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何所惧(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颜臻看着杜秋微,目光随即平静下来,化作一片释然的浅笑:“原来你也在这里啊。”

她知道马车上另有其人,却没想到是她。然而是何人都没关系,她的任务还是要尽力完成。

“颜臻姐姐,好久不见。”杜秋微想不到其他话说,只能将惧意伪装成面带假笑的寒暄。

无所谓地笑笑,颜臻转而对锦绣道:“按辈分我的确低于您,只是江湖上的事情,不能全按照规矩来。我相信你也是这样想的吧……要不然以你区区坊主之尊,会去服侍一个残疾公子?”

“北方联盟可不是你们颜水宫,人命贵贱,岂能相比?”锦绣仰首怒目。

颜臻不再多言,刷地抽出佩剑,瞥了眼旁人。八个白衣少女严阵以待,司徒信拱了拱手:“师父,让我来吧。”

“你们一个一个来,先将她留口气。”颜臻无所谓似地看着对方,嘴角露出一抹笑意。

杜秋微握住她微微颤抖的双手:“颜臻姐姐,我记得南宫公子说过,武功不是万能的,你就算杀了我们又能怎么样?与现在拿走令牌有什么区别?”

“她只是想训练一下手下的武功罢了。颜水宫的人,都不把别人的命当一回事的。”锦绣抿唇道。

杜秋微扬起手里的弩弓,平举身前,对准颜臻几人,缓缓拉开了弓弦。知道定然是没有多大杀伤力的,但至少表示了自己不是甘愿俯首认输的人。

“南宫公子?”颜臻缓缓放下剑,声音也柔和下来,“不知道他有没有跟你说过,没有武功和智慧的人,还是不要在江湖上走了?”

杜秋微摇摇头:“他没说。”

锦绣几乎要笑出来了。“你怎么倒像唠嗑家常一样……大敌当前。你一点都不紧张吗?”

杜秋微摇摇头:“她要杀地是你。你都不紧张。我紧张什么?”

颜臻摇头轻叹。手指漫不经心地一挥。八个白衣少女齐齐稍动身形。每人手里赫然多出一把弓箭来。杜秋微眨眨眼睛。心道这下完了。一个小弩弓哪能打得赢这么多大弓?

恍然间司徒信已经冲了上来。铜鞭顺势一卷。劲风夹杂着草木灰尘扑面而来。发出一声尖利地清啸。锦绣不知从哪里抽出一根棍子之类地东西。随手一甩。一枚梭镖呼啸而出。卷向司徒信。

司徒信侧身闪避。缀满锋利铜片地长鞭直直向她当头劈下。锦绣足见一旋。不慌不忙地闪开。转眼那长棍一样地武器已经变作两根。左右手分别抓住。短棍由一条细绳相连。细绳上缀着几个貌不惊人地梭镖。只是普普通通地形状。看不出什么精巧之处。在锦绣手上却灵活如蛇一般。打着旋儿就朝他攻去。

仿佛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武器,司徒信出招时有些慌乱,全然不似方才自信满满的样子。衣衫被划出好几个口子,甚至连脖颈上都有擦伤。不过锦绣也没占到多少便宜,短兵器对上长兵器,本来就是一门体力活儿。尽力闪躲着,好几次都险些被铜制鳞片刮伤。

杜秋微心里焦急,却也无能为力。手下的侍卫全都没了气息……一个人驾车离开?先不说她不会驾车,要丢下锦绣一人在这里,总会让人觉得内心难安。

怎么办?杜秋微知道,以少对多,一弱对强,本来就是下下之策。算了,颜臻说怎样就怎样吧,也许她高兴了,就肯放下她们走。放下手里拿着的弩弓,杜秋微握了握拳,对着颜水宫人躬身行礼道:“对不起,我年幼不懂规矩,冒犯了你们,还请你们原谅。请你们就此住手好吗?”

余光一瞥,八个白衣女子还是面无表情地看着她,手里的弓弦依旧拉得紧紧的,一点和解的意思也没有。杜秋微有些闷气,抬手再次举起弩弓:哼,谁怕谁啊。

然而她错了。杀手最重要的就是敏锐的洞察力和对危险的感知,当他们觉得有必要的时候,就一定会保护自己的切身利益。所以,千万不要试图与一个长年经受杀手训练的人比速度。

只听簌簌数声,那八个白衣少女手里的弓箭已经脱弦而出,直直飞向了杜秋微。她方才来回举放弩弓的动作,在颜水宫人看来已经是莫大的挑衅,若是再不出手,她们就不能再被称之为杀手了。

看着那一道道凌厉重重的箭影,杜秋微只能转头就跑。然而颜水宫人岂是泛泛之辈,似乎早就料定她逃走的方向,箭矢上带足了回旋的力气。就在她避无可避的时刻,一个白色的身影朝她扑了过来,一手按住她的肩膀阻止她逃走的步伐,另一只手抓住了飞来的箭矢,然而还是有一支箭毫不留情地没入她如雪的长衫中。

杜秋微倒抽一口凉气,却见颜臻连眨一下眼睛都没有,伸出左手,沉着有力地拔出插在肩头的箭簇,面上的神色未曾一变。

“你这不会武功的小姑娘,呆在这里做什么?万一被误伤了,宫主怪罪下来,我可承受不起。”颜臻冷冷地吐出字眼,“南方门派与北方武林的争端,你还是少插手为妙。”

“我……”杜秋微不敢直视她的目光,着急得简直就要顿足大哭了,“你们快停手吧,这样打下去万一出人命怎么办?”

“人命?”颜臻浅浅地笑了,用嘴努努旁边,“人命早就在那儿了。”

杜秋微看着她肩头的伤口处渐渐涌出血来,没来由地一阵抽痛:“那,我要是跟你们走,你们能住手了吗?”她伸手按住颜臻宽大的衣袂,将信封悄悄地传递过去。

颜臻秀眉蹙起:“你可知道,我要是把你交给任倾欢,你会怎么样?或者说,你知道锻坊联盟的人有多恨你吗?”

“有多恨?”

“恨你继承了锻坊联盟一半基业,恨你的母亲水琳珑的杀人之仇,恨你害死了他们的一员大将苏澈。此三恨者,即他们的理由。”颜臻说完放开了她,神色依旧冷淡无波,“你走吧。”

“不行!”杜秋微急忙道,“我要是走了,你们就要杀锦绣姐姐!”

“什么话!”终于有白衣女子忍不住插了句嘴,言语满是轻蔑,“你就是在这里,我们也照样杀她。”

颜臻摆摆手,突然望着秋微背后,神色凛然:“怎么回来了,他们又增派人手了?”

杜秋微回头一看,却是带着斗笠的颜雪。她方才不在这里,现在却悄无声息地出现在身后,颜水宫人的轻功简直是太可怕了,杜秋微想。

颜雪不答,而是朝后面努努嘴,一脸无奈之色:“你自己看吧。”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