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3章 令人震惊的决定(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邵锡的想法让邵雪大吃一惊,她不明白,以邵锡的本领,他用的着去当保安吗?她劝他,但他不听,他说他的决心已定,脱下军装他就会选择自谋职业,去从事保安行业。

而且,邵锡在喝了酒之后,把自己的心里话全告诉了邵雪,尤其是关于感情方面的,他很坦白地告诉邵雪,他喜欢常娜,而且是深深的喜欢。邵雪久久地无语,却也笑了,这种笑是一种自我安慰式的笑。

邵雪轻轻地道:“或许我对你的感情本来就是一种错误,我们之间也许注意不会有结果,邵氏本来就是一家人,我们不可能走到一起,这就是造化吧!”

邵锡轻轻一笑,尽管他不明白邵雪此话的真实含义。

很简单,很轻松,天下邵氏本一家,邵雪从对他浓厚的爱情上,转移成了友情,她认邵锡做自己的哥哥,邵锡很乐意地接受了。处,他换上了久违的军装,肩膀上的星星闪闪发光,然而,他知道,也许这军装陪不了他多久了。毕竟,他还要去接受处理。

齐处长的表情有些凝重,见他一身的酒气,眉头一皱,却没有责怪他。这种事情,摊在谁的身上,都不会好受,尤其是邵锡,借酒浇愁也在情理之中。邵锡坐在沙发上,尽量做的面目平静,甚至强挤出笑容。

“齐处长,说吧,组织准备怎么处理我!”邵锡一语道破玄机。

齐处长不知道怎么回答是好,看了看邵锡,轻轻地道:“局里的几个常委对你的事情研究了很长时间,我们都很认可你的工作。但是你要知道你这次所造成的影响……”

邵锡打断齐处长的话:“齐处长,别绕弯儿了,没那个必要,你直接说处理结果就行了,我对组织的处理坚决服从,绝对没有任何意见!”

齐处长面带难色,看着邵锡,轻轻地说:“经过研究决定,让你转业。你可以选择留在j市或者回地方,常局长会亲自出面,给你安排最有前途地工作!”

听了这个处理结果,邵锡轻轻地笑了笑。

他摇摇头说:“不用了。我选择自谋职业!”

“自谋职业?”

“我想去当保安!”邵锡从容地说。

“当保安?你疯了吗?”齐处长受到了强悍地震惊。

邵锡没有回答。反而是静静地坐着。点燃一支烟。

此后。便是良久地安静

“邵锡,你到底怎么想的。依你的条件,用的着去当保安吗,你脑袋究竟怎么了。安排你退役你也不至于自暴自弃啊!”齐处长将还剩半截的香烟猛地踩在脚下,眼睛里迸射出一道凶光,狠狠地刺向邵锡。

齐处长的不解不无道理,要知道,一个国家特级警卫是什么概念,这种身份的军人不管是退役还是转业,工作都不用愁,一方面国家会给予照顾,公检法单位随便进。一方面凭借他们地过硬本领。哪个单位不抢着要?而这个邵锡,退役的时候竟然选择去当保安。他的创意,足可以震惊整个中国了。

“齐处长。我已经想好了,我的要求并不高,自谋职业,不给组织添麻烦了!”邵锡平静地道。

齐处长的眉头始终无法舒展开,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道:“邵锡,我知道对于这次安排你退役你很是有意见,我也是没有办法啊,这个我也帮不了你,不过依我老齐的能力,完全可以让你退役之后安排个好工作,你何苦要自暴自弃呢?”

其实齐处长对于邵锡地退役也感到很伤怀,邵锡是什么人?那是创造了特卫局神话的人!他虽然年龄不大,从军五年,却两次在世界级的散打比赛中夺冠,多次圆满完成上级交给地特种警卫任务,他的警卫技能娴熟,被国内外警卫行业称为传奇护卫。

此时的邵锡,并没有过多地伤感,他是一个很现实的人,既然自己走到了这一步,他没有抱怨的权利,至于自己选择去当保安,其实是他有自己一番算盘。

面对齐处长的不解,邵锡解释道:“齐处长,我对组织的安排没有任何意见,当保安是我自己深思熟虑后的决定,我已经考虑的很清楚了,我的专业是警卫,在保安行业里正好能施展我的特长,而且,保安这个行业很有发展前景,势必会走职业化地道路,保安公司地发展不可限量,而时下,保安这块市场很乱,尤其是黑社会势力的涉足,让很多保安公司蒙上了黑社会性质地面纱,我想通过自己的能力,在保安界做出一番作为,因此我会从最底层做起,了解保安行业,然后创造属于一种正义、正规地保安法则,让这个行业受到社会的尊重,让从事这个行业的人不再遭人冷眼,让人瞧不起!”

齐处长眼睛直射着邵锡,表情仍然很凝重。“你的想法不错,但是我不怎么认同。我不反对你从事保安行业,但依我们和公安局的关系,你完全可以放开手脚自己注册公司单干,没必要非得从基层做起!你知道一个保安员多少工资吗?”齐处长停顿了一下,继续道:“六七百块钱,最多的也就一千多!邵锡啊,你是农村出来的,能混到现在不容易,何必非得自己折磨自己呢?依你的条件,我觉得去公安局发展也比当保安要强的多!”邵锡宛尔笑道:“齐处长,谢谢你的好意,我决意已定,我对钱方面看的不重,重要的是自己能发挥长处,能有所作为,我会成功的!”

齐处长又叹了口气,再次点燃一支烟,脸上写满了无奈,对于邵锡的选择,他很不认可,但又没有决定邵锡命运的权力,他想帮他,却无处插手,他甚至在想:难道一个堂堂的国家特级警卫真的有那么没用,非要去当保安才能体现自身的价值吗?这样的想法简直有些

荒唐,如果让别人知道的话,肯定会引起巨大的震撼。

“那好吧,既然你已经决定了,我也不再勉强你,不过如果你有什么困难,或者想通了要做其它的行业,可以来找我,我老齐的大门时刻为你开着,能帮的忙我老孙也决不含糊!”齐处长和邵锡的关系不错,虽然是一老一少,却相当投缘,对于邵锡的退役,齐处长也很无奈。

邵锡深深地点了点头,最后一次向他致以标准的军礼。

然后,摘下帽徽肩章和领花,双手颤抖地交给了齐处长。

这一刻,他的军旅生涯彻底划上了句号,五年的风风雨雨,五年在特种警卫的岗位上叱咤风云,都成了历史,都成了泡影。

这一刻,他的眼睛有些湿润,但是没有落泪。

也许是经过局领导们商议决定的,对邵锡的处理相当低调。

当天晚上,常局长带着一干局领导共同陪着邵锡,在一家大酒店,喝到了天亮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