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阳谷之张无忌与雪岭双姝】(27)(完结篇)(1 / 5)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作者:lidongtang262发表字数:6366第二十七章不知过了多久,体内的欲潮渐渐平息时,朱九真感觉那体内的粗物被抽了出去,接着娇躯被张无忌转了过去,与他面面相对。

张无忌又抬起朱九真的一条玉腿,将她的一只裤腿脱了下来,接着将这条玉腿揽到了腰间。

朱九真依旧荡漾在泄身的余韵之中,懒懒的不想动上丝毫,也什么都不想管,只任由张无忌为所欲为。她将颀长的玉腿勾在张无忌的腰间,全身的重量却倚在腰间的胳膊上,却忽然感到那肉茎又抵在了桃源处,泄身后的穴儿极度敏感,她顿时娇躯一颤,口中慵懒焦急的吟道:“,不要……”

“好姐姐,我还没有射掉,硬的好难过,就让它插在里面吧。”张无忌笑着说,同时将胯骨向上一耸。

那粗物再次肏入体内,与泄身后的敏感的穴儿摩擦,刺激特别强烈,朱九真娇躯一颤,不由又发出腻声的呻吟:“呃……”站在地上的小脚跳动了一下才稳住娇躯,一只小手把住张无忌的胳膊,一只小手攀在了他的脖颈上。

“真姐,你好美!”张无忌看着近在咫尺的明艳俏脸,不由赞叹的说道。

“嘤”朱九真蓦地羞怯不堪,有感那肉茎在体内弹动了一下,不由腿上用力,将张无忌的腰肢勾的更紧一些。

“真姐,这些日子没见你,我好想你。”张无忌一边抚摸着那粉腻玉润的浑圆长腿,一边又说道。

“那你……好久不来找我……”听了张无忌的话,朱九真蓦地鼻子一算,低低的道,语声微微哽咽。她低下臻首,不想让张无忌看到湿意盈眶的眼睛。

“我去找你几次……可都没有看到你……”张无忌呐呐的道,他感到一丝惭愧,难道能说自己被武青婴成天缠的死死的吗?

朱九真听张无忌说来找过自己,芳心不由欣喜,她手臂搂住张无忌的脖颈,将臻首耽在他的肩膀上,半晌后口中方柔柔的道:“可能……可能我刚好出去了……”

暖风和煦,花影摇动,繁华入眼。不时一两朵雪白梨花慢慢飘落,犹若鹅毛之雪,不似人间。

两人相拥,一时又都止口不言,俱默默的感受着紧紧依偎与肉体相连的感觉。

朱九真纤秀的娇躯伏在怀中,张无忌感到两团硕圆乳肉挤压在胸膛上,弹力十足,心间一直未退的欲潮又荡漾起来。他把手伸到两人中间,轻轻的抚弄起来。

朱九真娇躯微微一颤,口中“嗯”的一声轻吟,把娇躯往后仰了一些,以方便张无忌的把玩。

张无忌见朱九真配,便把她胸前襟带一扯,接着把手伸到她的肋下,摸着扯掉系扣,然后轻轻一拨,那罗衣便左右分了开来。

张无忌低眼望去,一时怔怔,只见罗衣半敞间,一具娇体修长丰盈,凹凸有致,滑腻的肌肤犹透着淡淡的粉色。素白的抹胸挂在天鹅般的玉颈上,一对硕盈的乳房高高挺翘,在纤美的酥胸前颤巍巍的摇曳着,两颗嫩红的乳尖浮凸而起,傲立霜雪。深邃幽窄的乳沟之间,可见如涡香脐,小腹平坦如玉,一团茂盛芳草之下,自己的肉茎没入了朱九真的幽谷之中……朱九真一只手臂攀在张无忌脖颈,一只小手抓着他的胳膊,那条颀长玉腿高高抬起,勾在张无忌腰间,任由他解开罗衣。见张无忌愣愣的看着自己的身体,她芳心又是一羞,檀口里“嘤”的娇吟,又俯身埋进他的怀中。

张无忌的喘息又粗重起来,将手伸到两人中间,一边贪恋着手背的滑腻触感,一边急急的解开了自己的短褂。

“唔……”

“喔……”

两人同时发出一声呻吟,俱对上躯的肌肤交触带来的舒爽迷醉不已。

朱九真娇躯微微的颤栗着,两颗乳蒂抵在张无忌的胸膛上,变的更加坚挺。

她忽然感到蜜穴内的肉茎又跳动了两下,接着花径一热,竟又泌出一些水。正羞怯间,那肉茎已经慢慢的挺动起来。

肉茎只来耸动几下,那花径变的愈发烫热,里面不断的滋生出水来,瞬间将蜜穴润的湿滑。张无忌感到花径变的油滑,却比先前还要紧致滚烫,不由销魂的加快起抽插的速度。

虽然这种姿势,肉茎入的不深,可是摩擦的更加剧烈,娇嫩敏感的花径嫩肉又传来了连续的刺激舒爽,让朱九真很快娇喘兮兮,体内的春潮再次荡漾起来。

她微微后仰身子,以方便张无忌的肏弄。

两人面面相对,张无忌看着朱九真明艳的臻首,喘息着道:“真姐,我想看你披散着长发的样子。”

“嗯”朱九真俏脸上布满了红晕,檀口里低低应了一声,把着张无忌胳膊的小手将头钗一拔,顿时乌黑油亮的长发如瀑披落下来。

青丝半遮让朱九真显得更加清丽妖娆,张无忌不由又叹道:“真姐好美,我喜欢你。”说着,俯过臻首,向那丰润的红唇上吻了过去。

朱九真芳心一阵悸动,上一次张无忌说喜欢她还是去岁的中秋,如今再次听到,芳心内已无一丝的彷徨,只剩下若狂的欢喜。她只稍稍一愣,便与张无忌唇舌纠缠起来,忽然丰唇一裹,将张无忌的舌头含入小嘴中。

两人一边亲吻,一边缓缓的交着,一时间你情我浓,心神皆醉。直到无法呼吸,朱九真才挣脱了张无忌的唇舌纠缠,凤目迷离的看着眼前肏弄自己的少年,芳心荡漾的春潮间溢满了浓浓的蜜意。她倚靠在张无忌圈在细腰间的手臂上,微微后仰娇躯,以方便他的肏弄。

青丝飘散,几缕绕过纤长的玉颈,遮在丰盈的酥胸上轻轻的拂动着。粉白的乳肉被油黑的发丝映衬的愈加诱人,两颗乳蒂随着玉乳的颤动不时划过胸膛,带起莫名的酥痒,张无忌低头看着那摇曳的嫩红,忽然探过头去,含住了其中的一只,用舌尖快速地舔咂起来。

强烈的吸力与粗糙的舌头舔过带来的酥麻让朱九真娇躯激颤,禁不住的吟道:“,轻些个……嗯……”感觉张无忌的抽送慢了许多,她忽然不耐的踮起小脚又落下,同时轻摆柳腰,蜜穴迎起杵在体内的阴茎来。

“,不要吃了……快些弄吧……”当玉腿酸软,小脚颤颤时,朱九真终于忍不住的又娇喘道,语声柔媚浓腻。

“嗯……”张无忌这才恍若梦醒,吐了口中的乳蒂。那红珠已被他吸得嫣红肿胀,湿意盈然。他直起腰来,一手把住朱九真的细腰,一手与朱九真手臂交扣,腰胯开始快速的摆动起来。肉茎不停在娇嫩泥泞的蜜穴内进出,发出“唧唧”水声,两人执目相望,俱能看到对方眼中的浓情蜜意与炽热的欲火。

“,这样……不深……”朱九真感到娇躯里的春潮汹涌不已,可是却与极乐的边缘若即若离,让她望梅却不能止渴,心中不由痒痒起来,忍不住的说道,心中只希望张无忌肏的更加深一些。

“那姐姐……我抱着你……”张无忌喘着粗气说道。说着,一手搂住腰间的玉腿,一手将朱九真另一只玉腿一托,把她抱了起来。

朱九真双腿悬空,肉茎已然深深的肏在花径内,她蓦地想去去岁中秋之夜,自己在失去清晰意识的前一刻,张无忌只是这样抱着自己走入窝棚的……“这样……”朱九真檀口里呢喃一声,却玉腿一抖,将足踝上的裤子抖落在地,接着双腿交叉环扣到张无忌的股间,手臂也紧紧搂住了他的脖颈。

张无忌望着朱九真妖娆的玉容,口中喘息着,托着她的玉臀慢慢的颠动起来。

随着朱九真娇躯的起伏,那肉茎不断泥泞紧致,娇嫩软滑的蜜穴内进去,每一下都全根没入,舒爽无限。

朱九真也浓腻的看向张无忌,眼中充满了盈盈之意与爱恋,每一次身体落下,肉茎的龙头都送到蜜穴尽头,捻击花心,带来强烈的酥麻酸爽,让她几欲无法呼吸。可是她却强自忍耐着,同时贪享着,眼前这个肏弄自己的少年脸上露出的适意快乐也让她心中充满了开心与满足。

胯间源源不断传进身体的快感,丰乳与胸肌的摩擦让交的少男女感到莫名销魂,两人执目相望,眼神浓腻到化不开去。张无忌喘息着,不觉间,手上颠送的速度越来越快,肉茎飞快的在朱九真蜜穴里进去,梨花树下又响起了“唧唧”

的水声。

随着肉茎一次次深深肏入蜜穴,朱九真感觉小腹酸爽到麻木,畅美销魂的感觉在娇躯里愈来愈澎湃,脑海里逐渐的迷惘起来。失魂落魄间,所有的矜持和羞意忽然都被张无忌那一下下的送入顶到了九宵云外。这一刻,她只想紧紧的搂住张无忌,被他肏弄得魂飞魄散。

纤秀的双臂吊在张无忌的脖颈上,两只浑圆其长的美腿紧紧交扣在他的股间,朱九真把俏脸埋在张无忌的肩膀上,微微扭曲,小嘴中银牙紧咬,任由那肉茎一下下肏入体内,抗御着同时也贪享着莫名刺激的极乐畅美。

眼前晃动的臻首上红晕愈来愈浓,凤目内星眸越来越亮,眼神却变的散乱,丰唇红润欲滴,其间不停迸出“咿咿呀呀”的娇吟,两团丰盈乳肉不停撞击胸膛,硬硬的挺翘乳蒂划过肌肤带起痕痕酥爽,包裹着肉茎的蜜穴也愈来愈热滑,每一下顶到的花心软绵欲化,张无忌也失魂落魄起来,癫狂的抛送着朱九真的玉体。

这娇躯不若武青婴的那般小巧轻盈,却更多了三分厚重。

朱九真只觉体内的春潮被那不停耸入花径的肉茎搅的愈来愈滔天,心间已经迷失一片,忽然不耐的向张无忌唇上吻去。可是刚吸住张无忌的唇瓣,娇躯又被她抛将起来,于是春潮澎湃中,朱九真雨点般的亲吻胡乱的啄在张无忌脸上,湿意密布。

“喔……真姐……我快要到了……吼……”张无忌忽然低吼一声,只觉小腹忽然颤抖起来,不由扭曲着俊脸,颤抖的说道,一边说着一边更快的颠送起朱九真的臀丘。正咬紧牙齿间的说话间,他的身躯忽然一僵,接着簌簌的颤抖起来。

“啊……好……我也到了……快……”朱九真忽然一下被撞击的狠了,不由一仰臻首,檀口间倒吸了一口冷气,娇躯剧烈颤抖起来。正说着,绷紧的小腹内忽然被一波滚烫的湿液喷入,便再也把不住力道,体内那滔天的欲浪便瞬间漫过了堤坝,直奔花径而去。被那汹涌的阳液一喷,花径也控制不住的一缩,接着花心在小腹内蠕动起来。刹那间,朱九真迷茫的觉得自己如腾云驾雾般灵魂都出了窍,再次登上那欲仙欲死的极乐仙境。如玉的小腹痉挛着,大泄起来。

张无忌精窍蓦地被阳水撞开,正喷的失魂落魄是,忽然感到包裹着肉茎的花径开始剧烈的缩张,贴吸龙首的花心也蠕动着吮吸着,他的精窍不由再次大张,又一大股精水汹涌的喷出,刹那间魂魄皆失,欲仙欲死。

朱九真吊在张无忌身上,娇躯汗津津的,簌簌的抖栗着,雪玉的嫩肤下泛起妖艳的粉色。半晌,她悠悠的叹出一口兰气,忽然用皓臂捧起张无忌的脸,低下臻首,雀舌倏地钻进张无忌口中,飞快的追逐起张无忌的舌头来。

张无忌射的失魂落魄,双腿都变的酸软起来。他蓦地被朱九真死死吻住,一时竟站立不稳,后退两步,背部靠在了梨树上,一边吮裹着朱九真的丰唇,吞吃着她小嘴里分泌的香津,一边贪享着着阴茎被蜜穴包裹蠕动带来的极致舒爽。

朱九真挂在张无忌的身上,却感觉轻飘飘如在云端,半晌不能魂。她吮吸着张无忌的舌头,胯间的牝户犹自微微抽搐,依然将半软半硬的肉茎紧紧裹住。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