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罗大陆·堕魂乱舞】 第六章 重返天斗(1 / 4)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拉倒底部可以下载安卓App,不怕网址被屏蔽了

作者:dabbit

字数:12615

20190717

这章写到后面都写烦了,结尾的触手play用小学生文笔草草收场,还请见谅。

***********************************

第六章重返天斗

“啊……弗老大,轻点,你要干死我了!啊……轻一点嘛~”置身于一辆豪华的马车内,弗兰德的身前,蹲着一名丰乳肥臀的妇人。此刻,弗兰德高耸的肉棒正随着妇人自身的起伏以及马车轻微的摇晃,在泥泞不堪的肥美肉穴中不停进出。棒身每次抽离肉穴,顶端的肉棱总要把一小圈晶莹的嫩肉带出穴口,像是不舍与那黑亮的大肉棒分开。而大肉棒当然会满足骚穴的欲求,一次又一次地捅进肉穴最深处,接连不断地激吻着子宫口。

“哼,你这骚货,爽昏了头吗?分明是你的小淫穴主动要我干啊。”眼前那对剧烈晃荡的巨乳弗兰德怎么都看不腻,尤其是被自己拿捏在掌心玩弄的时候,软弹的乳肉与乳轮上凸起的小疙瘩之间的触觉反差,简直终生难忘。

不过现在,弗兰德把精力完全集中在美妇的小腹上。毕竟韶华已去,就算驻颜有术,身体也不比小姑娘了,美妇很难像年轻时那样维持s型的身材,肚子看上去肉感十足。

但对于弗兰德而言,这才是成熟女人的韵味所在。

特别是,这具身体正是在自己的玩弄下逐渐变成这副样子的。

弗兰德不由得伸出双手,细细玩赏这白腻的腹肉。捏住腰间轻拉,一小块突出的白肉在指尖凝结,微微发颤。赏玩片刻后随即放手,白肉便好似变魔术般隐于腰间消失不见,只留下一点点轻微的指印。

“哈哈,弗老大,好痒啊,别弄了……”美妇挣扎着扭得花枝乱颤,停止了上下挺身,包裹着肉棒的穴肉却还在一圈圈收缩。被挑起欲火的弗兰德翻身把美妇按在自己身下,双手一边抓拉着美妇的腹肉,下身一边不断地在肉穴中突刺。

“啊……不行了……要去了……”美妇发出哭声似的娇喘,双腿顺势缠上弗兰德的腰间。弗兰德感觉肉穴猛地缩紧,一股热流随即涌向马眼。

既然如此,那就两个人一起迎接高潮吧,感觉自己差不多也要射了,弗兰德抱紧怀里那具已经软下来的身子,加快了抽插的力度。

然而,本应情欲最为高涨的时刻,弗兰德却突然感到一阵眩晕,眼前闪过一幅不和谐的画面。

算了,别管了,先射了再说吧。弗兰德低头用嘴封住美妇的樱唇,极近的距离下,美妇的娇容尽收眼底。

“二龙,你永远是我一个人的!”弗兰德一边喷射一边在心底低吼。

但与此同时,异变发生了。

不和谐感油然加深,眼前那具丰满娇躯的轮廓逐渐模糊,最后如同水泡般“啪”地破碎,竟变成了别人的形象。

“弗兰德院长……”那是,尽管已经经历过数次相同的境遇,但始终无法适应这种情景的——小舞。刚与弗兰德热吻过的她浑身赤裸,充满光泽的嘴唇微翘,眼睛却不敢直视他。

而同样不适应的,还有弗兰德。

不过,那不是因为曾经的学生,爱人的干女儿现在成了自己的胯下之奴,而是本应在爆射后欣赏柳二龙被自己干得满身精痕,征服感满满的时候,对象却被大煞风景地换成了别人。

小舞怯生生地从弗兰德的怀中抽身,跪坐一旁,双手还遮掩着隐私部位。被搅了兴致的弗兰德不满道:“手拿开咯,把腿给我张大!”

颤抖着,小舞听话地双手捧腹,熟透的蜜桃随着急剧的心跳在空气中微微颤动。在她分开双腿后,不出意料地,刚刚才接受过弗兰德子孙洗礼过的无毛嫩鲍,此时正不受控制地渗出白浆,看上去淫靡无比。

“屁股凑过来,给我舔干净!”弗兰德背靠马车车厢,选了个舒服的姿势坐着,指着自己尚未疲软的肉棒,发出下一道命令。

默默地,小舞跨过弗兰德的身子,背对着他站立,俯下身子用小嘴为他清理肉棒,滑软的小舌沿着棒身游走,收集着残精,然后经由喉咙,一顿一顿地尽数吞入腹内。可因为小舞的腿太长,美穴远高于弗兰德的视线,屁股上狠狠地挨了几巴掌,腿向两边叉开不少后才终于调整好位置。

这么一来,弗兰德在享受小舞小嘴服务的同时,双腿间的迷人景色和随身子垂下的娇乳都尽收眼底了。

因为双腿分开的缘故,小舞的私处也门户大开,白浊的浆液顺着穴口悬空垂落。不过弗兰德对刚刚才玩过的蜜穴倒是兴趣不大,手指在腰间微动,一块玉石材质的棒状物便握于掌中。也不做任何的爱抚,弗兰德就把这根玉棒径直插入小舞的后庭。

出乎意料地,放在常人身上堪比破坏行为的异物突刺,小舞的嫩菊竟简简单单地承受住了,并且无比顺畅地一插到底,只在菊门处留下两指多宽的底部截面。

“你这小淫娃的身子真是骚得出奇,这么粗的东西居然随随便便就能塞进菊穴。”虽已不是第一次见了,弗兰德还是忍不住啧啧称奇。“说起来,你这‘柔骨魅兔’的称号,以前我一直觉得这个‘魅’字有点名不其实,年纪小小就一副大姐头的样子,哪有点女人味了?不过现在看来,玉小刚这家伙还真取得好,是不是在他面前发过浪啊?”

“……”小舞一声不吭。这些天的经历告诉她,如果顶嘴的话,只会自取其辱罢了。

“小淫娃学聪明不少嘛,不过,如果下次敢在我满足之前解除魂技的话,可有你好受的!”说着,弗兰德粗暴地拔出小舞菊穴深处的玉棒,跟着一阵乱突猛刺,如果小舞身下有人的话,可以很明显地看见她小腹上接连凸起的形状。受此巨物侵犯,腔肉条件反射地夹紧,两道水箭分别从小舞的前后两穴里飚射出来,若不是弗兰德眼疾手快把小舞的翘臀转向一边,准要溅个满头满脸。

而这种刚刚高潮之后又被强制连续泄身的做法,对小舞来说,只不过是每天的日常罢了。

经历了之前一系列的残酷对待,她终于服从命运,接受了自己武魂殿专属性奴的新身份。

看准了小舞可以不在乎自己的死活,却见不得唐三被人虐待这一点,千里雪委托杨老在唐三的胸口埋下了一条侵灵蛊蛇,只要接收到特定的魂咒,蛊蛇就会立刻噬咬心脏,释放毒液,无药可解。手持这张王牌,千里雪甚至大方地卸下了小舞的项圈,允许她使用魂力。

安排好自己离去后的各种事务,千里雪便率领天斗使团带着弗兰德和小舞踏上了归国之途。作为臣服武魂殿、加入史莱克计划的交换,千里雪答应弗兰德在此期间能够独享小舞,至今已经过去了一个星期。

弗兰德天天沉浸在幻境中享受着爱人的曼妙身姿,他的终极目标,就是借助小舞变异后的魅惑魂技,完成柳二龙的“复活”。

中了一次魅惑的弗兰德,在幻境中得到柳二龙的初红。接受了爱人已死这个现实,弗兰德意识到,如果小舞可以加强对这个魂技的控制力,完全支配别人的主观感受,那么即使只能维持十分钟,也能让中了魅惑的人感觉像是过了一辈子那么漫长。就像刚才,弗兰德就体验了一次把柳二龙从清纯丽人玩到美艳熟女的奇妙经历。

虽然,再美好的虚幻终究要回归现实,但是,弗兰德却可以通过提升小舞的魂力来尽可能地延长这个过程。为此,以一堆苛刻的条件作为交换,弗兰德终于从千里雪那借来了邪淫魔猿之阴茎骨。因为此前阴茎骨一直是交由自己保管,得益甚多的叶泠泠还少见地跟千里雪小小地发了个脾气。

“泠泠没大没小顶撞了雪少爷,请雪少爷用力干泠泠的骚穴出气。”尽管她马上就露出双乳、掰开小穴用淫语道歉,但还是被千里雪借题发挥暴奸一通,连续三天下不了马车。不用说,这个仇又被她记在小舞身上了。

弗兰德之前只是从古籍中知晓了阴茎骨神奇的作用,却一直无法判断真伪。不过,叶泠泠用自己的身体证明了它的功效,放在小舞身上自然也发挥了其应有的作用,而且不知是因为被封两年的魂力突然畅通,运行起来豁然开朗,还是因为魂兽化身有加成效果,总之,在二明血脉同胞遗物的加持下,只短短七天时间,小舞就由四十级升到了四十二级,让弗兰德又惊又喜。只是,如果有选择余地的话,小舞一点都不想这恶心的东西在自己的小穴或菊蕊里呆哪怕一秒。

“去,继续坐到那上边去吧。”毕竟人不能无止境地发射精液,魂斗罗也不例外。酣畅淋漓地爆射了一回,弗兰德这方面的欲望已淡了下来。但这并不代表小舞有了休息的机会,弗兰德把小舞揽入怀中,大肆揉玩了会儿丰硕的奶子和屁股,随即指了指前方,下达了下一个命令。

只见在宽大的马车里,正中央的位置上有个与地板相连的马鞍,两边堆放着杂乱的皮带,而马鞍略靠后一点的地方,还有一根长绳从车厢顶端垂挂下来。

马鞍上垂立着三根相距无几的水晶柱,其中两根长近六寸,雕琢成阳具的形状,连粗壮棒身上隆起的血管都还原了出来,相当逼真。另外一根只比牙签略粗,顶端有个略大一圈的圆头,长度也更短一些。三根水晶柱随着马车的移动此起彼伏,有节奏地来回升降,不知是哪位能工巧匠的精妙设计。

听到弗兰德的指示,小舞的身子一僵,然后认命地缓缓走到马鞍上方。小舞的右手移向股间,正想借机拿出菊穴里令人生厌的阴茎骨,却被弗兰德事先看穿想法:“小舞啊,校长之前是怎么跟你说的啊?这宝贝对你的修炼有好处,可不能随随便便拿出来啊。不过你要是想换个小穴插倒是无所谓啦,反正无论是哪个骚穴都能吸收它的精华啦。”

小舞咬咬牙,犹豫了一会儿,终究还是决定把阴茎骨替换到小穴的位置,毕竟那里最有利于快速提升实力。

把中间那根水晶柱拆卸下来,换成阴茎骨固定好,接着,小舞跪坐在马鞍上,小心翼翼地沉下身子,慢慢地让那三根柱子进到它们该去的地方。

因为小舞的小穴和菊蕊都逐渐适应了异物侵入,之前又被弗兰德玩弄了一番,两边都湿透了,所以后两根柱子很容易地就各自进去了。反倒是那根最细的“小牙签”,给小舞带来了无尽的痛苦。坚硬的圆头连续不断地戳入小舞脆弱的尿道,强制拓宽她那狭窄的通道。之前的马鞍游戏,无一不是以小舞的失禁告终。她不敢想象自己未来尿道被摧残得不成样子,连自由排泄都控制不了的惨状。

而每每看到小舞一边哭喊着一边放尿,弗兰德反而会升起更强的施虐心,强迫着瘫软的小舞把地板上属于自己的尿液舔舐干净。

如果让弗兰德觉得自己手脚慢了的话,他甚至会让马车夫突然加速,柱子进出三穴的速度也会随之加快。小舞不敢怠慢,强忍着尿道里的不适,盘腿跪坐到底,最大限度地让三根柱子捅进腔道最深处。然后,小舞勉强侧过身子,用两边的皮带分别把双腿捆好,不给自己活动的空间。接下来除了把身子挺直,双手并拢向上举高之外,她就没有什么能做的了。

眼看小舞做好了这一切,弗兰德才不紧不慢地站起身来,走到小舞身边,把她的双手拉到长绳垂落的位置,用绳索把手腕绑紧,并保持绳索绷直,这么一来,从侧面看,小舞的身体就被固定成了倒“7”型。

弗兰德围着小舞转了一圈,满意地点点头:“不愧是我教过最优秀的学生,连身材都是一流的!”

弗兰德驻足小舞身前,欣赏着自己的杰作。只见三根柱子忠实地履行着它们的职责,在无毛的诱人溪谷间上下翻飞,尤其是平时藏得比小穴还隐蔽的尿道口,透过透明的水晶棒,可以很明显地看到一圈受到刺激而变得有些红肿的媚肉。邪淫魔猿之阴茎骨也已然发挥其功效,如同活物般不停扭动,定时喷出的浊亮液体顺着茎身向马鞍两边流淌。至于最后面的菊穴,虽然其秀美风光经常被前面的阴茎骨所阻挡,但偶然间的惊鸿一瞥,反倒更容易让人欲火沸腾。

“没想到这个地方只是不长毛,手感就会这么好!”弗兰德已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指,搓捏了片刻那颗傲然挺立的小红豆,他转而轻抚着小舞耻丘上白腻的嫩肉。尽管双腿被马鞍分开,三根柱子在股间不停进出,但小舞溪谷中的部分风光还是被两块丰满的肉唇尽职地遮住了。弗兰德轻轻搓玩着两边的小馒头,如同糯米团子般滑弹的触感让弗兰德简直爱不释手。

手指接着顺势向上。因为保持着上半身后仰的姿势,小舞不得不把小腹绷紧,若隐若现的线条尽显柔骨兔的腰力。弗兰德的手指围绕着小舞性感的肚脐画着圈圈。

再往上就不是光凭手指就能感受到其全部魅力的部位了,弗兰德很自然地张开双手,将那对充满弹性的乳球向中间挤拢,小舞原本就已小有规模的沟壑此时更是变成了一条大裂谷。

跟柳二龙的熟女之美不同,小舞的美是青春感十足,含苞待放的。尽管这大半个月来都是在与男人的交合中度过的,小舞的性器却没有丝毫使用过度的迹象。小巧的樱色蓓蕾点缀在浑圆的面团上,即使遭到了粗暴的撕咬,现在依然如处女般粉嫩。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