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缘到_分节阅读_13(1 / 10)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莫老眉mao跳了跳,嘴角chou搐着道:“薇少主的文学修养,真是大有chang进。”

“过奖过奖。”唐芦儿x巴巴地回了一句,就转头看着这chang得不像话的走廊,再看那边夜se中灯火辉煌错落有致的亭台楼宇,心里感叹,这白月主城也不知顶副城几个,大得让人有些恐怖。

约过了一刻钟那样,才总算走到唐老太的寝屋前,莫老才推开men,唐芦儿就感觉里头香雾浓得呛人,她一边皱着眉头抬手挥着眼前的烟雾,一边道:“什么x这是,这烧的什么香!”

“老太婆体内的毒,光靠内力已经压制不住了,这些香是补助作用,别担心,这香没毒,就是呛了点,习惯就好,如今那老太婆享受着呢。”莫老领着她一边往里走一边道,果然,才说着,唐芦儿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略有些嚣张地道:“你这边nie得xx点,你去外看看,是不是那老头来了,给我轰出去,我今晚不耐烦看到他。”

一位dainv从里面出来了,莫老朝她招了招手,唐芦儿只觉得心头很ji动,连呼吸都有些重了,加上这满屋的烟,实在是让人忍不住要内牛满面。

随莫老进了里间后,就瞧着那镶着象牙铺着锦绣的美人榻上,唐老太半阖着眼,像个太后娘娘似的侧身躺在那,身边或跪或站着三个貌美的dainv给她nie筋捶tui。

“老身今日不想教训你,你从哪来滚回哪去,记得关men,烟都被你nong散了,明儿多送点香过来,还有,今晚的菜太淡了,是买不起盐还是怎的!叫我怎么说你们这一个个,我口sui都费多少了,怎么就没个心思灵巧的!”唐老太知道莫老进来了,既不动,也不抬眼,只是不屑地道了两句,那气焰嚣张得让唐芦儿佩服得五体投地。

“今晚就给你送个心思灵巧的过来了。”莫老呵呵笑了一句,这段时间,他已经被唐老太数落得**木了。周围的dainv也都知道,这是个修炼了千年的母夜叉,千万不能招惹。她要是打了你左边脸,你得赶紧恭恭敬敬地把右边脸给送上去,不然下一刻自个去照镜子,保准会认不出自个来。

唐老太没兴趣地冷哼一声,只是声音才从鼻腔里发出,就听着个傻不拉几的声音往她这喊了一声,“naianaia!”

唐老太微怔,这才抬起眼,转头一看,可不就是那傻丫头嘛。

“哦,回来了。”唐老太依旧躺在那美人榻上,只是微换了个zs,然后朝唐芦儿道,“来来来,你给我nienie腰这,这几个废物,全是木头疙瘩,没一个nie得准的。”

莫老一笑,就朝那几个dainv打了个手势,让她们全都随自己退了出去,并xiao心关上men。

“naianaia。”唐芦儿坐到唐老太身边,仔细看着唐老太的脸,心头又是难过又是开心。naianaia比她走的时候瘦了好些,不过jingg神看着还不错,而且刚刚听她说话那语气,还是跟以前一样,这一点让她放心了不少。

“怎么还是这么没出息,动不动就眼红,你是属兔子的!”唐老太瞥了她一眼,又上上下下打量了她一会,便撑着身子坐起来问了一句,“脚上的伤都好了?”

“嗯,早都好了。”唐芦儿一笑,忍不住靠上去抱住唐老太的胳膊道,“还是在naianaia身边好。”

“去去去,多大了都……”唐老太假意推了她一把,就任她在自己身上赖着,“白苏跟你回来了?而且你还跟他要chenqing了?”

“嗯……”唐芦儿将脸靠在唐老太身上,闷闷应了一声。

“那xiao子呢,怎么说的?”

唐芦儿知道她问的是上官钰,沉默了一会才抬起脸低声道:“他说他会阻止的。”

唐老太盯着她道:“你知道他会怎么阻止吗?”

“不是很清楚。”唐芦儿摇了摇头。

“那就是大概知道了。”唐老太挑了挑眉。

唐芦儿叹了口气,慢慢放开唐老太的胳膊,坐起身看着唐老太道:“naianaia,你其实早就知道以前的事,早清楚他们和我之间的恩怨了是吗。”

唐老太没说话,只是眯着眼看了唐芦儿好一会,才淡淡道了一句:“看来你也都知道了。”

唐芦儿不解道:“naianaia怎么不问我打算怎么办,站在哪一边?”

唐老太不屑地哼了一声,抬手敲了敲她的脑men道:“你一抬pigu我就知道你想放pi,还用得着问。你这丫头x,向来没什么野心更没什么志向,人呢,又整个mimi糊糊的,有时吃了亏还以为自个占了便宜,不过至少有自知之明,心里也清楚自己想要什么,这就够了。”

唐芦儿这下可真是mi糊了,愣了愣才xiao心道:“naianaia您刚刚那话,您再给我翻译翻译,解释一下你的中心意思中心思想。”

唐老太恨铁不chen钢地在她脑men上拍了一下:“你就不能有点chang进!”

“矮油,那不是在您跟前嘛,您都修炼多少年了,我这才学习了几年x。”唐芦儿rou了rou被拍得响亮的脑men嘟囔道。

“会贫嘴这点你倒是ting能的。”唐老太横了她一眼,然后朝自个腰上拍了拍,唐芦儿忙往那nie去,唐老太这才道,“有得必有失,你心里不必太过介怀,既然站到那边了,就别犹豫。再说白月城这里,被朝廷打压是迟早的事,这事没什么对错,我杀你你杀我,总归这天底下谁的拳头大,谁就能过得sufu。白苏不会乖乖在这待着,白玥也不会相信仅仅凭你,就能将白苏压制住,你就等着看他们会做出什么事来吧。”

“可是昆仑果白苏还没给我呢,他说得到chenqing那日才能给。”唐芦儿皱了皱眉,“要是他们提前打起来了,咱们怎么办?”

“我若估计得没错的话,这事x,应该也是等到你俩chenqing那日才会爆发出来,你乖乖等着就是了。而且,哼,我看着这白月城里头,可不止他们两派,chang老团那边怕是早不满意眼下这情况了。”唐老太说着又换了个zs接着道,“现在你把你这一个多月的事跟我说说。”

唐芦儿愣了一愣后,才开口将自己这段时间所经历过的事大致说了。

“xue洗白月城吗。”唐芦儿说完,唐老太轻声念了一声,难得叹了口气,“隐忍潜伏了这么多年,公和si一块算,他也算是难得了。”

“naianaia……”唐芦儿有些迟疑。

“丫头,这些事的决定权不在你手里,你只是个微不足道的棋子罢了,有点用处,但是用处并不大。你外头那些名声,其实都是他们有意鼓吹出来的,那就是个泡沫,到时一戳就破。”唐老太说着就看了她一眼,“你做不了什么,任何事也不会因为你而有大的改变,男人的世界,仇恨的根深蒂固,不是你能想象的。”

唐芦儿垂下眼,良久才道:“我知道了。”

“行了,太晚了,你回去吧,我也要休息一会了。”唐老太说着就换了个zs,略有些疲惫地道,“你出去唤那几个木头人进来。”

“今晚就让我在这吧,我陪您xx。”唐芦儿说着就又抱住唐老太的胳膊笑嘻嘻的道。

“赶紧滚,你呼噜声那么大,打算让我失眠一晚上呢!”唐老太说着不客气地在她身上拍了几下,然后一脸不耐烦地赶她走。

唐芦儿腻了几下后,总算在唐老太发飙前逃了出来。

深呼吸了一下外面清飞的空气,她觉得肺部好受了些,随后笑了笑,唐老太就是知道她在这香雾缭绕的房间里待着不会sufu,所以才没留她在那过夜,且连话都没多说。

唐芦儿吐了口气,给自己打了打气,然后bang让旁边的dai从带路往梅殿那去了。

幸好梅殿离唐老太这不远,就在边上,不到半刻钟就到了。

殿内已经侯了很多dai从,瞧着她回来后,皆肃穆行礼。唐芦儿看着这点了无数蜡烛,亮如白昼的大厅,再看那一个个跪在地上的dai从弟子等,茫然了一会,就让他们都退下,她要休息了。

“姑娘要**去沐浴一番?”进里寝屋后,白镜bang她更衣时问了一句。

“不了,这都多少点了,泡出来得天亮了吧。”她叹了口气,说着就看了白镜一眼,低声问道,“洛城那边,有什么消息吗?”

“刚刚传来消息,副城里的梅香殿爆炸了,死伤人数不详。”

第175章出嫁日到

唐芦儿愣在当场,好一会才道:“既然有消息能送回来,起码是知道王爷没事的吧。”

白镜看了她一眼,低声道:“虽不十分确定,但应该是这样的。”

唐芦儿坐到chuang上,两手无意识的mo了mo自己的膝盖,愣愣地想了好久,又道:“梅香殿那,是白苏特意准备好的?”

“显然如此。”白镜淡淡应了一声,将唐芦儿换下的衣服收拾好,又检查了一下纱灯里的烛火,然后道:“姑娘歇下吧,我该出去了,夜里外头有四名dainv候着,姑娘有事只管唤一声便会有人进来。”

“等一下。”唐芦儿忙叫住她,“那兵器火炮的事,到底是如何了?你可知道?”

“或许已经发现了,如果琉璃殿内真藏有那些东西的话。”

“听你这么一说,白苏,是不是,故意这么做的?”唐芦儿迟疑着道,“如果他一早就知道了我的打算,完全是可以避免这事的,要说是只为了劫杀王爷的话,也说不大通”

“估计苏殿主觉得,能杀就杀,杀不了的确话,也可以就此事嫁祸他人。”

“嫁祸给谁?”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