦下意识地拍了拍男孩僵硬的脊背,再次睡去。沈修用冰层将那扇门重新封住,黑暗中,谁也没有注意到他用在门上的冰呈现一种怪异的暗黄色。

一夜过去,等到他们第二天收拾好离开后沈修吩咐兔子偷偷回去放了把火。高温伴随着爆炸将这个加油站曾经发生的一切罪恶统统抹平,没有人知道,曾经y市最大的连环失踪案就源于这里。

“叽——”火红的兔子回到被改造好的车上,眼睛渴望地看向前面。沈墨被它渴望的小眼神逗笑了,像每个他这个年龄的正常孩子一样忍不住把兔子抱了过来。可马上,兔子就迫不及待地咬住了他手上的藤蔓。藤蔓愤怒地抽出枝条把兔子缠了起来,后者刚想喷火就对上了沈修被冰封起来的一只手。

兔子瞬间蔫了,三瓣嘴无力地动了动,干脆躺在藤蔓上装死。

沈墨这下子是真被逗笑了,阴霾开始消散,一切似乎都在往好的地方发展。

在游锦一行人不知道的地方,一个同样身体孱弱但气势十足的男人坐在高脚椅上,他的眼神冰冷,“他还活着,我要他死。”&!--over--&&div&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