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赵这一家(04)(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作者:怪大叔字数:3096

第四章赵家大媳妇

老赵路狂奔出了村子向县城方向跑过去,后面跟了几个村里的小伙子,别看老赵抗着个人,可那些小伙子还是有点跟不上,在后面气喘吁吁的被越甩越远。ъanzhuyi

可老赵毕竟年纪已经大了,开始还不觉得,现在跑了段路程已经渐渐的有点力不从心了。

年轻的时候老赵在部队里,全副武装越野几十公里那可是全单位第的主儿啊,可现在“的确是老了”老赵长叹声。

远远看着县城方向,不由得阵心焦,就盼着救护车能快点赶到,看了看后面,别人是指望不上了,老赵咬了咬牙,继续埋头向前方跑去。

这时候辆小车从后面赶了上来,到了老赵身边停了下来,摇下车窗。

“爸,快上车,”原来是大儿媳妇李翠,“把美枝放到后面躺下。”

“翠啊,你来的可太好了”

老赵把拉开车门说道,边说着边把王美枝平放在了后座上,自己也坐进了后座,把二儿媳妇的头和上半个身子枕在自己的腿上抱着,免得被车子在路上颠簸撞到,又关好了车门。

“前院的莲花嫂子给我送的信儿,说美枝喝药了,我这不就赶来了吗”

李翠边发动车子加速向县城赶边说道。

“倒是你有个计较,哎,这个傻孩子,可怎么这么想不开啊”

“爸,这些事还是以后再说吧,先救人要紧”李翠安慰了老赵句,“哼哼”又冷笑了声说道:“不过说起来还不都怪春河吗爸,要我说你这宝贝儿子也是该管管了,这些年你看看他都干了些什么事啊。”

“我们老赵家这是造了什么孽啊赵春河这个小王八羔子,美枝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看我不打断他的狗腿”老赵被儿媳妇说的红脸白脸的,却又无话可说。

从小二儿子赵春河除了胆子有点小之外,就比般人脑瓜活,聪明手巧,加上长得还不错,米七十八的个头也算是个漂亮的后生,村里的大姑娘没少惦记过他,结婚前就欠过些风流债,刚结婚的时候,王美枝又漂亮能干,这小子还着实的安生了些日子,这过了两年就又不消停了,先和村里的风流寡妇闹的沸沸扬扬,儿媳妇差点就离婚回了娘家,当时老赵听说了,差点没打断了这小兔羔子的狗腿,这才把事情压了下

来。

谁想到这才几个月过去,就又和李家的媳妇搞在了起,当时被老李家几个大老爷们抓奸在床,非得要废了这个混蛋小子,又是老赵拼了老命这才赔钱了事,到了家王美枝得了信早就回了娘家,又是老赵舍了老脸带着儿子给亲家陪了无数笑脸,这才把儿媳妇王美枝接了回来,哪成想这人接回来了,最后事情却闹到了这个地步,老赵想起这些混账事情也是阵气苦。

车里阵沉默zhaishuyuan,两人不知该说些什么,车子加足了马力,继续向医院方向驶去,终于两人远远的看见前面救护车来了,赶紧拦住车子,把王美枝送到救护车上。

两人回到车里,老赵越想越是生气,顺手掏出根烟来就要点上,看了看车又看了眼儿媳妇李翠,就又要把烟收起来,李翠撇了公公眼,还是把烟灰盒拉了出来,把车窗开了个小缝,老赵嘿嘿的讪讪地笑了两声,还是把烟点上了,皱着眉头又想起了心事,就这样两人默zhaishuyuan默zhaishuyuan无语心情沉重的跟到了医院。

到了急救室门前,有医生找到了他们,问道:“你们是王美枝家属吧跟我来下”

“对,对,我是,我是,美枝怎么样了有危险吗”

老赵和李翠连忙迎上去焦急的询问王美枝的情况。

“患者的情况很不乐观,她服毒的剂量很大,又耽搁了大量的时间,对肝脏和神经系统造成了极大的伤害,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我们正在给她做洗胃治疗以及输液中和,具体情况还无法下准确结论,要看后续的治疗情况,你们要做好最坏的思想准备,”顿了顿又道:“你们跟我过来签个字,然后去把钱交下。”

说完领着两人向医生办公室走去。

“医生,求求你们定要治好她,不管需要多少钱都行,求你们救救她吧”

老赵追在生的身后焦急的说道。

“这个请你放心,我们定会尽全

力抢救患者,这是我们医生的职责。还有,你们准备准备,先去交5000元的押金吧,具体要多少钱还说不好,还要看后续的治疗情况,而且她这情况应该是自杀,不在医保范围之内,是不能报销的。”

“出来的这么急,没带这么多钱啊能不能先等等”老赵边跟着医生走进医生办公室边向医生解释着。

“她现在这是急诊进来的,可以先做治疗,但要转住院就要把钱补齐,你们还是尽快想办法把钱交上吧,你们认真看下,看好了先把字签下。”说着医生从桌上拿起需要交钱的单据和需要签字的病危通知书递到老赵手里,让老赵签字。

这时李翠上前把单据接过来看看,对老赵说道:“爸你先别着急,我这里带钱来了,你先给医生签字吧,我去交钱。”

“哎。”

老赵慌忙在通知书上签字,见医生转身又去了急救室,老赵也跟着又来到了急救室的门前,远远看了看大儿媳妇的匆忙的背影,忽然心生感慨,以前看老大被媳妇欺负,自己虽然是个当老公公的也没少甩人家的脸色,谁想到这遇到事情了,倒是让个女人家给当了主心骨,想想以前的种种还真是让老赵有点脸红。

老赵这人还是比较传统的,作为家里的长子,大儿子结婚多年直跟着老赵起过,倒让是两个小的起了新房,单立了门户。在起生活这些年,自己对儿媳妇的印象直都不太好,觉得她对儿子赵春江太苛刻了,整天的逼着儿子去赚钱。

老赵最不能容忍的事,是到现在两个人结婚快八年了,大儿子都已经三十了,还没有个儿半女。因为这个老赵背后叫了大儿子,不知骂了老大多少回怂包,却是干着急没有办法。

这几年大儿子又被逼着去了国外年到头在家也住不到个月,这抱孙子的希望就是遥遥无期了。

有次老赵实在是憋屈得慌,喝了二两猫尿,借着点酒劲指桑骂槐嚷嚷了几句,结果被李翠愣是堵在门口叉着腰骂了近个小时,打那以后两人近年都

没说过话,最后还是大儿媳妇心软,过年的时候看他孤零零清锅冷灶的,给他买了瓶酒,弄了点酒菜叫赵春江陪着喝了,这事才算是过去了,不过打那以后,表面上虽然还是和气了,却也没了家子的随意,双方客气了许多。

李翠在收费处交好了钱,拿着收据回到老赵身边,指了指急救室边上的休息区,对着如同热锅蚂蚁般来回转悠的老赵说道:“爸,钱都交好了,看这样子美枝时半会醒不来,咱们不如到那边坐会吧”

“哎,”

老赵答应声,停下了脚步,回头看了看急救室的方向,又叹了口气“唉”

“别想了爸,走,坐下歇会。”李翠不由分说的拉着公公向休息区走去。

“哎,哎翠啊,你别拉我,我自己去还不行。”

老赵被儿媳妇拉,倒是有点脸红,心想这老了老了,还没个女娃干脆镇定了“翠啊,我咂么着这事,等下咱们是不是得去美枝家里送个信儿啊,这事得给亲家个交代啊你说这人救过来

还好说,这要是有个万,这得给人家见个活口啊”

“爸,我觉着这事也是这个理,人是在咱家出事的,我们要不给个交代,将来”

李翠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是也是同意老赵的观点,这这要是真出了人命,那就不好给人家家里交代了,顿了顿道:“而且,我觉着这事还必须得是春河自己过去给亲家说的好。”

“那你现在就给那个兔崽子打电话,让他去,必须他亲自去把亲家接来”老赵提起二儿子赵春河气就不打处来,大声嚷嚷着。

“爸,你也别生气,先把事办了,还不到追究的时候啊,你再气坏了身子”

“翠啊,还是你明事理,爸以前对不住你啊”这次出了这么大的事,大儿媳妇的种种表现,却是让老赵对李翠刮目相看,觉得以前自己有点小家子气了。

“爸,我进了老赵家的门,咱们就都是家人,你说这干啥我这就给春河打电话让他把两位亲家接来。”

说着李翠给赵春河打了个电话,交代了让他好好给亲家说说,别急坏了两位老人,这才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两个人心情沉重的坐在急救室门前等候消息。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