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纹龙】(第二部 正文)(111-120)(1 / 9)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第章:叶芝婧(3)然而当官练出城墙般厚脸皮的叶芝婧,面对文龙的惊奇目光仍然克制不住的极度赧然,只见羞怯万分的叶熟女将臻首埋在心爱之人的怀里,细细撒娇,粉拳轻捶,任凭文龙怎么劝说都不肯抬首。

文龙也不强迫,反而像是抱着世上最珍贵的宝物一般将她丰腴肉感的身子紧紧搂住,一手按住了被热水浸湿、曲线毕露的情趣透视黑丝下,那只形状规模具为夸张的丰挺肥乳。

“静静干妈,你这奶子也太大了吧……”文龙啧啧称奇。他还是第一直观的看到这般肥硕的巨乳以前上见闻的那些乳神不算,而更胜一筹的卓语琴与旗鼓相当的蒋贝贝,他并没有幸运的见过真容。

本就透视的黑丝紧身透视裙被热水浸湿,简直就像是不存在,叶芝婧没穿内衣,这么一按,跟直接按住乳肉没有任何别,而那层薄丝反而增加了触觉上的享受,让文龙着了魔般不住的亵玩。

“哦……都这会儿了,你别叫我干妈……嗯……这么大你喜欢吧……”叶芝婧期待的看向情郎。

“当然喜欢!”文龙红着眼。

“哼哼,f杯罩哦!”

“……嘶轻点捏奶头!”

叶芝婧被他揉捏乳房的感觉非常刺激,追求快感的她本能的把胸脯高高的挺起,让这对挺拔肥硕的双峰更加壮观,方便情郎的猥亵,嘴儿里不住的泄出羞耻的浅唱低吟:“亲哒哒……心肝儿,人家出门买内衣很多地方都没有我这么大型号的杯罩哦……嘿嘿……人家这对……这对大白兔可是就给你一个人……”

“人家”这种自我的少女式称呼,从熟女熟媚的身子里发出,诱惑呈几何!

少女这种自称让人怜惜,而熟女这般自称……只会让男人想要蹂躏!

“噢噢……轻点抓……别把奶头捏破了……呜……人家都叫你亲哒哒了……你就不能温柔一点吗……”

“人家没力气咯……别……别光摸啊……亲哒哒,给人家舔舔……”

闻言,文龙连连点头,答应了怀中“骚肉”的要求。

叶芝婧乳峰上充血后的乳珠如同一颗成熟的大葡萄,在弹性极好的情趣丝衣下清晰可见,如同罩上一层看起来滑滑溜溜的腊皮。

文龙目光落上去后,便死死的盯着对方引以为傲的坚挺豪乳,以及双乳上黑红的肿胀乳头。文龙的目光如有实质,竟是看的叶芝婧打了个寒颤,早已丢下脸皮的美熟女没来由的一阵羞怯,酡红着脸立时不依的娇嗔一番,脑袋又一次垂了下去。

“发什么呆呢……就不想……不想嘬两口?”叶芝婧有些忐忑。说罢,呐呐低下头去。

文龙闻言一口含住一粒精致无比的黑丝奶头,鼻息间充盈着熟女特有的迷人乳香,巨大的吸力显示出文龙恨不得把这粒奶头给吸出奶汤来。

想到奶水,文龙不由得郁闷起来,雪姨可是让自己日的下奶了,而且奶子的规模也变大了,可是……文龙不愿想下去,专心的对付起眼前这对让他无比迷恋的完美肥乳,似乎是吃不够尝不完一般,无比的眷恋,吸得一粒本就充血的嫣红奶头,逐渐逐渐的更加膨胀,差不多有一截拇指大!充血到失去弹性……文龙不住用舌头刮弄着,而这粒乳珠突然剧烈的颤动,叶芝婧快感累积的盆腔涨到极致,迎来了今天的第一次绝顶高潮仅仅被玩奶子玩出了高潮!

只闻叶芝婧如杜鹃泣血般,一边洩出烫人的阴精一边斯斯艾艾如哭如诉,“唔唔唔!轻点呀!泄了!哦哦!亲爹啊啊啊!要命了!死了!死了……”

“干妈……你怎么哭了……”

“呜……我,我哭了吗……没事啦……就,呃就是太舒服……”高潮的余韵让叶芝婧仍旧痉挛不止,然而文龙又开始作怪了,“呀!你当我是玩……玩具吗!就不能让人家缓缓么……唔……哦……人家的乳头是棒棒糖吗……这么用力!会被你……被你吸的……”

叶芝婧感到自己的乳头还处在高潮后的极度敏感中,却又被吮吸得剧烈酥麻,下身的空虚难过对比这种满足愈发强烈,刺激舒爽与空虚的矛盾对立感在心头交替滋生,让她愈发的煎熬渴望。

“亲爹爹……骚女儿小……小屄痒痒……里面怪痒痒的……”

文龙也快爆了,但由于叶芝婧是第一次,他大男子义作祟,想给叶芝婧最最难忘的第一次,这才一直硬憋着,一直努力将叶芝婧的需求吊的更高,更高!

他成功了,现在的叶芝婧如同被灌了最强烈的媚药,瞅她无意识凑近文龙胯间,玉手拽着文龙粗长的肉棒,急躁的往里塞的模样要多淫荡有多淫荡!

这位也是打算隔着裤袜插进去……文龙最后看了眼叶芝婧的表情,只见她美目迷离闪着泪花,喘息如拉风箱般极限……火候已到!

文龙连忙松开诱人的肥硕巨乳,将怀中瘫软的骚肉拉起来一点,让她下半身悬浮在浴缸里,一手探到叶芝婧耻丘处,在热水里摩挲着抓住裤袜的裆部,用力一拉!

“嘶啦”带起无数水泡。

“啊!你……你揪人家毛干嘛!”叶芝婧突然吃疼,给了文龙胸口一巴掌,文龙讪讪的举起手,手里捻着几根黑色的阴毛……“袜子刚买的……还是款式的蝴蝶档呢……真能穷作……”叶芝婧忍着耻丘被拔毛的刺疼,亲昵的挤进了情郎的怀里,一双修长肉感的蜜大腿死死的夹住他的腿,浓密多毛的肥嫩肉穴再无任何障碍的贴在对方坚硬的大腿上挤压摩擦。

叶芝婧着了魔般不住的磨蹭,本想着能聊以慰藉,但是反而让成熟肉躯内的性火越来越旺盛,蜜穴中的蜜汁儿不要钱的汩汩外涌……而因为泡在浴缸里,淫液混进了热水中倒是没让文龙感觉有多粘腻。

文龙终于要开始最后一步的插入了……菜放到这么后面再吃,想必绝对堪比九天的仙桃那般可口。

将叶芝婧熟媚的娇躯压在身下,让她的双手如鸟儿的翅膀张开,往后扶住浴缸的边缘,一双曼妙绝伦的腿儿搭在他的腰间,火热坚挺的大龟头靠近她冰清玉洁、从未遭受任何异性入侵的肉壶口,龟头悄然放到那处烫人的肉缝口儿,在紧凑的大小阴唇跟阴腔的敏感粉色肉褶上研磨着。

文龙重重的吐了口浑浊气息,最后确认道,“静静干妈,我插进去了?”

“……你还叫我干妈?我都叫你亲哒哒了,一会儿做的时候,你叫我女儿……小骚屄闺女……晓得伐?”娇细的声音比后世的林志玲还嗲,浓浓的鼻音让文龙确定这女人放到古代绝对是祸国殃民的妲己!

“呃嘶!你先等一等!”文龙龟头还没插进去叶芝婧突然叫停,文龙……听话的停住了。朝着叶芝婧的脸蛋看去,对方……已是泪流满面!

文龙第一次见成熟妩媚的女强人叶芝婧哭泣,而且哭的梨花带雨,“干妈……”文龙蒙了,这是什么情况?前一刻万般愿意,这会儿反悔了?

可文龙龟头前端被小穴咬着,肉褶一阵一阵的紧箍咬吸,文龙是真不想退出去。

“你闭嘴,听……听我说……呜呜……干妈……干妈是高兴的……但是干妈知道你还喜欢别人……所以我才放下了女人的尊严,丢掉了矜持脸皮……跟之前看的岛国片里的万人骑一个贱样……卖骚勾引你……我怕……怕你觉得我下贱……”这个妩媚高贵的女人是这般泣诉。

文龙不知所措的沉默了,叶芝婧表现出的爱意让他感觉非常沉重。

叶芝婧却误会了,有些苦楚的停下了娇泣,性欲让她含着满腔的委屈,再次拿出之前的放浪姿态,一边绞紧双腿一边发嗲,似乎在折磨自己,“对……我叶芝婧是个贱货……亲哒哒……亲爹,你快肏肏你的骚闺女吧……”泪水连成线,模糊着视线的她已下定决心,堕落就堕落吧,被轻看也无妨,总之今后只认君一人。

“亲哒哒快点嘛……”叶芝婧撒着浪劲儿,一声呻吟拐出千般婉转,之后见文龙有些呆愣,渐渐更加焦急忐忑的下贱的勾引着……“叶芝婧!”文龙轻叱,打断了作践自己的静静干妈。

文龙的眼神重新聚焦后,捧着叶芝婧的俏脸目光如炬,他总算弄明白了叶芝婧为何失控的哭了,那是今晚自己对她坦白,招来对方的极度不安,而文龙现在直视对方,就是要传递一种安全感对于叶芝婧来说是一种保证。

“从今天开始我也真心爱你。”文龙嘬了她的嘴唇一口,一本正经的撒了这个谎言后,心中暗叹女人果然需要谎言去哄骗的同时,龟头挤压着敏感娇嫩的肉缝蜜褶,借由大量的浴水蜜汁,猛然沉腰!

第2章:叶芝婧(4)“噗嗞!”

文龙将不少浴水如同注射般挤进叶芝婧紧凑的肉壶里,一声绵长可闻的摩擦挤压的水声过后,粗大滚烫的肉棒强劲有力的贯穿进去!

长痛不如短痛,这是文龙的想法。当然,还因为他实在是无法忍耐了。

龟头粗暴的破开了肉壶中层层叠叠紧凑无比的娇敏腔肉,强烈的刮擦着娇嫩的阴膣肉壁,一寸寸将紧凑奇热的肉壁撑平,再大幅度扩张!

“啊啊啊啊!”叶芝婧龇目欲裂,如果不是她生产过的处女阴道扩张过,这下蛮横的插入绝对会撕裂她阴道口的肌肉纤维。

文龙一下子深深的扎进了教育局局长肉膣的最深处,龟头死死的陷入了一团娇嫩柔韧的嫩肉里!但是没有突破。

那是女人的花蕊子宫颈!

“啊”叶芝婧本就惨烈的嘶鸣越发高亢,这种一下子就被粗长巨大的肉棒整个填满自己空虚蜜穴的感觉,实在是无与伦比的可怕体验,恐怖的填充感过后,撕裂感令她一下子心尖儿像是炸裂,阴道的剧疼伴随着宫颈的麻痹!

“啊啊啊啊啊!胀死了呀!”叶芝婧惨白着嘴唇,瞳孔巨震,眸子里满是血丝,“呃就不能慢慢插进来啊呜呜……疼死了,肯定裂开了!你插死人家了……呜呜……呜……”叶芝婧屄疼难忍,扭曲着俏脸哭的稀里哗啦,鼻涕都呛了出来。

“对不起……干妈,您不是生过孩子吗……难道是剖腹产?”文龙给叶芝婧捋了捋鼻涕。

“呜呜……生孩子打过麻醉针嘛!生孩子那会儿也没现在这么疼!再说那时候多年轻!顺产不一会儿就过去了!”叶芝婧一边说着对文龙又掐又咬。

“唉嘶……你怎么还咬人,我说你是不是不疼了,那我动了!”

“呃别啊!我……我不咬了,亲哒哒……你疼疼乖闺女吧……”

……很久很久之后,叶芝婧总算缓了过来。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