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第五十九章大结局(1 / 4)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神界篇第五十六章

大禹抬起头,看着在空中撕杀着的神兵们,微微一笑:“哼哼哼哼,世人都以为我大禹乃是二流大神,实力低微,这到也没说错,在流行空战的今天,我这土系大神确实不算什么,可是这些家伙却不明白,当我站在大地上的时候,就是黄帝也没办法击败我!”

厚重的土黄色的光芒从大禹的身上爆了出来,那一刹那,大禹根本没有一点平时的猥亵和搞笑,反而浑身上下都散出一股无比威严的感觉,看着他,就好象面对着那最崇高的耸山峻岭,让人自然而然的就升气一股膜拜的冲动。

那强大的能量波动让旁边的萧遥慨然惊叹,那是决不比祝融逊色的最顶尖的五系大神的实力。

“爆吧,息壤!沧海桑田!”

随着大禹的一声暴喝,一块平凡无奇的土壤从他的胸口浮了出来,然后猛的爆出了强烈的能量波动,周围的土地完全失去了固体的样子,仿佛沸水般的沸腾了起来。

大地,被强大的土系能量硬生生撕开了无数大嘴般的裂口,千万座泥土石头构筑成的,冒着土系黄色光芒的山峰拔地而起,宛如一杆杆巨大的标枪,居然在天上的众神兵一愣之时,奇快无比的刺入了他们的战阵当中。

以神兵们的战斗力,居然没有反应的时间,上万个正处在山峰顶点的神兵更是被撞了个正着,无论是轩辕族的还是九黎族的,都没有出哪怕一声惨叫就直接被庞大的能量汽化了。

萧遥无语了。

他从没想过,这个刚才还被他们按倒在地暴打一顿的家伙居然这么猛,原本就是想让他添点混乱有助于萧遥浑水摸鱼的,结果这厮如此大范围的神决居然一瞬间就动了,这哪里还是什么浑水摸鱼了,简直就是翻江倒海,估计现在萧遥大摇大摆的冲上去,也没有谁会注意到他。

就连那些混战中的高阶大神们也吓了一大跳,顾不得再打了,一边破口大骂,一边无比狼狈的逃过了山峰的撞击,他们是真的搞不清楚,到底哪个混蛋头脑热,居然在混战的时候采取如此大范围的无差别攻击,度还这么快。

只有平日里和大禹相熟的几个大神若有所悟,不过对视了一眼却没说什么,毕竟,大禹现在算是逃将,被抓到是要上斩神台神魂分开,封印起来的。

整个阵势被大禹搅得是一片大乱,阵心的蛛后也是气得跳脚大骂,本来都快把轩辕族完全的分割开了,却被大禹这一下全部给搅乱了,由不少处于蛛网结点的九黎族高阶大神都因为看到神兵被直接汽化,而本能的躲避山峰的撞击而飞离的原位,让诛天杀神大阵出来了不少空隙。

而实际上诛天杀神大阵的全防御技能就算被山峰撞上也没关系,根本就不会被几座山峰的撞击而攻破,攻破他们的,是九黎族对自己欲望的掌控能力,是九黎族对死亡的恐惧。

“好机会,儿子,动手!”萧遥出了一声暴喝,从地下破土而出,借着诛天杀神阵出现的那个微小的空隙,一闪没入了阵中,直向头顶正上方的阵眼扑去。

不过着诛天杀神阵号称无人可逃毕竟有自己的一套,萧遥虽然找准了机会,可是在进入阵中的那一刹那也不由自主的觉得浑身一沉,有一种进入泥沙中的感觉,就连行动都没有原来流畅了。直到萧遥急忙运起火神珠中的火系神力才觉得浑身一轻,恢复了流畅。

反观萧灭却是毫无所觉,似乎诛天杀神阵的威力完全没有体现在他身上。

蛛后在萧遥闯入阵中的时候就大吃了一惊,再结合到刚才突然冒出的土山,她又怎么猜不出这是专门冲着自己来的,不过由于萧灭的体型太小,又跟在萧遥的身后,她到是没有看见。

不过她毕竟是九黎八大战神之一,对自己的实力可是深有信心,再加上这里又是自己主场,看到萧遥一个人并没有惊慌,反而伸出了小巧可爱的舌头,挑逗般的舔了舔嘴唇,还出了一阵勾魂荡魄的笑声:“呵呵呵呵,小帅哥,急什么嘛,难道奴家就如此让你着迷么?”

胸前那对只遮挡着两片小小黑皮的美妙山丘更是随着她的笑声上下晃动,幻起了一波洁白的乳波臀浪。

“日,这娘们可真骚!”萧遥暗自咽了口唾沫,感觉到体内一股邪火升了起来,不过心中的警惕性却是大大的增加了,自己和火神珠合体的时候,好歹也有普通阶大神的实力了,居然这么容易被挑逗出火,要说没有古怪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再说了,蜘蛛这种生物,地球人都知道,交配以后最大的特点就是雌蛛会把雄蛛给吃掉,他萧遥活的好好的又不想自杀,可没胆子和这种可怕女子产生什么瓜葛。

当下邪笑了起来:“是呀,美女,你确实很让我着迷,不过也只是着迷而已,你的种族特点很让我害怕呢,就算对你心生好感,也不敢跟你覆雨翻云呀,要不我们打个商量,你把自己捆上,我在好好的让你舒服,怎么样?”

说是这么说,可是萧遥的手可没闲着,左右连续推出,机关炮般的轰出了上百条火龙,嘶吼着扑向蛛后。

蛛后脸色一变,身形急闪,再火龙及体前一个瞬移躲了出去,双手抓着两团冒着黑色电芒的光球冲着萧遥就迎了过去。

没想到自己的天魅术对这个家伙居然没起到一点效果,要知道蛛丝对别的东西都不害怕,唯一害怕的就是火,而萧遥出的却正是天下间最纯净,威力最大的九天神火,就算她修炼到顶点的最强蛛丝恐怕也抵挡不住。

不过这并不是说蛛后就没有办法了,她在九黎族获得偌大的名声可不只是凭借着她的美貌,蜘蛛一族最基本的八臂格斗术才是她凭借的资本,再近身格斗上,就算是排在她前面的天吼和黑魔刀两大战神也不是她的对手。

而这点,就不是新嫩菜鸟大神萧遥所能知道的了,他看着蛛后冲上来的时候,心中正高兴呢,因为麒麟族的近战也是很强的,当下运起了浑身的力量,双手带着两团劈啪炸响的雷火毫不客气的迎了上去。

“轰!”由于在阵眼,双方的撞击声被顺着大阵,被无限度的扩大了,震得整个诛天杀神阵都是一阵晃动,阵中撕杀着的神兵们也感觉到了这股来自阶大神争斗中的撞击力,不由得都愣了一下。

连被九黎族大军围攻的西王母也是如此,不由自主的震开了身边的敌人,开始用神念寻找到底哪里产生的撞击。

而就在这一刹那,离西王母不远处的大风一族的领队风吼惊讶的现,西王母身后的大地中猛的冒出了一只泥土巨手,那巨大的手心比西王母的整个身子还要打上一截,居然趁她一不注意之下,一把将西王母抓在了手心里,嗖得一声,缩进了地下,不见了。

一个顶级神兽实力的高手,一个千万神兵的现场指挥官就这么毫无抵抗力的消失了,不由得让风吼张大了嘴,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该死的,你这家伙,太卑鄙了,太邪恶了,你这是作弊!”萧遥的双手被蛛后的双手牢牢吸住,不由得冲着近在咫尺的蛛后咬牙切齿。

他咬牙切齿的原因很简单,因为在双方接触的刹那,蛛后突然又从身后伸出了四条手臂,配合着她柔弱无骨的双腿,狂风暴雨般的把双臂无法动弹的萧遥打得是狼狈不堪,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一身火系神力根本没机会运起来,只能靠着双腿和身上月牙儿的支援苦苦抵抗着蛛后的进攻。

可是蛛后的度太快了,就连月牙儿往日里无往不利的化形攻击都使不出来,刚冒一点头,就被一拳震了回去。

蛛后那从远古一直流传下来的神族最强搏杀术果然不是盖的,精通中华古武学的萧遥在她面前就是个孩子,一边殴打萧遥,她还能够好整以暇的笑出声来:“呵呵呵呵,小弟弟,这怎么能是作弊呢,奴家是蜘蛛,本身就是八条腿嘛,你手臂少是你自己的原因拉,你只能怨你为什么不是蜈蚣呢?乖乖的听话,你这么俊美的年轻人,姐姐都不忍心下手呢,哦呵呵呵呵。”

“我靠,你这还叫不忍心下手?你都冲我弟弟踢了三百七十二脚了,想让我断子绝孙呀,卑鄙呀,靠,又来!我挡我挡挡挡挡……”萧遥破口大骂,可是唇边却露出了一丝微笑,嘿嘿嘿嘿,你有你的道,少爷也不是吃素的,咱还有儿子呢!

“啊!”正要出言调笑的蛛后猛的觉得臀部一阵巨痛,就连自己的神兽体质都有些承受不了,不由自主的出了一声惊叫,手上的攻击也是一缓。

而一直都在等待着这个机会的萧遥却紧紧的抓住了这个机会,趁着蛛后分神,居然大嘴一张,一口冲着蛛后咬了下来。

蛛后大吃一惊,被麒麟咬上一口那还了得?不得连脑袋都给咬掉了,顾不得屁屁巨痛,四条手臂合成了一个井字迎向了萧遥的脑袋,双腿更是当胸轰了过去。

不过她却也是忙中出错,忘记了萧遥身上最大的威胁其实并不是萧遥本身,而是和他合成一处的月牙儿,失去了她四条手臂的压制,月牙儿精神大震,硬生生的分化两处,一处硬挡蛛后的攻击,另一处狠狠的轰在了蛛后的小腹上。

蛛后出了一声闷哼,上中后三方面的合击终于让她的双手再也吸不住,被硬生生的轰飞了出去,那抛飞的身影屁股后面还挂着死不松口的萧灭,晃晃悠悠。

萧遥大喜,再找这样的机会可就不容易了。

身体猛的一绷,右拳收在腋下向后逐渐的拉伸,整个身体犹如弓弦一般拉的紧紧的,将浑身的力量全部聚集在了右拳之上,接着浑身上下的力气一拳击出。

一道接近与透明的劲流透拳而出,形成了一个粗大的光柱直接轰在了蛛后的身上,那强烈的高温几乎连周围的空气都被燃烧殆尽,蛛后更是出了一声惨叫,被凄惨的从阵眼中轰飞了出去,而整个大阵也随着蛛后被击出阵眼而轰然破碎了。

萧遥见到目的达成,毫不停留,一把抱起跑回来的儿子,转身扎进了地下,消失不见了。

远处,被轰得衣衫破碎,满身漆黑的蛛后出了一声可怕的咆哮冲了回来,却遍地找不到萧遥的身影,只好将怒火完全的泄在了那些因为阵势被破,而又向她冲过来的轩辕族神兵的身上。

神界篇第五十七章

失去的阵势保护的九黎族神兵混乱了起来,由于阵势的缘故,虽然他们把轩辕族神兵分割成了小块,可是相应的,他们也被分成了一队一队的,原来有阵势的关系可以互相联络,可是现在阵势被破了,他们也只好陷入混战当中。

放眼望去,整个战场就好象一块巨大的围棋盘,就好象两种颜色的棋子混杂其中,在不停的互相冲突,双方的指挥系统全都乱成了一团,根本无法组织起有效的进攻,只能靠着多达几万人,少则数百的小团队彼此撕杀着。

焱嵘和白素衣等人脸色阴晴不定的在大禹和萧遥的脸上来回巡视了半天后,无奈的捂着额头,指着大禹怀里被捆仙索绑的紧紧的西王母叹道:“你们,你们怎么把她给抓回来了,她可是神界大将,颛顼同父异母的亲妹妹!突然失踪的话,神界能不追究吗?要是顺着线索找到了我们,看你俩怎么办。”

萧遥委屈的撇了撇嘴,道:“这也不管我的事呀,我把大阵破掉之后就带着萧灭回到土里,压根也不知道大禹什么时候把西王母抓来的,要是找知道的话,我也不能让大禹这么干了,不过她都看到我们俩了,也不能放回去,没办法就只能抓回来了。”

大禹完全无视怀中西王母愤怒的眼神,紧紧的抱着她死命挣扎的娇躯,在旁急忙点头道:“是呀是呀,下面人那么多,乱七八遭的,少一个人不会被现的,再说我已经利用土系能量向四面八方部下了一千三百多条假线索,除非颛顼亲自出手,否则断没有被现的可能!不过看目前的情况,颛顼怎么得也不会抽出时间。”

“是呀个屁,我还没跟你算帐呢,你还有脸说!当初我就不该让你去,不是告诉你去偷袭么,看你弄的那么大声势,估计连百里外的一只兔子都知道有人再用大范围的土系神决,而且能把土系神决使得如此轰轰烈烈的,除了你大禹以外还有谁?你最好盼望着轩辕和九黎两族再这一仗下来后全部死光光,否则哪个胜利了第一收拾的都是我们!”

焱嵘差点没气晕过去,自己怎么认识大禹这个家伙,虽然实力还算不错,不过为人胆小好色,一出什么事情保证第一个逃命不说,而且总是捅篓子,原本还想着悄悄拣便宜,就算拣不到也能全身而退,现在可不用想了,估计谁都知道有第三方势力潜进来了。

不过瞪了大禹半天,却现他笑嘻嘻的根本毫不在意,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怀里的西王母身上,还不时上去吧唧几口,吃吃豆腐。

可怜那西王母虽然叫做王母,但其实却是颛顼的妹妹,至今独身,什么时候受到过这种待遇,瞪着大眼睛,小嘴被大禹掏出来的果子塞的紧紧的,根本不出声音,只能恶狠狠的看着大禹,眼中的怒火就连萧遥都在惊讶那种可怕的温度。

“唉,看来只好留下她了,不过大禹,以后关于她的一切事情都要由你负责,而且你千万不能让她跑掉。”摇了摇头,焱嵘只能无奈的妥协了。

大禹自然没什么意见,笑嘻嘻的点了点头,抱着西王母跑到后面去了。

在萧遥和大禹去破阵的时候,虽然上方舞风邪和九天玄女打的是能量四溢,不过在视觉上却让人有些模模糊糊,分不清谁占上风,所以九黎和轩辕族两族也并没闲着,位置比较低得就承担了从口上从心里上打击对手的责任。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