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娘成长记(正文)变态虐待】五、谁是受虐狂(女主视角)(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作者:巫巫格(qq2477456)25年6月2日发表于首发原创处女作正文436字第五章谁是受虐狂爸爸动作轻柔的将我放在浴缸里,我的身体因为刚刚的激烈高潮还有些发软,温热的池水亲吻着我的肌肤,想起刚刚爸爸藏在桌子下的手指,我又开始不争气的喘息起来,屁股洞里还存留着指尖摩擦的触感,我忍不住偷偷嘬起小屁眼,好缓解一下那里残留的瘙痒余痕,我使劲低着脑袋,不想被爸爸发现我的小动作。

身后传来水声,原来是爸爸也脱掉衣服坐到我身后。爸爸伸手环过我身前,我顺势向后靠在爸爸怀里,轻轻蹭了蹭爸爸,感受着与爸爸耳鬓厮磨的温存。爸爸宽厚的手掌一手轻抚我的小腹,一手上滑轻柔我的双乳,低头亲吻着我敏感的小耳朵,而我的小屁股后被一个炙热的硬棒顶的有些难受,我想挪一挪屁股躲开那根棍子,我知道那是男人的阴茎,我曾经在学校的生理卫生课上看过照片。爸爸勃起了呢!我羞羞的想着,却也有些害怕,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真实的男人的阴茎,而且被蹭在我的屁股上,我实在无法不去在意,而且它真的很硬,很烫,这令我有些恐惧,又觉得十分害羞,想装作没有发现偷偷逃跑。可我才小心翼翼的挪了一下,耳边就传来爸爸的低喘。爸爸拥抱我的手臂一下子收紧,这令我僵在原地不敢动弹,心里慌乱不已,爸爸发现我的小动作了?还是我弄疼爸爸了?

不应该呀,我并没有坐到那根东西,我只是想躲开它的碰触呀。

爸爸搂紧我,那根火热的棍子再一次顶在我的屁股上,还用力的戳了戳我的屁股肉,我僵着身子一动也不敢动,心里乱糟糟的,又想躲开又贪恋爸爸温暖的胸膛。爸爸一手拉过我因为紧张而握紧的小拳头,用手指抚平我的手掌,将我的小手拉到身后覆在那根火热的棍子上,然后包住我的手令我紧紧握住棍身。我脑袋轰的一下,全身的血液都集中到了脸上,呼吸都开始艰难,我浑身僵硬,什么都无法思考了,只能被动的随着爸爸的手上下撸动那跟粗硬的我根本无法去用手指圈住的肉棍。

我听见自己急促的喘息声,脑袋里乱糟糟的,耳朵也嗡嗡直响,眼前被热水蒸腾的一片模糊,我握着爸爸的那里,这太难为情了,我想用力把手抽来,可是浑身发软根本使不上力气,手上传来的滚烫从手心一直传到心里,我长这么大从来也没如此近距离的接触男性器官,我似乎才意识男人与女人的差别原来如此巨大。

我一边羞耻难安,一边却又忍不住开始好奇。爸爸的阴茎我一只手根本握不住,它是那么滚烫,那么坚硬,我甚至能摸到上面的血管与筋条,还有一颗颗奇怪的突起总是从我手心划过引起的痒意简直痒到了我心里去。我学过生理卫生课,知道这个是要插到我下面去的,我有些恐惧,这么大,真的能插进去吗?它甚至要比我的手腕还要粗,要知道我的手腕我自己是完全可以一手握住并富富有余。

我开始有些抗拒,它实在是太过粗大,这么大的东西如果要插入我的下体,那一定会将我整个撕开的!血色渐渐从我脸上退去,恐惧令我开始挣扎。

“爸爸,不要!放开我!呜呜…放开我呀!”我无法挣开爸爸的桎梏,只能哭泣哀求。

“乖,宝贝,别怕,呃…好舒服!宝贝的小手摸得爸爸好舒服!”爸爸一边加快手上的速度,一边粗喘呻吟起来。浴池的水也随着我俩的动作荡漾起来,酥酥麻麻的感觉从手心一路滑向我的心里,渐渐的,听着爸爸粗重的呻吟,我又一次的陷入了情迷。手心被摩擦的越来越热,茎身上的肉瘤搔刮着我手掌上的嫩肉,一根根突起的肉筋疯狂跳动着,它越来越硬越来越巨大,似乎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中,我试着捏了一下,果然耳边立刻传来爸爸的呻吟,我从来不知道这样掌控他人的感觉如此迷惑人心。我忘却了恐惧,只一心一意为爸爸撸弄,甚至伸出手指轻磨巨大龟头下的沟壑。爸爸有时会叫我用手指去按摩龟头上小洞。爸爸龟头顶部居然有一张小嘴,我们生理卫生课虽然讲了男人的性器官,但由于害羞我只匆匆看了一眼并没有认真听老师的讲解,所以我并不清楚这个小口叫什么。

“爸爸,这里有个小洞,是什么呀?”我天真的问着。

“额嗯…呼,对,宝贝,摸摸它,摸摸这个小洞。唔…好舒服!它叫马眼,是能射出宝贝最喜欢的饮料的地方,唔…对,就是这样!宝贝要好好对它哦。”

爸爸似乎被我摸得非常舒服,甚至开始摆腰动在我手掌圈出的圈里摩擦。

“呀!它张开了呢!爸爸…这个小洞长大了呢!咦?可以插进去耶!”事实上我的视线已经一片模糊,吃水晃悠着击打在我身上,手心越来越痒越来越烫,我的心里也躁动难平,这种感觉令我思绪恍惚无法思考,可嘴上却说着奇怪的话,身体似乎也不在受我控制。

“呃!!别…!啊…疼,呃!天!再快点!哦!好疼,呃!好舒服了!哦啊!

轻点!宝贝!爸爸要射了!”我的小指尖钻进了那个叫作马眼的小洞里,浅浅的刺探,旋转,一点点往里挤,爸爸好奇怪,为什么一会叫着疼一会又说好舒服?

我也好奇怪,为何行动不受控制?我明明没有想用手指去捅那个小洞,可手指却自己去抽插着往小洞深处钻去。

我小指抽插的越来越快,爸爸的呻吟痛苦中加着舒爽,我被此时此刻的情景蒙住了,我心里开始有些不安,爸爸阴茎上的小洞滑腻腻的箍紧我的小指,这种感觉引起我的恐慌,我努力想清醒过来不要这样做,可手上的动作却越来越快,似乎一切都脱离了我的意志。黑暗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与我抢夺身体,我眼前一阵阵发黑,意识越来越模糊,终于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我”终于把那个该死的女人挤掉了!太可恶了!“我”才是爸爸妈妈的女儿!居然被这个愚蠢的女人占用身体!绝对不能原谅!都怪我身后这个男人!啊啊啊!!都怪他!!我还在妈妈肚子里的时候就已经有了意识,我是那么的开心!

我每时每刻都能感受到爸爸妈妈对我的爱,妈妈每天都会分泌爱液,爸爸也总是为“我”浇灌精液尿液,这些都是我最喜欢的食物!我是那么幸福。当我来到这个世上,每天都过得很开心,爸爸总是愿意陪我做快乐的事情,唯一不足的是吃不到妈妈的爱液,让我总觉得还有些饿。不过没关系,我们留着相同的血液,虽然妈妈还没有醒过来,但是出生时就觉醒的我却可以感受到她的位置。等我的身体长成之后,我会去找到她的,毕竟爸爸的精尿才是我成长不可或缺的养分,我还不能也不愿意离开他。

我以为我们就会这样一起过着幸福生活,爸爸每天都为我养分,而我也快乐的成长着。可是突然,爸爸变了,爸爸不喜欢我了!他居然不要我了!他要毁掉我!让另一个人替代我!我不要这样!我不要消失!!

可爸爸根本听不到我的哭喊,不停的攻击我的意识波,伤害着我!我好恨啊!

我恨爸爸!我恨爸爸!!我怒吼着却无能为力,只好将最后一点点力量隐藏在意识深处,我的灵魂受了很重的伤,毕竟我还处于幼灵期,无法抵抗针对意识波的攻击,我只好蛰伏起来,陷入沉睡,我需要养好灵魂受到的伤害,等待成年期的到来。只有到那个时候,我才能为所欲为!

我不知道过了多久,沉睡使我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我偶尔也能清醒一下,只能坚持一小会儿,最开始,我每次醒来都会很伤心,只顾着哭泣,而我很快又会陷入深眠,后来,慢慢的,我不在只顾着流泪伤心,我开始自己观察身处的环境,哪怕每次只能醒一小会儿看一点点,但我很认真,将每次看到的一点记在心里。我用了很久的时间才明白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爸爸用了什么办法令我身体里多了一个人,是个天真到白痴的女人。我开始只能用眼睛看,渐渐的可以听见闻见到能感觉到,但我始终没能获得身体的控制权,只能被动的在身体里通过那个女人来感知外界,这明明是我的身体啊!我好恨!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能感觉到血液里的能力也在增长着,我偷偷将这股力量分流一点点修补灵魂,我不敢用掉太多,我担心被那个女人发现。可次数多了,我发现那个女人对此毫无反应!我终于确定,她根本感知不到身体里的力量。哼!废物!果然是外来的,根本没办法继承血脉之力!等着吧!等我力量强大起来我一定会消灭你的!

再后来,我发现我可以一整晚都保持着清醒,虽然不能算是完全清醒,不知道爸爸又对我做了什么,虽然我还是无法夺身体的控制,但至少我能保持一整晚的清醒了,我终于能品尝到爸爸的体液并且吸收它增长我的血脉之力,滋养我的灵魂,而不是被那个废物浪费掉!她根本不知道如何吸收!每次都令大量的养分流失。当我的灵魂修补完毕,我试着冲破灵魂上的枷锁,夺我的身体,消灭掉那个女人!但是我失败了,为什么!为什么我无法挣脱?我明明已经感觉到自己进入了成年期,我的灵魂也已经完整,为何冲不破?我试了很多次,直到疲惫不堪。我又一次的蛰伏下来,就像潜伏在草丛里的野兽,我在等待,等待猎物放松警惕,好在瞬间咬破猎物的喉咙。

终于!我的机会来了,辖制着我的灵魂枷锁出现了裂痕!我终于重新获得身体控权!将那个废物女人压进意识海深处!!我太兴奋太高兴了!我简直想跳起来大喊一声!但是我忍住了,长年的小心翼翼教会了我谨慎与忍耐!我不能轻举妄动!至少在现在还没完全掌握情况的时候。

我小心翼翼感知着身边,我似乎躺在一张柔软的大床上,十分寂静,耳边只能听到我熟悉的粗喘声。我想我大概清楚自己处于什么状态下,我轻轻的笑了,愉悦的睁开双眼,看向我又爱又恨却无法离开的男人,我的父亲。

“爸爸,我好想你啊!”是的,爸爸,我好想你呢!想念你的抚摸,想念你的亲吻,想你的玩弄,想念你的口水,想念你的精液,想念你的尿液,想念你滚烫的身躯,我想你想的恨不得吃掉你哦!

我自然不会轻举妄动,更不会去质问爸爸,我再也不会相信任何人!再也不会!

我装作什么也没发现的样子与爸爸欢好着,享受着肉体久违的快感,小心翼翼的伪装着自己。因为我发现我依然不能全然控制身体,我依然只能与那个蠢货共用我完美的娇躯。我虽然恨得不行,但我不能暴露,这可能会令我再一次陷入危机。现在,我只能依靠爸爸每天晚上将我唤醒,我知道了爸爸为何要召唤另一个灵魂来替代我。他居然是因为觉得我不过羞涩知耻!天生淫荡的我怎么可能会对自己的淫骚感到羞耻?

不过,我也开始在白天偶尔清醒的时候自信观察着废物的一举一动,并在夜晚模仿着她会有的反应。我只是偶尔露出羞涩的笑容或偶尔令脸色红润或将血液逼上耳朵,有时只是微微低下头,我并不多做或做很大的动作,我不会给爸爸发现的机会,只一点点的潜移默化,挑动着他的神经,迷惑着他的灵魂,我相信,早晚我会把这个男人玩弄于鼓掌之间,就像他轻易就能禁锢我的灵魂一样。而我也没有放弃冲撞灵魂枷锁,终于,我发现了可以插针的裂缝。我发现,每当那个废物心灵出现裂缝,灵魂枷锁就会松动。我一次次突破着,终于!我击碎了灵魂枷锁!我终于夺了我的身体!虽然没能将废物消灭,长时间的共存是我们的灵魂相容,如果消灭她,我的灵魂也会受到无法逆转的伤害。但是没关系,现在动权在我手里,不是吗?

我握着我最爱的大肉棒,搓揉着上面的经络与入珠,那个废物居然说这是奇怪的突起!真是个白痴!哼!爸爸居然喜欢她!而爸爸居然还要小心翼翼的接近她诱拐她!为何要为她费这么多心思!爸爸是属于我的!我要惩罚爸爸!

我将小指插进爸爸的尿道,哼,我也要肏肏爸爸!我将爸爸插得又痛又爽,还装着废物的样子迷惑爸爸。

“爸爸,你怎么了?这里是哪里呀?我的手指居然可以捅进去!好奇怪哦!

我怎么没有这种地方?”我抬起头天真的问道。

“唔!宝贝,拔出来!快点!爸爸要射了!别堵着那里!”爸爸伸手想将我的手从他肉棒上拔出来。

哼,才不会让你如意的!“不要不要,爸爸先告诉我这是哪里嘛!我好好奇。”

我勾起手指挂骚爸爸的尿道壁,用指甲在上面抓挠。

“啊啊!!好疼!你这个坏女儿!抓的爸爸好疼!!呃啊!肏爸爸!爸爸要射了!要被女儿肏射了!!”我把爸爸弄得这么疼,爸爸居然还射了!精液从缝隙里挤了出来飘散在水里,哎呀,真是的,太浪费了!我想低头去水里接住,但突然想的那个废物可还从没在清醒状态下吃过爸爸的鸡巴,所以我只能忍耐饥饿,等待机会。我恋恋不舍的让爸爸把我的手指拔出来,爸爸终于痛快的射出大股大&&股的精液。

“你个小坏蛋!你居然欺负你的大鸡巴爹爹!快给爸爸舔它!向它道歉!”

爸爸从水中站起身,将我的脑袋按在胯下。

哼!它才不需要道歉呢!别以为我不知道,它开心的都哭了!怎么会需要我的道歉?不过我还是心喜的伸出舌头舔弄起来。当然,我没有忘记装出羞涩难为情,并表现出一副抗拒的样子。没办法,谁叫爸爸喜欢呢?而我,也似乎爱上了伪装的感觉。

待续小剧场:、当我知道我能在夜晚清醒……打滚求抚摸!

2、当我发现爸爸觉得我不够知羞耻…求别闹!我是天生淫荡好吗?!羞耻是什么鬼!

3、当我被爸爸催眠沉睡……什么仇什么怨!!

作者:小剧场有几个能看懂的?哈哈,我写的时候总跳出这类对话,分分钟出戏有木有!貌似顺序错了,无所谓啦,乐呵一下而已。男视角写的我有些郁闷,跳女视角这边来换换心情。接受不能的亲,抱歉啦!再写男视角,作者会吐血而亡的!周一到五只能保证日更三千到五千字,周末会争取万字的,谢谢所以给我留言的亲们!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