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68章 二尾红丸(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走廊昏暗,空无一人的走到纸上想着一阵凌错的脚步声。

“萨姆依,出来接人,不然等等发生什么事我可不管!”一脚踹门,鸣人便是一声大吼。有点僵硬的将几乎是与树袋熊一般,挂在自己脖子上的由木人推离了自己寸许。那原本便诱人无比的体香夹杂着酒味,刺激人鼻。

“我还想喝……”

“行,行,没问题。”关上才房门,这里已经是自己的地盘,自然不需要再顾及那么多。低身直接将由木人横抱而起,直接扔上沙发。由木人的身材虽然不如萨姆依那般火爆,却也曲线玲珑,特别是如今在晚礼服的勾勒之下,更显诱【惑】,玉【体】震动之际,一阵汹涌澎湃的视觉压力骤然攻来。房间明明没有燃起炉火,但鸣人却明显感到自己的体内温度被凭空灼烧、生生提高了几度。

“萨姆依?”一把推门打量这狭隘的房间,内里却是空无一人。

“?!该死,这时候死到哪里去了……”嘴中低声暗骂,还不待鸣人有所设想,身后一阵窸窣摩擦的声响自极近处传来,一具散发着无穷热气的柔软躯体如无骨软蛇一般缠绕而上。

“好晕……还——有点热,诶……”才一转脸,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因布满红晕而妩媚妖娆的精致脸蛋,软声软气的说话方式如猫咪挠痒,最后那一个不经意的酒嗝更显可爱之意。

顺势揽住似乎有点站不稳的由木人,入手的温润女【】体出乎意料之外的火热……不,更加详细来说,应当是灼热。眉头一皱,双手用力将小猫咪定住,鸣人低头凑向由木人那同样不已经被红晕所占领的泛着红芒的光洁颈脖。一嗅之下,鸣人神色顿变。

“我日,搞什么玩意!”他瞬间失声脱口而出。

骂娘,这是他第一的反应。

鸣人自己有一定程度的医疗忍术的知识,自然分辨得出由木人此刻的状态并不正常。这种体温,即便是饮了酒,也不可能去到这种程度,而且这种体味……

细想起来,当时就会之上,第一个想自己敬酒的就是伊藤博文,记得当时自己还在纳闷为什么当时对方的神态如此内涵,有种说不出来的玩味与龌龊,而现在,总算是明白了,这【狗】日的是下了【春】药。

“【妈】的。”如果现在伊藤博文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话,鸣人无法想象自己会不会因为恼火而将这伙焚烧殆尽。失神之际,连挣脱掌控,再度缠绵而上,此刻正用一双酥【乳】不断摩擦自己胸膛的由木人也没有去顾及。

能够成为人柱力,足以说明由木人天分的过人。而且不仅如此,拥有过人实力的同时,由木人的样貌,也同样不能让人忽视的亮点…………手掌中那条水蛇所传来的惊人弹性、胸膛上传来的柔软感触,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这女人除了是人柱力以外,还是一个迷人的尤【物】。

而面对这么一位让人垂涎的美女,鸣人说不心动,那是不可能的。然心虽如此想,但现实却是一个肿重大的阻碍,身为二尾人柱力,由木人对于云隐村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擒获也就罢了,若还对她做了点什么,那么旋即就会上升到凌【辱】的层面,不好交代……

温暖的湿润感自脸颊传来,鸣人一个激灵,从思索中醒来,只见身上的这条水蛇,容颜绝丽,红扑扑的双颊,平添一种异样的妖娆,在唇膏装点之下的红艳薄唇,双眼迷离,一条方才才刚刚作恶完成的丁香小舌若隐若现,温香软玉抱于怀中,他心中的邪火蹭的一下就冒了起来。自进入水之国以来,便没有什么机会的吃肉,现在倒好,自己不去招惹,居然倒贴过来。

抱着怀中不住闹腾的女人,鸣人大步跨入房间直接将由木人往一扔。骤然接触柔软的床单,她不由得发出一声让人遐想的轻吟。

香汗淋漓的缘故,一身素白的长裙此刻完全紧紧贴上姣好的身体。苗条娇躯,该凸的地方凸,该瘦的地方瘦,婀娜多姿。如玫瑰花瓣一般鲜艳美丽的脸蛋上,一双曼妙的眼睛此刻完全没有了一望的冷傲与不屑,玲珑俏鼻,秀丽绝俗的桃腮,一双洁白无瑕,耀人眼的如玉美腿无意识的相互,种种种种,构成了一幅让人热血奔腾的热血图案,

查克拉不需要鸣人去调动,瞬间在指尖凝结,带着略重的呼吸,欺身上前,食指平稳的着落在那一双傲人峰峦的山谷之中,皮肤才刚一触其上,一声轻微的脆响传来,原本连成一体的长裙瞬间以手指所在的位置,开始断裂。且随着手指的移动,指尖上的薄锐查克拉毫无困扰的直接将一路胆敢阻拦的细小纤维瞬间切断。柔顺的衣物缺少了总体的拉扯之力,登时失去了原有的作用,露出了内里被包裹在紫色花边的乳【罩】之下的美胸与地下神秘的三角地带,大片光润、此刻在酒精的作用之下白里透红的肌【】肤瞬间完全展露在鸣人眼皮之下。

轻轻吻上那没有一丝赘肉的平坦,随着鸣人带着温热的嘴唇轻轻吻上,由木人双眼一睁,柔美的身躯弯成一个弓形,很有节奏的一阵抖动,一声如怨似泣的娇吟从喉咙深处流出,竟然就这么轻易的就达到了顶峰。

没有想到此刻的由木人居然敏感如斯,方才那一声愉悦的吟叫,也是同时勾起了鸣人心头的热火。胸前紧贴着两团急促起伏的怒耸乳【峰】,虽隔着一层薄薄的衣衫,仍能感到那柔软的酥【胸】上两点可爱的凸起。查克拉瞬间将身上的衣物震裂,他旋即温柔的弯子,将脸面埋入丰腴的酥【胸】之中,牙齿轻咬,中间的环扣瞬间断裂,胸【罩】跌落两旁,一对雪白、柔软娇挺的乳【峰】微颤颤的脱围而出。

只见那一片洁白得令人目眩的雪肌玉肤上,两只含羞带露、娇软可人的乳【峰】顶端,一对鲜艳欲滴、嫣红玉润的玉【乳】【乳】头就象冰雪中含羞开放的花蕊,迎着鸣人充满欲【火】的眼光含羞绽放,微微颤抖……“嗯——”估计胸前凉意让由木人感到不安,即便是在情迷意乱之中,她也忍不住伸手打算遮掩住胸前的一对玉【兔】。

不过鸣人显然不打算给对方遮掩的机会,将下方的女【体】牢牢压住,身子不得动弹,由木人不由得奋力扭动身躯左右摇摆,一双粉颈更是由于身体的弓起而弯出一道优美的弧线,但她殊不知,这个姿势之下,胸前的一对本来就娇挺怒耸的美胸却是更加的挺拔。鸣人顺势轻易的便一把将那柔软的【酥】胸一把抓住。

“嗯——”嘤叮一声,原本还在胡乱挣扎的由木人此刻娇躯一震,双颊酡红,感受着源自酥【胸】的异样感触,全身力度渐失。被熟练而耐心的恣意捻揉这自己那从未被男人所触碰的圣洁玉【峰】,由木人脑海一阵迷糊,给鸣人这么一揉,不由得玉【体】娇酥麻软,芳心娇羞无限。

感觉到身下的反抗力度逐渐减弱,直至消无,鸣人心中一喜,寻找到那泛着酒香的娇俏檀口,尽情享用涅利的香甜津液。一只手把玩酥【乳】的同时,另一只手同时亦是不落后丝毫的往下方摸索探去,入手一片泥泞。那原本还有些抗拒的美丽羞红的玉首,也不再死命地摆动,变得越发温顺起来。

当鸣人的手从由木人的继续向下蜿蜒而过,直紧夹的根时,更令由木人全身感到一阵从未有过的快意,愈发的较软无力。虽然心智已经迷糊,但多年养成的潜意识上,却依然告诉由木人她现在的状况不妙,很不妙,非常不妙……只可惜意识虽然有点反应,然身体上的举动却是完全出卖了她,已经开始无意识的迎合鸣人的抚弄,不管有意无意,脑海中此刻却是充斥着那波涛汹涌的陌生而令人害怕和羞涩不堪的【】欲。

一股特有的幽香不住的自鼻下的无暇乳【肉】之上不住飘至,鸣人越发的亢奋。用力分开谨守防线的一双玉【腿】,一圈淡黄的绒毛之下所遮掩着的粉色玉沟……整具【胴】体此刻似乎还散发着阵阵荧光,看到这样一具犹如圣洁的女神般完美无瑕、如凝脂般雪白美丽的优美躯体陈横,鸣人迫不及待的压了上去。

虽然处于极度的迷【乱】之中,但身体之上骤然压上的重量竟是蔓延出一种如同生死存亡一般的冰凉之意,让由木人神智为之一清,感觉到一根又粗又硬的火烫的物体紧紧地顶在自己的下端,她失声娇吟“等等——不要……!”

一面含住那玉【峰】的顶端,舌尖在细小的葡萄之上不住打转,滋滋水声。酥【胸】上传来的澎湃快意,瞬间击碎了由木人仅存的理智。

已经一次的洞泥泞湿漉,粗长的铁棒才刚刚调准方位抵上去,微一用力,【龟】头已分开两片稚嫩娇滑的湿润蚌口,一鼓作气,鸣人一挺,硕大浑圆的【龟】头就已挤进湿濡火热的娇滑阴【唇】,顶进由木人的阴【道】口。

“哦!”眼中闪过一抹兴奋,虽然先前依然对此做出了判断,但主观认知是一回事,面对现实又是另一回事。尖端所传来的强大阻力,让鸣人心头大喜,能将,并不算什么,但能将人柱力的,却是一件非常让人感到振奋的一件事情。

“嗯不要”在绝色美貌的二尾人柱力的柳眉轻皱、娇啼婉转声中,鸣人再向前一送,巨硕粗圆的【龟】头已刺破由木人作为【处】女最后一道证明的处【女】膜,深深地进入了她的身体之内。

一行清泪缓缓从双眸之中流落,的刺痛虽然挽回了由木人的些许清灵甚至,但一种从未有过的极度的舒爽令她浑身玉【体】阵阵麻软娇酥,深深她体内深处的粗大是那样的充实、紧胀着她圣洁、幽深的阴【道】玉壁的每一寸空间。又一次击碎了她的神智。

浩大的船队依然平稳的行驶在海面之上,圆月高挂,幽邃寂静,但船舱之内,却是注定一夜无眠。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