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二 纳兰琰儿(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哇”一声嘹亮的婴儿啼哭声划破沉闷的空气。紧张地守在蓝静仪身边的纳兰获,纳兰葎和蓝蕼都站了起来。产妇蓝静仪已经在疲力尽之后昏睡过去。纳兰获和纳兰葎都俯身向前,爱怜地用手抚去她颊面的湿发,轻抚她的面颊。

护士将婴儿交到蓝蕼手上,看到蓝蕼俊美的脸颊,护士脸上浮上淡淡红霞。这个家庭真的很奇怪,三个男人都俊美绝伦,却不知哪个才是床上那个女子的丈夫,她还从来没有看过一个女人生产,由三个男人陪护在身边的事,莫不是这三个男人都是那个女子的护士脸已经红的不像话,再也不敢想下去,只羡慕地看了仍在沉睡的女子一眼。

“恭喜,是个女婴”说着她有点留恋地退出了病房,把空间还给了这奇怪的一家。蓝蕼手脚别扭地抱着小小的婴儿,她裹在一层干净的小棉布里,皮肤红红的,小脸皱皱的,哭过一阵子之后现在已经在他手里安静下来,看着比他手掌大不了多少的小婴儿,那柔柔嫩嫩皱皱巴巴的小脸儿,蓝蕼心里涌上一种连他也说不清的奇怪的感觉。

“让我抱抱”

“我要抱一下”纳兰获和纳兰葎眼睛里都涨满好奇,面对她小小的身子都跃跃欲试,不知从哪里下手。直到从蓝蕼手里接过来,一种和蓝蕼同样的感觉贯穿了他们的心脏,看着手掌心里小巧而粉红的婴儿,激起了他们天中被隐藏已久的父。

一年以后,蓝静仪产下一名女婴,取名纳兰琰。她的身份极其特殊,她的母亲是已过不惑却依旧有着少女体态和一张清纯面庞的蓝静仪,而她的亲生父亲则是她母亲的儿子,也是说纳兰琰是蓝静仪和自己儿子的女儿。

四年以后----

宽阔的卧室里,四岁的纳兰琰在长毛地毯上爬来爬去,玩的不亦乐乎。她有着圆滚滚的小身子,像个小轴一样,光滑的黑发,大而亮的眼睛,和嘟嘟粉嫩嫩的小嘴,很像橱窗里摆着的芭比娃娃。

纳兰荻,纳兰葎,蓝蕼站在地毯上,像三尊神像一样双腿叉开站立,他们四岁的小女儿纳兰琰不断从他们的胯间爬过,一边格格笑着一边流着哈喇子,的小手在爬过时不时抱住他们的大腿仰起脸来张望,然后张开还没长全牙齿的嘴巴向他们笑。

纳兰葎已经在打哈欠,纳兰获目光不停地看向已经洗过澡正坐在床边无奈地看着她力充沛的小女儿的蓝静仪,从她头发和身体上散发出来的清香不断诱惑着三个男子的鼻息,时间已经指向十一点钟,但纳兰琰毫无疲倦的迹象。她的笑声,她小手的触还有她天真的笑脸让他们心甘情愿又极其焦急难奈地足足站立了三个小时。

蓝静仪走过来,一边碎步跟在手脚并用像虫子一样爬行的纳兰琰身后,一边柔声细语地和她商量,“宝宝,我们去洗澡好不好,你看爸爸们为陪你玩都好累了,让他们休息吧,我们去洗澡澡,玩泡泡好不好,然后洗得干干净净的抱着宝宝最喜欢的小兔子睡觉,嗯”

纳兰获,纳兰葎和蓝蕼都万分期待地看着纳兰琰的反应,只见她歪着小脑袋想了想,清亮的目光一一从三个男人脸上滑过,他们立刻装做很愿意继续效劳的表情,实则心里已经在狂呼哀哉。

“好吧”纳兰琰在视察过他们的脸色之后终于点头,让三个男人紧绷的心脏终于放松下来。蓝静仪俯身抱起她,“那我们去洗澡,让爸爸休息一会儿”

纳兰琰张开小手,指向蓝蕼,“我不要妈妈,我要三爸爸洗”,蓝蕼一崩溃的表情,为什么每次都要他洗澡他几乎成了纳兰琰专用澡爸了。但哪忍拒绝,仍是屁颠屁颠地装作很乐意的样子抱起纳兰琰,“好,三爸爸陪你洗澡喽”说着抱着纳兰琰走出卧室,去隔壁洗澡,临出门前不忘嫉妒地看纳兰获和纳兰葎两眼。

“哈哈,谁叫他手法最温柔啊”纳兰葎哈哈大笑。

“他很有花样,每次洗澡都逗的宝宝很开心,不过这件事也是绝对的美差,可惜我们俩被宝宝无情抛弃了~~~”纳兰获装模作样的叹气,眼睛却已经看向满身飘香的蓝静仪。

蓝静仪忍不住轻笑,两个男人已经慢慢靠近她,轻轻褪去她身上的睡衣

早晨,纳兰获张开眼睛,眼前就是蓝静仪一张静静安睡的细致小脸儿,他的手伸出去轻轻抚上她圆润的房,捏弄小小的樱桃,蓝静仪轻吟。他胯下被她撩拨的早已昂扬起来,他搂住她求欢,拉开她一条腿,硕的分身刺进她的小,开始律动。

“嗯~~~恩~~~~”他动作并不激烈,蓝静仪仍旧闭着眼睛,睫毛不停颤动,身子随着他的动作一起一伏,嘴里细细的呻吟着。纳兰获的动作慢慢加快,而身后蓝蕼的手已经慢慢探到她的小臀,不停地挤按她小小的菊门。

“恩~~~~不要啦,你们又来了~~~啊~~~”蓝蕼已经挺进她的后庭。蓝静仪咬住嘴唇,身子紧绷起来,两个男人一前一后开始进攻她的身体。蓝静仪的呻吟声越来越大。

纳兰葎从沙发上爬起来,“咦,我怎么睡在这儿,我记得昨晚蓝蕼,你这家伙”昨晚明明是他和纳兰获一左一右睡在蓝静仪身边,肯定是蓝蕼又搞鬼了但看到眼前靡艳的情景,纳兰葎的身体也有了反应。他双眸微熏的看着两个人将赤裸的蓝静仪夹在中间不停地冲击占有。

这时,门外响起“砰砰”的砸门声,“妈妈,大爸爸,二爸爸,三爸爸,起床了,大懒虫们起床喽,瞧,宝宝已经起来了”

“宝宝饿了啦,我要吃煎蛋哦,快开门啦大懒虫”

纳兰获和蓝蕼本不睱顾及,他们的动作越来越激烈,直到将浊全都泄在蓝静仪体内,他们才将昂扬从她身体里抽出来,两个人穿好衣服去开门,抱起纳兰琰下楼。

纳兰葎从沙发上站起来,走近蓝静仪,俯下身亲吻她的房和身体,坚硬的分身紧紧地抵着她,“碍眼的人终于走光了”他的唇在她身体上游移。

纳兰获破天荒进厨房去做煎蛋,蓝蕼将妈的活全部揽过来替纳兰琰擦脸,收拾衣服,纳兰琰梳着两条长长的辫子,穿着粉红公主裙从洗浴室里跑出来迫不及待地坐在餐桌上,待歪头看到厨房里忙活的纳兰获时,扬声抗议。

“我不要吃大爸爸的煎蛋,我要二爸爸给我做,我要吃二爸爸的煎蛋”纳兰获和蓝蕼无奈地对看一眼,耸肩摊手。

这顷,纳兰葎将巨鞭对准那旖旎水漾花,挺身进入,恰在此时门砰地被撞开,纳兰获从床上将纳兰葎拽了起来,“快去给宝宝煎蛋,我们两个的她都不要吃”

纳兰葎呻吟一声,下体因为不满足而传来阵阵疼痛。蓝静仪坐起来安慰他,“快去吧,以后我们还有时间”,纳兰葎恨恨地穿上衣服,下楼去了。他的胯间还支着小帐篷,看着他下来,蓝蕼扫过他的胯间,幸灾乐祸地向他挤眼,纳兰葎瞪回去。纳兰琰早扑过来搂住他的脖子,“二爸爸,琰琰要吃你做的煎蛋,大爸爸和三爸爸做的煎蛋好难吃,简直是想谋杀宝宝可爱的嘴巴啦”,温软香甜的小身子一入怀,一句童声童语软软的夸赞,立刻让纳兰葎的愤怒全部消除,他心甘情愿地捊胳膊挽袖子走进厨房,给他的小公主做早点。

晚上

灯光柔和,壁挂的屏幕上放着柔情蜜意的文艺影片。硕大的沙发上,蓝静仪身穿白色的家居服靠在纳兰获怀里,纳兰获的长臂占有地圈着她的身体。蓝蕼则斜坐在沙发上,头轻轻靠在蓝静仪的大腿上,纳兰葎坐在地板上,身子在蓝静仪打开的大腿之间,蓝静仪的手指轻轻触着他的头发。

电影情节轻松温馨略带搞笑,四个人不时发出愉悦的笑声。客厅的另一边,纳兰琰小而短短的身子正坐在地板上搭她的积木,积木越搭越高,终于到了她理想的高度,她欢呼一声。

“哇,琰琰好啊,积木搭的好高呀”扭头,爸爸妈妈都未呼应她的欢呼,而是亲密地守在一起看他们的电影。她摇摇摆摆地走过来。

“妈妈,我搭的积木高不高”

“很高,宝宝真”蓝静仪她的小脸,“再接再励哦”

“不要,宝宝要和妈妈比赛,妈妈现在就去搭积木,看看有没有宝宝搭的高,爸爸做裁判”蓝静仪已经被纳兰琰拉起来,拉到积木旁。蓝静仪扭头看看那三个人,他们都向她无奈的耸肩,她认命地拿起地上的积木。

纳兰琰拍拍她的肩膀,“妈妈努力哦”,然后像个小球一样滚到沙发这边来,四肢全用地用力爬上沙发,一下子躺倒在纳兰获怀里,还用小手拽过他的胳膊搭在她身上,她又拍拍自己又胖又短的小腿,“三爸爸”意思是让蓝蕼躺在她腿上,蓝蕼遵命,哪里敢真躺,自己支着脖子,头发倒是贴在她的腿上,纳兰琰又扳过纳兰葎的脑袋,夹在她两只小胖脚丫中间,胖胖的小手搁在他的头顶上,手指还不老实,揪的纳兰葎呲牙咧嘴。她现在的姿态,俨然一个小蓝静仪的样子,还装模作样地像蓝静仪一样看电视屏幕,本来看不懂,却偏要学他们方才,隔一会儿笑一下,装出来的大人的笑声简直三个男人汗毛倒立。

他们只得维持着姿势,尤其是蓝蕼和纳兰葎苦不堪言,蓝蕼不仅要躺着,但头还不能枕在纳兰琰腿上,整个脖子都僵疼了,纳兰葎要不断忍受着纳兰琰的“蹂躏”

纳兰琰却自得其乐,舒服地大仰八叉地看她的电视。蓝静仪扭头看她这个样子又好气又好笑,接收到他们求救的信号,她无奈的耸耸肩,意思是她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

晚上

十二点好容易千哄万哄,纳兰宝宝才肯跟着保姆去隔壁卧房睡觉。这房内,四个人刚刚预热,四p的姿势刚入港,那厢门砰地被纳兰琰的魔手推开。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