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 真相渐明"第二百零四章 真相渐明(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刘娥沉默了一阵,才缓缓开口,只是嗓声有些发涩,话中带着凄苦:“本宫,实是斗姆天尊座下九子之一,相信洞明先生已经知道僭冒斗姆天尊之神名的那个人是谁了。”

洞明的神情一震,眼中精光四射:“如此说来,娘娘并非江湖艺人,当年在汴梁街头与当今圣上的巧遇……”

刘娥轻叹一声,点头道:“没错,那都是安排好的,是斗姆天尊设下的一个局。他……需要在皇室里下一步暗棋,而我,就是他的那枚棋子。”

洞明神色冷峻,盯着刘娥双目,似想看到她的心底:“斗姆天尊究竟想要做什么?娘娘又为斗姆天尊做了什么?”

刘娥向前走出两步,洞明立刻谨慎地退了一步,身上气势一涨,时刻准备动手。

这位皇后会武功,不但会武功,而且还懂蛊术。若只是武功,就算她功夫再高,洞明也有信心接住。可是蛊术……面对这种诡异的东西,洞明心里也没底。

甚至,他都不清楚,自己现在是否已经中了蛊。

好在刘娥只走了两步,却并没有看向洞明,而是眼神放空,看向前方,神色漠然的问道:“斗姆天尊的真正身份,相信洞明先生早已心中有数了吧?”

洞明沉声道:“如果臣没猜错的话,斗姆天尊应该就是我大宋太祖皇帝昔日身边第一侍卫高手苗讯,后来一手组建了北斗司的第一代隐光星君。”

“不错!斗姆天尊就是太祖当年第一侍卫高手,也是你们北斗司的创建者!”刘娥微微点头。

洞明的眸子微微收缩了一下,盯着刘娥道:“当年太祖驾崩,由皇弟而非皇子继承了皇位,苗讯为此耿耿于怀,执意认为是太宗杀害了太祖谋朝篡位,为此不惜叛出北斗司,化身斗姆天尊匿藏于暗处,看来,他是不死心,依旧想要夺回皇位,还给太祖之子八贤王了。”

“不错!”刘娥神色漠然,这种惊天之秘竟然毫不否认,直接点头承认。

但洞明听了,却瞬间紧张起来,咽了咽喉咙,涩声问道:“八王……可参与了这个阴谋?”

刘娥凝视洞明,轻轻摇头。

“我能相信娘娘的话么?”洞明心里一松,可却不太相信,问道:“九五至尊,君临天下……他能不为其心动?”

刘娥凄凉地一笑,转身看了洞明一眼,叹息道:“等你听完我的话,你就会信了。”

“臣,洗耳恭听!”洞明重重一点头,神色肃然。

……

大庆殿中,文武百官在寇准的安抚后,三三两两交头接耳地离开。

寇准站在殿上,面含忧虑地目送众大臣离去。

见百官退去,太子这才上前一步,神色哀伤的道:“寇公,我想去福宁宫看看父亲和母亲。”

寇准脸色凝重地点点头:“太子尽管去吧,老臣还得去见一见曹大将军,部署宫中和京城的戒备。”

“有劳寇公。”太子红着眼朝寇准半鞠一躬,这才转身离开大庆殿。

此时刘娥和洞明对面而立,均侧对大殿门口,二人已经交谈了一阵。

“苗讯既然在当今圣上还未登基时就已把娘娘安排到了圣上身边,又深得圣下宠爱,随时可以动手,为何圣上已在位二十五年,却迟迟没有动静?”洞明有些疑惑。

“谋夺皇位,不是江湖仇杀,当然不是杀了皇帝那么简单!更何况,天尊对太祖真的是太忠诚了,不!甚至不能说是忠诚,而是无比的敬仰与膜拜!”刘娥神色有些复杂,像是敬重,又好像带着几丝讥讽。

洞明皱眉:“此话怎讲?”

刘娥叹息一声,缓缓道:“天尊对太祖无比敬仰、尊重,不想让太祖之子承受任何污名。所以,他坚持要让八王堂堂正正、名正言顺地坐到皇帝的宝座上,而不是杀死当今圣上、灭其子嗣,强行还位于八王,可谓用心良苦。”

洞明恍然点头,沉声道:“原来如此!臣明白了,之前陛下突然召集心腹大臣,想要禅让皇位给八王,就是苗讯的手段?”

刘娥额首:“不错!天尊招揽精通幻术的德妙,做下种种手脚,让官家疑神疑鬼,怀疑上天发怒,又让我佯称梦到神人,配合德妙,使得官家信以为真,这才决定禅位。”

说到这里,她露出悲伤之色,声音哽咽:“可惜,八王固辞不肯,还请出了太后,使得官家回心转意了。否则,官家又怎会有今日之祸?我与官家,也能太平度日了。”

洞明冷笑一声,看向刘娥:“娘娘太天真了!如果陛下真的禅位,苗讯为永绝后患,绝不会让陛下再活着。”

刘娥怔怔地看着洞明,半晌才缓缓点头:“这一层,我倒是没有想到。如你所言,也有道理。”

太子心事重重,步伐缓慢地走进大殿,忽然看到大殿尽头,刘娥和洞明对面而立,气氛诡异,似在说着什么隐秘之事。

太子不由一怔,停下脚步。

此时刘娥和洞明二人都侧身对着大殿门口,彼此又把注意力全放在了对方身上,所以并未察觉到太子进来。

太子迟疑了一下,轻轻走向一边,绕到了殿柱后面,从侧面悄悄向前走去。

随着他脚步走近,渐渐听清了二人说话的声音。

“娘娘既然精通盅术,用盅一事,应该是娘娘所为了,却不知娘娘这么做,又是为得什么呢?”洞明不解。

“我虽是天尊安排到官家身边的人,可我与官家却是患难夫妻。这么多年来,官家对我不离不弃,始终如一,我又岂能不为感动?”

刘娥轻轻叹了口气,缓缓垂下目光:“我早就放弃了接近官家的本来目的,可是,天尊神出鬼没,皇宫大内也是出入自如,我不敢公开背叛天尊,我怕他伤害官家,我怕他揭露我的真正身份,更怕他干脆调我离开,另行安排人到官家身边,只得虚与委蛇。也幸亏天尊本来就不想用强硬手段夺皇位,我才能维持至今。”

洞明微微蹙了蹙眉,望着刘娥,不太确定她话的真假。

不过刘娥好像也无所谓他相信与否了,径直道:“天尊找到德妙,安排她接近官家的时候,我就知道天尊想做什么。所以,我才对自己下盅,我本想伺机把矛头指向德妙,从而把她驱离官家身边。怎料,天尊很快察觉,立即入宫向我施压,我只得半途而废,所做准备也全都放弃了。”

洞明沉默片刻,好像在思索对方话语真实性,过了一阵才又问道:“既然娘娘说苗讯不想强行夺位,那今日之事,又做何解释?”

刘娥茫然的摇了摇头,突然露出愤怒之色:“我不知道!我好恨!为了官家的安全,我委屈求全,忍耐再忍耐。可……可终究还是……枉费了心机……”

说到这里,她闭上双眼,眼泪潸然而下。

但洞明好像心如铁石,望着刘娥,神色冷峻,又道:“娘娘所言,语出至诚。臣宁愿相信娘娘所说的话!但,苗讯的人,不能留在陛下身边。臣宁愿背负反贼逆臣之骂名,请娘娘恕罪!”

他身形微侧,缓缓摆出一个起手势,准备出手。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