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5 一命抵一命(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你怎么会知道这么多?”流云依旧对眼前这个人抱着警惕的态度,不让他靠近自己和柳晗月分毫。这个男子,虽然曾经是纯阳门少主,却也是一个傲慢无礼的贵公子般的人。流云以前见过他和叶无涯争斗,也见到过他跟莫问争风吃醋。宿飞鸾这个人,虽然长得相貌堂堂,却仗着宿昊苍是纯阳门掌门人,自己是他的儿子,一脸傲慢。流云一开始就不怎么喜欢他,况且,他还难为过莫问,这边更加让流云将他纳入自己敌人的范畴。

“没想到吗?呵呵,我这一切,可都要拜小师妹所赐啊。”宿飞鸾却也不着急,虽然知道流云在拖延时间,但是却更加确定,如今的两个人,不过是砧板之肉,瓮中之鳖,逃也逃不掉了。

“大……大师兄,你,你是什么意思?”柳晗月觉得自己今天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吃惊连着吃惊。她真搞不懂,是因为自己知道得太少了吗?这么一想,柳晗月才开始怀疑莫问的身份。当时自己因为和庞家的婚约而逃出家门,爹爹追来,最后却被莫问设法弄走了。之后也没有再逼迫过,莫问是怎么做到的?说起来,庞家当时的势力,也是不容小觑。虽然如今已经树倒猢狲散,可当初,庞妃得宠,庞太师得势,他们柳家,根本就惹不起庞家。这样看来,莫问,到底用了什么方法,才使得庞家就范?

“小师妹,不用想了,还是让大师兄来告诉你吧。”宿飞鸾更加得意地笑着,他了解柳晗月,这个大大咧咧没头没脑的小师妹,通常做事没什么太大的脑子,更没什么城府心机。而自己过去,也欠缺这些,不过这些经历,这么些年的经营,他已经学会了很多东西。甚至可以不惜一切代价,活得李蓉蓉的信任,同时又得到赤焱派的认同。若非走投无路,他想自己也定然不会做出这等事情的。

“你深爱着的西夏驸马,那可不是一般的人。”听着宿飞鸾左一个驸马,右一个驸马,流云和柳晗月都觉得浑身不自在,心中也十分难过。这件事情,无论原因是什么,对于两个女子来说,都是一个不小的打击。“要是他当初顺利回京,跟那个人相认了,说不定,你们两现在都是王妃了。不过,可惜啊,虽然那皇上有心,你们这个驸马却似乎很不愿意。所以最终你们两个才落到如今流浪奔波的地步,啧啧啧,真是可怜啊。”

“臭流氓?你说臭流氓是?”柳晗月听到宿飞鸾这么说,觉得简直不可思议。一个土匪寨里的土匪,居然会是皇家子嗣。自己本来是三个人中,身份最高贵的千金小姐,如今看来,这个莫问却是更胜一筹了。柳晗月心中的谜团都解开了,她终于知道了为什么庞家会不再追问她的婚事。也知道了为何莫问身边有那么多人保护,而且个个武功高强。更明白了为什么雪山派也会出面,叶无涯对他更是百般迁就。

流云却是没什么太大的表情变化,这件事情,她早已猜到。从包拯在听说莫问生死不明的时候,她便猜到一二。这些保护莫问的人,在莫问失踪后,便都撤了回去,自然是听命于人的。而像四老那样的人物,武功到达先天之境,四个人又各有所长,更是难得见到的人物。流云小时候听奶奶说过,有一个组织专门为皇家办事。里面的杀手,个个都是精英。想必,说的便是他们这些杀手了。

宿飞鸾见流云并没有表现出太大的惊讶,难免有一点失落感和挫败感:“怎么,似乎云姑娘很早就知道这件事了?”

“哼。”流云冷冷地看着他,知道他不怀好意,“我知不知道,与你无关。你这次来,一定不会这么简单。你想做什么?”

“爽快!”宿飞鸾没想到这个女子居然这般直接,倒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看来这些年,这个丫鬟倒是成长了不少,学会了很多东西。“云姑娘果然是爽快人,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妨直说了,反正你也是聪明人,即便我不说,你也明白。”

“废话少说。”流云看着宿飞鸾诡异的笑容,不禁全身都是鸡皮疙瘩。虽然自己也没有把握,但是也得搏一搏了。宿飞鸾如今瘫痪,武功什么的肯定不行。但是他既然敢这样一个人出现在自己面前,就一定有什么人在暗处,或者已经设计好了什么陷阱,要么就是他有中,有自己想要的东西。

“云姑娘的性子可是越来越急了啊。”宿飞鸾依旧不着急,缓缓地整理了一下衣衫,“冤有头,债有主。一命抵一命,当初若不是因为你们,我也不会落得如此下场。你们可知道,这些年,我和父亲苦心经营,做出了多大的牺牲才得到百花公主的信任,后来又是经过多少波折,才潜入到了赤焱派中。这些,我都要从你们身上,一点一点地加倍讨还。”宿飞鸾这么说着,表情却是诡异地令人作呕。流云实在是不想见到他那张扭曲的脸,便将目光移向别处。

树梢头上,有人影晃动的迹象。果然吗?流云看着树梢被碰触过后留下的痕迹,他是要杀了我们吗?还是说,会让我们生不如死?这暗处的人,又是谁?流云心中升起重重疑云。

“大师兄,你不要这么执迷不悟了。”柳晗月却仍旧不相信,宿飞鸾会变成这个样子。“大师兄你不是这个样子的,你醒醒,快醒醒啊。你怎么可以跟百花公主勾结在一起?你难道不知道吗,李元昊称帝了,大宋和西夏,已经是正面敌人了。”她不相信,依旧不相信宿飞鸾会这般做一个卖国贼。

“称帝?我当然知道。若不是我出计谋,让百花公主嫁了你那深爱的人,有了他的支持,西夏的武将才有了着落,李元昊又怎么敢轻易称帝?”宿飞鸾嘲讽地看着柳晗月,这个女人太笨,居然还妄想来说服自己。“如果说我卖国,那么你深爱着的那个驸马,岂不是要被万人唾骂?”

流云听到他这番话,心中极其难受。她决不允许有人这样说莫问,绝对不允许!

拔剑出鞘,一个箭步直冲过去,流云一剑直刺宿飞鸾。柳晗月见到流云突然这样的行为被吓得愣在那里,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剑气冲破四周屏障,将地面的枯叶卷起,宿飞鸾却是一动不动,毫不在意的样子。流云见到他这般模样,更是生气,加快速度,剑尖直指他的喉头。近在咫尺,流云却是觉得自己动弹不得。剑尖贴在宿飞鸾的喉咙上,流云却是怎么也使不上力,更刺不进去。她觉得自己被生生定住了,动也动不了。

“云儿姐姐,小心!”柳晗月眨眼反应过来,发觉流云被三个人在三个方向定住,一动不动,心中大惊,为流云担心不已。

“小师妹,我可不想跟云姑娘玩儿。你懂的,我只想要你,其他人,对于我而言,都是可有可无的。”宿飞鸾软硬兼施,连蒙带骗,温㊣6和地对柳晗月说到。

“月儿妹妹,不要相信这个畜生说的话!他不会信守承诺的!”流云赶紧阻拦着。

“云姑娘啊,你这张嘴说出来的话,我实在是不喜欢。”流云身边一个蒙面人便掏出一块布,塞进流云嘴里,不让她说话。

“小师妹,你是知道的,一命抵一命,你自己看,是你的命重要呢,还是云姑娘的命更重要?”宿飞鸾坐在轮椅上,十分满足地看着柳晗月,“还有啊,大师兄的耐心,可是有限的,你可要抓紧时间啊。”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