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是我的女人》 第六章(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一天陪妈妈上街买东西,走了不少路,晚上我们都觉得有些累,早早就躺下了。我干了妈妈一会儿,没射就抱着她睡了。在我迷迷糊糊想睡着时,妈妈从我怀里挣出来下床,我问妈妈要去哪,妈妈说她想小便。我脑子里忽然现出一个香艳的想法,就翻身下床跟了上去。

我打开卫生间门进去时,妈妈正脱了内裤要坐在马桶上。我淫淫一笑说:“妈,我来帮你吧!”

不由分说地抱起妈妈,扯掉她的内裤,走到洗漱台前,用给小孩子把尿的姿势把妈妈两腿分开地抱高她,梳妆镜里,两条雪白的现大腿间,是淡黑色的阴毛掩映着的、一口让我永远操不够的嫩屄,虽然平时和妈妈做爱时都可以看到,但以这样的姿势从镜子里欣赏这一美景却别有一番香艳刺激。

我让妈妈尿在脸盆里,妈妈哪尿得出来?俏脸红红的不停地挣扎着求我放她下来。我紧紧抱着她,轻声在她耳边说:“妈妈,我小的时候你是不是就这样帮我把尿?现在我也这样帮你把尿好不好?嘘……嘘……”

妈妈在我怀里的身体猛地抖了一下,尿眼一松,一股晶亮的尿液喷了出来,喷进了脸盆里……妈妈尿完后,身体软软的,头靠在我的肩膀上。我对妈妈说:“妈,你把你的小屄掰开,给我看看你尿干净了没有。”

妈妈这时已经是我说什么她听什么。镜子里,两根雪白纤美的手指之间,一口张开的嫩红小屄像一朵盛开的鲜花,诱人的尿眼和屄眼上,还沾着几滴晶亮的尿珠……淫靡无比!

我和妈妈都没了睡意,我抱着她到客厅把她赤裸着放在沙发上,伏下头伸进她雪白的两腿间,帮她把嫩屄上残留的尿珠舔得干干净净。我淫欲勃发,接着往下舔,舌头顶在了她嫩嫩的肛门上。

妈妈挣扎起来:“不要啊,那里脏!”

我笑着说:“妈妈身上哪有脏的地方?”紧紧按着她的白屁股不让她动,接着品尝她的嫩屁眼。妈妈的嫩屁眼生得极美,不像一般女人那样发黑,而是白白嫩嫩的,只有紧紧闭着的肛口呈现出诱人的粉红色。妈妈爱洁,天天洗澡都洗得很细致,所以肛门完全没什么异味。

我决定今晚要完全占有妈妈这个美丽的后庭。

舔舐品尝了一阵,我起身去我房间里拿出一张色情影碟放进了影碟机里,又去厨房找来了一瓶蜂蜜。我抱起妈妈把她翻过来,让她跪趴在沙发上,一颗雪白粉嫩的大屁股对着我高高蹶起。我接着舔妈妈的嫩屁眼,不时的用手指轻轻揉着她的肛门口,妈妈头埋在沙发上,发出了舒服的哼声。

这时电视上已经出现画面,一个高大健壮的黑人正在操干一名雪白美貌的白种女人,他粗大无比、乌黑锃亮的鸡巴插在那位白种美女的嫩屄里,干得她浪叫连连。

随着我的不断揉舔,妈妈的嫩屁眼渐渐柔软起来,我的一根手指不太困难地插了进去。

我把蜂蜜小心地滴在妈妈屁眼上,用手指慢慢地推进直肠里。

电视上,那个黑人已经从白种美女的嫩屄中抽出黑鸡巴,开始伸舌去舔美女娇嫩的肛门……我已经往妈妈的直肠中塞进了足够多的蜂蜜,再往自己的硬胀的鸡巴上抹上了些。当电视上那黑人的大鸡巴捅进美貌女角的娇嫩肛门时,我胀得紫红的硕大龟头也顶在了妈妈嫩嫩的小屁眼上。

妈妈这时才知道我想要对她做什么,惊慌地想爬开。我死按着她的大白屁股不让她动弹,鸡巴用力往她屁眼里顶,但妈妈这时太紧张,肛门括约肌紧紧收缩着,我的鸡巴根本顶不进去!妈妈没办法挣开,只得苦苦哀求我放过她的后庭。

我安慰她:“妈妈别怕,肛交很多人都玩过的。你看电视上这个美女,她的小屁眼和你的一样嫩,还不是让那么粗的大鸡巴操进去了,她还不是照样被干得很爽吗?”

大约是看到了电视上正被黑人粗暴肛奸的美女发出了快活的叫床声,受了影响,同时也知道今晚自己的肛菊是逃不开我蹂躏了。妈妈停止了反抗,认命似地高高耸起她雪白的大屁股。

我继续诱导妈妈:“妈,你的后面还是处女呢!今天就把你的小嫩屁眼献给我好不好?这样我就能完全占有你了,我想要你全身上下完完全全成为我的女人……好,把屁股放松,放松……”

受我淫声秽语的鼓惑,妈妈按我的指导慢慢放松了括约肌。当我感受到妈妈的屁眼软乎下来时,不失时机地把大鸡巴狠狠一顶,全根戳入了妈妈迷人的嫩菊……妈妈发出一声尖尖的惨叫,痛得哭出声来。白花花的大屁股摆动着,想要挣脱我的阴茎。

可她的这个动作只能更加刺激我的性欲,我插她屁股内的阳具硬胀得更厉害了。妈妈娇嫩的直肠紧紧包裹着我的鸡巴,让我得到极大的快感,我忍不住慢慢抽送起来。

我一动妈妈更受不了了,她哭喊哀求着:“痛……快拔出来……小进,求你了……拔出来……痛死了……屁股会叫你给插坏的……求求你……放了我……”

听着跨下娇美的妈妈连声哭叫,我反被刺激出了兽性,越发俗精上脑,我加快了速度一下一下地奸干着妈妈的屁股。她娇嫩的直肠摩擦着我的龟头,肛门口紧紧的夹着我鸡巴根部,让我快活得想大声叫唤!

妈妈初经人事的娇嫩肛门哪受得了我这样粗暴的蹂躏,“啊……屁股要撕裂了……痛……好痛……放开我……轻……轻点……”

我不为所动,尽情地享受肛奸妈妈的美妙乐趣。这样操干了四五分钟后,妈妈的肛门和直肠开始适应了肛交,最初的疼痛开始慢慢消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停止哭泣,身体也不再挣扎。我边不停地操干着她的嫩肛,边用手抠弄着她的小屄。

妈妈渐渐从肛交中享受到了快感,阴部又得到刺激,很快迎来了她人生中的第一次肛交性高潮!

在妈妈的直肠深处喷射出大量精液后,我满足得头皮发麻,气喘吁吁地从妈妈屁股里拔出阳具,手扶着妈妈的白屁股,味着这次和妈妈美妙的肛交过程。

妈妈的肛门这时已经被撑成一个圆圆的可爱的肉洞,我拉过妈妈的双手放在她自己的屁股上,让她用力掰开自己两瓣白嫩的臀肉,肛门张得更开,可以清晰地看到里面是鲜嫩晶莹的粉红肛肉。肛肉深处,几股浓白的精液覆在上面缓缓流动,淫靡而美丽……这具雪白香嫩的美妙肉体,从此全部都是我的了!

我心里充满了成就感和满足感。

第二天,肛苞初开的妈妈根本下不了床,在家休息了一天。此后好几天,妈妈走路的姿势都有点不自然。

我太喜欢和妈妈肛交的滋味了,妈妈也越来越能从肛交中得到性快感。而妈妈把后庭的处女给了我后,心理上再次受到某种奇异的触动,对我越发的温柔顺从。我们接下来几天又试了好几次,每次都让妈妈口交、乳交、阴道性交、肛交和足交为我来个全套服务,她那温润的小嘴、雪嫩的双乳、曼妙的小屄、窄艳的嫩肛以及一双如脂如玉的嫩脚,让我灵肉齐飞,爽到了骨头里。

满足了几次后,我因为担心肛交过多会让妈妈肛门松驰造成脱肛,才减少了和妈妈肛交的频率,差不多一两个星期才玩一次。

在妈妈来月例时,我有时就趁机享用妈妈娇美迷人的肛门,不过多数时候还是让妈妈给我口交解决性欲,而且是让她脱光了跪在我前面,吞着我的鸡巴直到吸出精液吞下去。我觉得这样特别刺激,妈妈也习惯了。有一次,妈妈照例跪在我前面给我口交,我忽然想起上次我给妈妈把尿的情景,不由笑了出来。妈妈吐出我的鸡巴,奇怪地问我笑什么?我说:“妈,你这样子,像不像做错事的女儿让爸爸给罚跪?”

妈妈白了我一眼,说:“世上有哪个爸爸会像你这样,用自己的这个臭东西下流的作践自己的女儿!”

我说:“也不一定啊!你是我亲生妈妈,还不是整天叉开大腿让我干得要死要活的。再说,上次我不就是像对女儿一样为你把尿吗?”

妈妈听得兴奋起来,又吞进我的鸡巴套弄个不停。

我来了邪兴,摸着妈妈的白白嫩嫩的脸蛋,说:“妈妈,要不你做我的女儿吧!以后我再干你,就不是儿子操妈妈,是爸爸干女儿了!”

妈妈听着我淫邪的话,反更兴奋了,小嘴更快的吞吐着我的鸡巴,一只手伸进自己跨下,隔着卫生棉挠起来。我什么也不顾了,从妈妈嘴里抽出水淋淋的大鸡巴,抱起妈妈的裸体扔在床上,拉过一个枕头踮在她屁股下,扯去她两腿间的卫生棉,大鸡巴不管不顾的就捅了进去,妈妈嫩屄里湿湿滑滑的,不知道是经血还是淫水,也许两样都有。

妈妈也已经是淫欲难耐了,像是根本忘记了自己正是月经期,随着我鸡巴在她屄里猛干,她雪白的肉体兴奋的扭动,配着我狂猛的动作。我故意边干边叫:“乖女儿,你的小屄好紧啊。爸爸干得好舒服!”

妈妈显然是相当兴奋了,大声“噢、啊”的叫唤,却不说话。随着我“女儿、女儿”的叫她,她后来终于忍不住叫出了一声“爸爸”,随着这一声叫,妈妈和我同时达到性高潮!

那晚上妈妈屁股下的枕头染上了不少经血,连床单上也溅上了。所幸事后妈妈马上去清洗,倒没有感染。这一次刺激的角色倒错的性爱游戏让我味无穷,久久难忘。

在我们平时的亲热中,如果是为我口交,妈妈会喝下我射在她嘴里的精液;而如果是操屄,事后妈妈就会抽些纸擦拭下体,再抽纸帮我把鸡巴上的精液也揩净。一次在妈妈阴道里射精后,她照例要用纸去擦。这时我突然想起色情片子里的一个情节,就拿过一个喝红酒的杯子让妈妈把阴道里的精液排在杯子里,再让她喝下去。

妈妈大概觉得反正也不是第一次吃我的精液了,没怎么抵触就由着我的性子把杯子里的精液都喝下去,还照我的要求把杯壁上粘着的少许精液都舔吃净。我兴致盎然地看着。吃完精液,妈妈准备拿纸帮我擦阴茎时,我又拦住她,要她用嘴帮我舔干净,妈妈打了我一下,说了声真坏,却也听话地倒转过身体,俯身用小嘴帮我清理鸡巴。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