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0章(1 / 6)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web

3z玩吧:由本站与著名游戏厂商‘九维网’共同运营。和其他几十万3z书友一起,边阅读、边娱乐吧!_

摘自:nxzvx1pbc4

神魔历558

摘自:16ioy1uxwzpouloff

年十月三日,攻城战依旧展开,在黎明升起的烈日的烘烤下,马匹喘着粗气,而人们则普遍感到呼吸艰难,同时几百部高高的登城云梯逼近城下,一路摆开的攻城车夹在人流中慢慢驶近,密密麻麻的兵马,竟然拥挤满了斯彼特城城下的大片平原,他们比肩接踵,前排后排紧挨着——而这次王军领袖,也是此次攻击的指挥官龙城月似乎早有安排,再第一次的恐吓后,也不管什么兵法阵型、什么谋韬,他只期望凭借着敌方长久的劳累,用漫山片野的兵力将斯彼特城城一下子淹没。

摘自:kzymmv1fvg52eodpr9

此时城头上已经挤得水泄不通了,但克纳依然还在一个劲的调兵谴将,将生力军一个接一个的派上去,但是,尽管如此,细心人仔细看起来,还是会发现这样杂乱的人堆里,其实隐藏着某种阵形。长久的实战经验,已经使克纳和他的士兵们都知道怎样的阵形,以及自己怎样站位是最好的。城头上越来越多的士兵,渐渐的反而变得错落有致起来,因为只有克纳知道稍有空隙,不论是军心,还是龙城月绝对不会再给他机会。

摘自:vuolap6wuyjfo2dzdde

城下的兵马密集,以至城头上士兵的弓箭甚至都不用瞄准了,只管漫天乱射,一排又一排的弓箭手轮番不断的密集射击,几千把强弓不停的“吱”拉成满月,“擞”的一下射出,箭像那连续的暴雨一样倾泻到王军头上。但同时举起的铁盾却发出震耳欲聋的撞击声,而那条在上次战役已经被填平的护城河上面,矢箭掉落在大盾牌上,就好像树叶落在地上一样,除了发出一些声响之外,几乎毫无用处,但依旧有些倒霉鬼被穿过铁盾缝隙中箭倒地,同样的无数第二军团士兵丧命在弓箭之下。

摘自:3lelh7rxkg1pux

“快扔下大石头,浇石灰水,和热油。”克纳大声喊道,他知道只有自己发出大声的喊叫,才能激起士兵的信心,多年的来他和士兵已经不需要旗帜加以说明,因为他本身就是一面旗帜,当大家知道他还在时,大部分士兵才惊醒过来,唤起斗志使他们发出激烈的反击。一时之间,城头上石头四下,石灰水和热油象暴雨般落下去。城下那些穿着厚重盔甲的士兵被滚油浇的死去活来,就仿佛肉在锅里般,而斯彼特城经过改建过,城墙本来就很陡峭,被油浇过之后,更显滑腻,难以攀爬。云梯上拥挤满了人,一块石头或者一盆油浇下去,最上面的攻城士兵掉下去,把下面几个正往上爬的士兵一起拖了下去。一时间惊叫声,哀鸣声,怒骂声,不绝于耳。

摘自:xl6ulqzlmr

而同时本来极为密集的阵形,根本没有退步可言,前面的士兵刚想躲开,后面的士兵却已经挤了上面,在这样无辜的情况下,无数士兵只能白白送死。

摘自:gwywloseaebosxd8bbl

远处龙城月皱了皱眉头,因为他知道有时候人多不一定能取得好的效果。虽然送死的不是他本阵士兵,但此战他有非赢不可的理由,所以他绝不会留给克纳一点机会,立刻调整了战术,这时许多正在往前挤逼的士兵留在原地不动,等最前面的士兵准备完毕,才一批批地攻上去。仿佛如大海的波浪,一波一波拍打城墙。

摘自:nnovs5oeqwty9

但克纳岂会给敌方机会,王军停留的瞬间已经换上一批新的生力军,同时飞舞的弓箭再次漫天落下,这次王军可来不及举起盾,一下子第一线的攻城军已经倒了一片。

摘自:vug6fkbl9hfis

而后续的士兵们在接连的攻击毫无进展的情况下,开始昏头昏脑地跑来跑去,有些士兵甚至开始用剑凿起城门,但面对几丈高的城门,显然那些利剑仅仅只能用做雕刻。

摘自:2yygwmolguey85dgzz

龙城月见到大势不妙,急忙再度下令调整,二线弓箭手开始发挥他们的作用,十万的弓箭手密密麻麻的箭矢向城上疾快射去。密集如同雨点般的煎矢插入任何可见的事物中,就连想躲都来不及。

摘自:ypo743awwcvi

此时,城上的武器,诸如石头之类,数量已经大为减少,渐趋消竭了。攻城的士兵在几轮矢箭过后,又开始新一轮的强攻。他们踩踏着自己同伴的不成样子的尸体,登上云梯,向上面冲去。

摘自:5tghk5nwuyky3wksb

终于经过三轮攻击第一批士兵终于登上了城头,这样的现象就如火苗般扩散开去,但突然涌上的人潮却又一下子将它扑灭,此起彼伏,越来越多的士兵开始登上城头,同时也越来越多的尸体开始堆积起来,见到这样的情况,克纳咬了咬牙做了残酷的决定“把堆积的尸体仍下去”士兵们似乎没有什么犹豫,因为他们知道战争中如果想活下去,只能做出做残忍的决定。一时间满天尸体飞舞,竟然将新一轮的攻城军逼退下去。

摘自:oq8xagpp1heoevh

但城墙上激烈的厮杀依旧开始了,混杂的铠甲中,无数锐兵利器发出清脆的撞击声,双方咬牙切齿,流血殷然,黎明骄阳映着的却是刀光剑影。终于新一支分队也登上来支援了,王军一下子涌了过来,无数的武器象野兽般撕咬着对方,鲜血四处激射。惨叫声接连不断,城头上的尸体很快又重新堆垒起来,双方的士兵在磕磕绊绊之中继续血战。浓浊的血腥味道象空气一样充满了整个战场,城墙上本来干枯的血迹似乎一下子活的起来,变得更加鲜艳。

摘自:wuypvfglmrllvd3yjs

越来越多的攻城士兵冲上了城头,越来越多的人倒在地上,被人当成了地板一样踩过。在这个时候,随着战争的深入,终于有人开始接近克纳,攻城士兵似乎看见的胜利的希望,一下子变成了嗜血的野兽,乱刀飞箭,一切可供利用的手段他们仅仅只想在克纳身上来上一刀。但克纳的士兵却满身浴血,脸上露出恐怖的怒视,血污使他们几乎看不清对方的容貌,只管朝冲上来的士兵砍去。

摘自:5lof3vcl204v

这样的情况克纳似乎早有预料,当他们退到下城阶梯时,只见城内满天飞箭一下子迎了上来,不管守军敌军一下子全部软倒下去,而来不及赶来支援的敌军也慢了下去,同时克纳也再次开始反攻,势不可遏,由马刀组成的突击队,一下子将敌军压往城边,而同时敌人留下的尸体再次被当做武器仍了下去。几分钟不到,登上城头的兵马损失惨重,丢下了的尸体足以代替泥土填平护城河。

摘自:zpgqjxglzvrkqgjal

虽然夺回城头,但守军心中却都燃起同样的想法。

摘自:umxh0zro6fmb367

“对方的人好像越来越多。”

摘自:pnopdtz48pv

但此时克纳却意外的站上城墙,站在任何人都看的到的城缘上,他没有说什么,仅仅只是简单的站着,因为他已经抱着必死的决心,却不后退,却不退让。

摘自:9yhrdhsvwcx126imfmoq

一时间暗箭魔法仿佛从已经消失的战场再次燃起,似乎本来没有准头的弓箭手一下子找到的最好的靶子,统统一个不漏的朝克纳飞来。

摘自:ss8q2cydvu

但无数致命攻击中却燃起了一道剑光,一道足以开山劈石的红色斗气竟将射来的飞箭统统挡住,克纳回头一望,竟露出一丝微笑。

摘自:aszs2zrvjhd1wypphmg

“贝卡队长”

摘自:itps9qd7zpukb

守城的士兵似乎一下子清醒过来,本来失去的斗志一下燃烧起来,带起的是最为激烈的攻击,主帅的身先事足,让他们知道如果放弃就是灭亡。

摘自:dxitprq7xbt1r162jw

本来攻城的士兵看到这一幕也似乎楞住了,但战场上失神无疑是去另一个世界的先兆,瞬间十来把刀已经将一个个登上城头的士兵送走。

摘自:yvyjfusz4uoq3ps8

这个时候,攻城战可谓进入白热化,龙城月挥了挥手,最后的攻城云梯和登城车子终于靠近了城墙。站在跟城墙平高的登城车上,二线弓箭手开始放箭还击城头的守军,牵制了守军的动作,与此同时,几百架云梯“咯咯咯”的靠在了城头上,同时敌军争先恐后的向上攀爬着,不管上面箭如雨下,不管滚烫的热油淋沉重的石头砸,却依旧无所畏惧,很显然现在的士兵和开始有所不同,一时间城墙上密密麻麻的布满了攀爬的士兵,就像蚂蚁爬满了一块方糖。

摘自:tspag743zdiheop

被唤起的士兵似乎已经杀红了眼,基本上会移动的从城下爬上的,统统给予一刀,但旋风般的敌人似乎异常勇猛,竟然在几次抢攻下再次登上城头。

摘自:otgtkqbgbor

护住克纳的贝卡眼见这样的情况,大吼一声:“弟兄们上啊!”,带着身边的众人冲上前去拦截登城的敌兵,双方混战作一团,本来左冲右突的敌兵,遇到贝卡的反攻,凭借着人数上的优势,瞬间登城的几百多个敌兵给统统给乱刀砍死,重又夺回了城头。黄昏,经过十多个小时的激战,敌军的攻势仍然在继续,他们在城下丢下了厚厚叠叠一层又一层的尸首,尽管龙城月仍旧在不停的调兵谴将派遣生力部队上来,但王军士兵的身心已经开始疲惫了,眼前这个耸立的斯彼特城就像个绞肉机似的,一个又一个生龙活虎的团队活生生的送上去变成了尸首,空中弥漫着强烈的血腥味道,脚下一片烂烂软软的血肉模糊,血流得仿佛可以重新注满护城河,无论是哪方士兵都已经开始心惊胆跳,只是军令在耳边响鸣,不得不前进,于是大家开始磨磨蹭蹭起来,慢吞吞的一点点向前挪,只盼太阳早点下山好结束攻势,或者别的部队快点进城,不要让轮到自己去攀爬那座“绞肉机”,早上那股争先恐后、一马当先的势头再也没有了。

摘自:wq9487yot0d

眼看攻城军攻势已经开始衰弱了,首先敏锐的觉察这一点的龙城月,竟发出一声反常的冷笑:“好对手。”

摘自:tlwjzysr6oq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