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道:“没错,何家是有这个传统,记得我刚嫁过来的时候,没少被晓梅她爷爷整,要不是他死得早,晓梅也跑不了,结果便宜她爹了!对不起,建平,我不是有意气你!”

老孙摆手道:“没关系,我也不吃亏。他肏我媳妇,我也肏了他媳妇不是,外加开他外孙女的苞,这买卖合适。”李红偷笑道:“这关系真乱!”

卢善邻意犹未尽地说道:“何止是乱,辈分至今也搞不清楚。继忠是他爹还是他爷种儿,我现在也说不清楚,怀晓梅的时候,她爷爷已过世,可以肯定是她爹的种儿,继良也是。”

老孙道:“别扯太远了,先说说弟妹着肚子里子是谁的种儿吧!”卢善邻道:“应该是继良的吧!”李红道:“我觉得也是,不过也不敢打包票。大哥爷仨都弄过,也没少内射,不好说啊!”卢善邻道:“反正都是自己的种儿,管他是谁的呢!”老孙呵呵笑道:“妈要是还能生,我倒是愿意给您种上,”卢善邻也笑道:“我老了,肏肏还行,要生只有找红红了,预定上下一胎!”李红媚笑道:“只要姐夫愿意,我随时恭候!”

老孙坏笑道:“别急,一会儿姐夫就给你整流了,然后再种上,气死继良。”李红大声浪笑道:“就怕姐夫力不从心啊!”三人无所顾忌地调笑,逐渐起性,难以自持。老孙一把拽过李红,三两下扒光她的衣服,抱入怀中,抚摸着凸起的小腹,低头深吻。卢善邻也光着身子靠上来,挺着乳房摩擦老孙的臂膀和背部助兴,淫声不断。老孙一手握着李红格外丰满的乳房,一手顺着小腹下滑,直探桃源,发现早已是春水泛滥。他竖起中指,熟练捅入,发力钻探,乐不思蜀。怀孕的女人性欲更旺,李红抓住老孙的手,使劲帮他往自己屄里捅,嘴里叫喊着:“姐夫,使劲啊!捅烂红红骚屄,痒死了!”

老孙嘿笑道:“急啥,要是不过瘾,姐夫拿啤酒瓶搞你,立马让你早产!”卢善邻听得有点担心,忙道:“可别,要捅你捅我,保准多大的家伙都能吞下去!”老孙边捅边说:“妈,你那老屄啥物件没见过,酒瓶子可不好使!改天我整条藏獒来,一准肏窜了你!”李红一旁打趣道:“是啊,瞧咱妈那浪劲儿,儿子孙子女婿都不好使,就欠狗肏!”

卢善邻半生气地说道:“嘿,你个小浪屄,妈帮你说话,你却不识好歹!有狗也先肏你,射一肚子狗精,下一窝子狗崽!”李红知道老孙爱听骚浪话,便放肆地骂道:“老浪屄,狗都不肏你,活着还有啥劲儿!”卢善邻故意配合李红道:“你个狗肏的小婊子,找打是不是!”

老孙何等精明,哪能不知婆媳配合起来哄自己高兴,可定必有所求,估计是想弄点钱。他不在乎钱,可也不愿轻易答应对方,先好好戏弄羞辱一番再说。何家人个个肮脏无耻,早就乱成了一锅粥,李红肚子没准是谁搞大的呢,自己有何必可怜他们,今天一定玩过痛快!

老孙把话挑明道:“妈,你们婆媳脸俩装的还挺像,糊弄我呢!有事现在就说,过期作废!”卢善邻愣愣道:“也没啥事,你先肏了红红,咱一会再说。”老孙瞟瞟卢善邻道:“肏完我可就不认了,穿上裤子走人!”卢善邻赶忙用大奶子贴紧老孙,媚笑道:“别价,妈的屄还痒着呢!”老孙不耐烦地说道:“啥事,快说!”卢善邻瞅瞅李红道:“红红,要不你说。”李红道:“妈,还是你说吧!”

卢善邻没多想,望着老孙说道:“好女婿,继良的单位效益不好,半年都没发工资了。我合计着给他买了车开出租,可惜手头没这么钱,只好求你帮帮忙了!”

老孙有钱,买辆出租车小事一件,可也不能答应的太痛快,先掉掉她们的胃口再说。他无所谓地笑着说道:“帮忙没问题,不过这钱是借呢还是投资呢?”李红见老孙肯帮忙,高兴说道:“借就成!”卢善邻老谋深算,瞪了李红一眼道:“借啥,你姐夫能在乎这点钱,就当是赞助算了!”

老孙微笑道:“妈,俗话说亲兄弟明算账,这钱我不能白仍啊!”卢善邻道:“继良的媳妇都让你肏了,咱能叫白扔呢!”老孙撇撇嘴道:“她能值一辆车钱,全是最贵的婊子也不成啊!”李红故意撅着嘴推了老孙一把,嗲声嗲气地说道:“姐夫,咱比喻呢,我还不如一个婊子啊!”老孙暴捏她的奶子道:“不是不如,而是真不如。”李红扭着腰道:“讨厌死了!”

卢善邻清楚老孙是在拿一把,便道:“好女婿,你说到底要咋着才肯帮忙!”老孙先命李红起身,跪着给自己口交,然后对卢善邻说道:“妈,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看看有没有诚意!”卢善邻不知老孙啥意思,问道:“啥问题啊!”老孙盯着卢善邻问道:“继良到底是谁生的?是你?还是晓梅?”卢善邻不敢看老孙,犹豫着说道:“当然是我了!”

老孙冷笑道:“姐弟俩相差十大几岁,唬谁呢!不说算了,走人!”说罢,起身推开李红,就要下炕穿鞋。李红急忙揪着老孙的鸡巴不放,同时冲卢善邻道:“妈,你就说实话吧,屋里都不是外人!”卢善邻叹口气道:“是晓梅生的,她爹的种儿!对外说是我生的,继良也不知道。”老孙点头道:“我就知道猜的没错,晓梅看继良的眼神都不对,问她几次都不肯说,这个臭婊子!”

卢善邻连忙说道:“别怨晓梅,她也是没办法啊!她爹的脾气你也知道,肏起闺女来不管不顾的,怀上了不让做人流,非要生下来不行,我也管不了啊!”老孙又问道:“他不让晓梅嫁给我,是不是这个原因。”卢善邻道:“也不全是,是想留在身边多肏几年。”老孙冷笑道:“老淫棍,要不死得早,我现在立马找人阉了他!”

卢善邻光身靠近老孙,抱歉似地说道:“建平,消消气,别跟死人生气了!你看继良的事儿……”老孙摆手道:“这气儿我一时半会消不了,想让我帮忙就看你的表现了!”卢善邻道:“你说吧,啥都答应你!”

老孙道:“你给继良打电话,我给晓梅打电话,让两人都过来,把关系挑明了。然后你们三加上李红,当场表演性交,我看舒坦了,这事儿就成了,怎么样!”

卢善邻面露难色道:“建平,这也太……”老孙道:“不同意没关系,我现在就走,以后决不登门!”李红当然不肯,直接把身子往老孙怀里偎,摇头道:“姐夫,千万别走,我代咱妈同意还不行吗?”老孙冷哼道:“继良是我媳妇生的,你还敢叫姐夫,想想该叫啥!”李红天生淫贱,立即改口道:“公爹,肏红红吧,就当是补偿了!”

老孙斜瞅卢善邻道:“你怎么说?”卢善邻也知此事无法再遮掩,无奈道:“好吧,就照你说的办?”老孙又道:“把继忠一家也叫来,做个见证。”卢善邻见事已至此,只好同意。

随后,老孙敞开劲儿暴肏李红和卢善邻,整整干了三小时,完事到头就睡,为晚上的见证会恢复体力。

第六章

晚上八点,继忠一家四口先到,来前也不知道啥事,见了老孙都客气打招呼。何继忠在市轴承厂工作,车间副主任,妻子姜艳跟他一个单位一个车间,是调度员。两儿子何宏刚何宏强是双胞胎,长得有七分像,明年同上高三。老孙出手大方,见面就给兄弟俩每人一千块,让他们自己买礼物。姜艳这个当妈的看着嫉妒,但也不好意思开口要,猛夸老孙有本事,生意做得大,认识人又多,可比何继忠当什么破车间主任强多了,而且还是个副的!

老孙怎能听不出姜艳的话外之意,笑着说道:“嫂子,我大哥也算是车间的中层干部了,怎能说没本事呢,以后肯定能当上厂长!”

姜艳冷哼道:“就他,副主任都当了七八年了,连个正的也混不上,还想当什么厂长,做梦吧!两孩子眼瞅就要上大学了,学费愁死人啊!”何继忠听着不高兴,也看不惯媳妇奉承老孙,沉着脸说道:“瞎叨叨啥,也不怕妹夫笑话!”姜艳白了老公一眼道:“啥叫瞎叨叨,都是实话。”

老孙想笼络住何继忠和姜艳,今晚的事儿不愁继良和晓梅不就范,便劝道:“大嫂,我大哥也有他的难处,工厂里也不好混,上边没人别想升职。孩子上大学要是有困难,大哥大嫂尽管开口,我自信还能帮上点忙!”

何继忠不愿令老孙的人情,姜艳抢先说道:“那敢情好,嫂子就不客气了!”老孙道:“一家人还客气啥,有困难照直说!”姜艳道:“眼前就有个事儿,不知妹夫肯不肯帮忙?”老孙道:“嫂子尽管说。”姜艳道:“我想调调工作,去厂劳资处,关系都找好了,就差送礼了,可手头紧点,不知妹夫肯不肯帮忙?”

老孙呵呵一笑道:“没问题,需要多少?”姜艳看看何继忠,没多想便说:“至少要三万块。”老孙挥手道:“送礼的事儿不能小气,我先给嫂子五万,不够再说。”姜艳喜不自胜道:“五万就够了,我保证一定还上。”老孙摇头道:“还什么还,就当我孝敬嫂子了。”姜艳拿手捅捅何继忠道:“你是个死人啊,还不谢谢咱妹夫。”

何继忠虽然看不惯老孙财大气粗的劲儿,但白拿五万他如何不乐意,便堆起笑脸道:“妹夫,大德不言谢,以后有用得着大哥的地方,只管开口!”姜艳讥讽道:“妹夫多大本事,用的着你帮忙,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老孙看时机差不多了,故意叹口气道:“大哥大嫂,我今天还能有事请你们帮忙。”

姜艳与何继忠同时一愣,异口同声地问道:“啥事啊?”老孙也不隐瞒,把继良和晓梅的事一五一十都说了,连带自己的要求。何继良对此多少知道一点,姜艳却是头次听说,惊讶道:“继良真是晓梅生的?”老孙故作痛苦地点点头道:“不信可以问咱妈?”

姜艳立刻道:“不用问,我相信妹夫。晓梅也太不要脸了,这事也敢瞒着妹夫,今晚我这个当嫂子要好好说说她。放心吧妹夫,今晚有嫂子我在,晓梅不想人认继良也不行,母子俩还得当场肏屄让妹夫出气,必须的!”

何继忠觉得老孙此事做得有点绝,有心劝阻道:“母子相认就行了,我看就别肏了吧,怪欺负人的!”老孙没吱声,姜艳立知其意,当场反对道:“不行,必须肏,还要内射,咱妈也跑不了,都有责任!”何继忠感觉媳妇热心的有点过分,低声斥责道:“何家的事还轮不到你插嘴,滚一边去!”

姜艳可不是省油的灯,冷笑道:“心疼妹子了是吧!继良该不会是你的种儿吧!”何继忠当然也肏过何晓梅,但那是后来的事情了,跟继良没关系。他恼怒的抬手要打姜艳,怒骂道:“你个臭婊子,看你还敢胡说!”

老孙伸手拦阻道:“大哥,你给个痛快话,今晚支持你可怜的妹夫不?”何继忠也进退两难,知道开罪老孙,姜艳调动工作的事就泡汤了,无奈咬咬牙道:“好吧,别太过分就行,毕竟是一家人吗?”

这时,何宏刚和何宏强听到父母的吵架时,一同走进里屋,询问出啥事了?何继忠没说话,姜艳却如实地告诉了俩儿子。何宏刚当即兴奋地说道:“好啊,小叔肏大姑,刺激啊,我要看!”

何宏强也附和道:“不但要看,而且要肏,亲自参与!”何继良骂道:“滚蛋,大人事儿小孩子啥掺和啥!兄弟俩被姜艳宠坏了,毫不示弱地道:“强强,先别走后门,妈怕疼,插屄,听话!”

老孙也说道:“宏强,听你妈的话,一会儿再走后门,钱少不了你的!”何宏强点点头,探手扣住老妈的大黑屄,手指一阵飞捅,掏出浪水,随后挺枪刺入,大力抽插起来。何宏刚也不闲着,大鸡巴直往老妈深喉捅,搞得姜艳直翻白眼,呜呜地叫个不停。老孙点上一支烟,惬意地欣赏,今晚就是要折腾老何家的人,不让他们乱个通透绝不摆手,一出心中多年来的闷气。他掏出手机,先拍照后摄录,留作纪念。

屋里娘仨肏得正欢,卢善邻挑帘走了进来,先瞅瞅炕上的母子三人,接着走到老孙身边,低声说道:“建平,晓梅和继良都来了,你看怎么办?”

老孙抽着烟说道:“让他们先等着,你把该交待的都交待好,我不会重复第二次。还有,继忠好像不太高兴,你这个当妈的劝劝他,到时别惹我生气,不然大家都不好过。”

卢善邻答应道:“明白了,还有什么要求吗?”老孙想想道:“晓梅和继良搞完了,你和李红也要上,玩群p,听明白了吗?”卢善邻点头刚要离开,老孙突然又叫住她道:“你出去把继忠喊进来,我有话对他说。”

不一会,何继忠走了进来,看到妻子跟儿子为老孙表演乱伦性交,心里格外不是滋味,却也无可奈何,谁让自己人穷志短呢!他脱鞋上炕,尽量不去看妻子和儿子,抬头问老孙道:“建平,你找我有事?”

老孙递给何继忠一根烟,为他点上说道:“大哥,你这俩儿子功夫不错,看把嫂子伺候的,都快美死了!”何继忠知道老孙是在为刚才自己摔脸而去的事报复,也不知该说啥,含糊道:“都是他妈给惯得,不知道好歹!”老孙瞅瞅何继忠道:“大哥,你这是在说我吧?”何继忠连忙摆手道:“别误会,建平,我绝对没这个意思。”

老孙道:“那就好。我也没什么事,就是一个看怪没意思的,所以把大哥请来,一起观赏,没意见吧?”何继忠清楚老孙的意思,不就是当面羞辱他们一家吗,妻子和儿子们肏屄他也不是第一次见了,无所谓,便道:“没意见,你嫂子就好这一口,宏刚宏强打小就肏她,我都看习惯了。”老孙问道:“打小时多大?”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