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2完结(1 / 4)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第十一章

起初,欧玲雅慒慒懂懂,不知道自己到底发生了什么。当黑色的大轿车穿过巴黎街道,意识才醒过来。这是她最后的考验:最终将决定她是否能够进入“大爱魔”组织的一次至关重要的磨练。

欧玲雅静静地躺在后排坐椅上,一动不动。被蒙上眼睛,她无法判断自己被带到了哪里,恐惧无情地噬咬着心脏;就是那种一般妇女常有的无助的、失落的恐惧。

那个男人的话一遍遍地在她耳边回荡:“现在你是我的了,我要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今天的每时每刻,你都要做我的奴隶。我唯一不能控制你的就是你的自身的恐惧……”

这些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今天就要遇到一些横在自己前进道路上的挑战?轿车掉转车头,驰驶在一条圆石铺成的路面上,欧玲雅的思绪回到自己少年时代。

十九岁时,她曾和几个朋友为狂欢筹措资金而绑架了他们学校的一个老师。

当然,她们设法把这个老师弄到手,不禁欣喜若狂。老师年轻而英俊,尤其是他吓得魂不附体的模样,更让这群绑架他的姑娘芳心大乱。

他被蒙上了眼睛,就像她现在这样,也没有被告知将怎样处置他。现在,欧玲雅深深体会到了他当时迷失方向的感觉--看不见自己在哪儿,不知道跟谁在一起。也许不久,就连自己是谁都产生了怀疑。

她们本来打算告诉他,一切都是开玩笑,她们真的这样想过。她们还打算到个隐蔽处就取下他的蒙布,供给他香槟和巧克力,直到他任教学校负责人的朋友将他赎回去。但是不告诉他真相看来更有趣,就让他相信自己真地被绑架吧。

欧玲雅焦虑不安而又无助地躺在轿车的后座上,不禁深感愧疚。她很想告诉他一切,但是又被他惊恐万分的神情深深吸引。她知道他的全身都在紧张,她们对他小小的折磨就能让他全身做出剧的反应。

你可以用一根羽毛将一个人折磨得痛苦不堪。一种真正的痛苦。当她们用一根羽毛的尖部扎他裸露在外的皮肤时,他痛苦地泪流满面。她们用舌头舔他,用牙齿轻轻咬他,让他品尝了一种掺着兴奋的、不堪忍受的痛苦。

她们都跟他做爱。尽管欧玲雅因为看到一个男人被折磨得痛苦无助时,深感不安,仍旧加入了她们的行列。他被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惊住了,转而伤心地哭泣起来。她们占有了他,就像是男人理所当然地占有女人一样。她们唯一的理由就是因为自己高兴。她们自始至终都认为自己干得干净俐落,神不知鬼不觉。

他也自始至终不知道绑架他的是一群什么样的女孩子。

后来,终于有人来“赎”他,她们放了他,仍旧让他蒙着眼睛回到学校。他没告诉任何人在他年轻而平凡的生活中的那不同寻常的一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不久,他就离开了学校,她们再也没有见过他,但后来听说他找到一份新的工作又被解雇了,原因是他跟一个学生发生了不正当的性关系。欧玲雅常常想是否是她们的所做所为深深地影响了他。

现在,欧玲雅终于体验到了藏在蒙布后面的种种感受。当车轮辗过一段砾石路面,停下来时,她感到自己一直担心的时刻终于到来了。他们到达目的地了。

一双有力的手将她拖出轿车,推着她走过石子路,登上几级石阶,穿过一道沉重的大门,门在身后迅速地关上了。她感到像是一个教堂的大门。

房间里面阴冷潮湿,仿佛无人居住。是什么地方呢?是一所废弃的房屋,还是无人使用的仓库?一阵脚步声走进房门;接着楼梯间下降、下降、下降,他们到了一个潮湿阴冷的地方。欧玲雅听到身后钥匙开锁的声音。她感到头晕目眩,浑身颤抖不止,这才发觉自己原来竟是那么脆弱。

“欢迎你,欧玲雅,”同样是冰冷而又让人神魂颠倒的声音,“我们很高兴你来到这儿,来到你的恐惧之地。”

“我听不懂。我的恐惧之地指的是什么?”

“闭嘴!得到允许才能说话。违反规定要受到鞭笞三下的处罚。”

立竿见影一般,欧玲雅立刻感到鞭子抽在背上似的疼痛。

也就在同时,房间里充满了嘈嘈杂杂的说话声。多少人?她判断不出,说话声音夹杂着回音,她听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污辱她。”

“让他感到快乐的疼痛……”

“奴役她。”

“弄伤她。”

“吓唬她。”

“请你们!”欧玲雅大声说,将睑转向声音发出的方向。“请取下我的蒙布。”

“可怜又可爱的欧玲雅,”最初跟她说话的人用浑厚的声音说。“她想让我们取下她的布。”欧玲雅周围爆发出一阵阴险的嘲笑声,她不禁吓出一身冷汗。

“可是我亲爱的姑娘,那样做对我们的试验有害无益,也破坏了我们愉快的气氛。”

“你看,欧玲雅,这是恐惧之地,你要在这儿遇到最深切的恐怖,我们帮助你把恐怖变成愉快,好不好?那我们现在就开始,好吗?你会感到身上火热,非常非常热,就像火烧火烤一般。”

立刻,欧玲雅感到一团热气包裹着她,还听到火焰的呼啸声和劈劈啪啪的爆裂声。他们怎么会有这种本领?是真的火焰,还是自己被他们催眠,产生了幻觉?心中的恐惧一再向她声明,这是一团真火,她要向后退缩,一双强健有力的大手紧紧地抓住了她,她紧张地大叫起来。她能感觉到火焰在身上燃烧,一股浓烟呛进了肺中,可怕的想像使她神志不清。

“是火,小姐。火的地狱。你还记得自孩提时你就怕火吗,还记得有一天你被关进仓库时稻草着火,你绝望地想到自己一定会死吗?”

“求求你,别这样,不要!”欧玲雅气喘吁吁地叫着。热度继续升高,迫使她面对她一直逃避的记忆。她曾希望记忆中的那件事情永远不要再出现。

“火,欧玲雅。熊熊烈火和阵阵浓烟,你感到热吗?”

恐惧渐渐将她的意志打垮,突然,情势发生转变。一个东西碰着她。

是一只手。一个潮湿、冰冷的东西贴在她的皮肤上,逐渐变热,并开始缓慢升温,直至燃烧起来,像是摩擦生火。

“感受火舌舔你的身体,欧玲雅。感觉美妙的就像是待在地狱。”

手,全身都是手,在抚摸,在抚慰,让人兴奋,又让人痛苦。她希望自己从痛苦中解脱出来,然而,她知道她必须忍受。

终于,当她感到自己即将崩溃时,痛苦消失了,动作迅速得就像是它来得那样突然。一种潮湿的空气再一次侵入她裸露的皮肤中。

“留住它,欧玲雅。留下并感受它的威力。”

手腕上的手铐被取下,一样东西放在她的手中。她立刻感觉出这是什么,开始颤栗不上。

“害怕吗,欧玲雅?害怕毒蛇吗?”

“不怕,从来没有怕过。”

她咬紧牙关,强迫自己握住这个蜿蜓曲折的东西。那条蛇将滚烫、干燥的蛇体绕在了她的手腕上。

“一条眼镜蛇,欧玲雅,它的一滴毒液就能将人致死,你怕蛇,是吗?你不想让蛇亲吻你可爱的身体吗?毒蛇爱你,欧玲雅,你不知道它们吻你的脖子时的感觉有多美妙。”

欧玲雅竭力去抵制这种诱惑。为什么这些人就擅长于暴露别人内心最深处的恐惧?很小的时候,她就怕蛇。她曾经和它的一个表兄一起度过许多令她不安的下午--一个叫理查德的很不讨人喜欢的男孩--他总是把他的卧室弄得像一个动物园。墙边也摆满了大大小小的容器。里面散发出一阵阵令人恶心的、腐烂尸体的臭味。

初看一眼,你准以为那些容器是空的。走近细看,你就会发现一只盘绕或者蠕动的蜥蜴,在一块平展的石板下探头探脑;或者是有着肥胖的腿的背部红色的蜘蛛被覆盖在一团乱蓬蓬的、黄褐色的毛发下面;当然还会有蛇,安祥地躺在温暖的沙床上。也许还会有一只蝗虫慢慢地从一只绿色的壁虎身边飞过,却没有意识到自己正步向死亡。所有这一切都是用来观察的。欧玲雅却觉得仿佛是自己被关在一个玻璃容器中供人观看,而不是蛇或者蜘蛛。

“它们很漂亮,是不是?”理查德将一只绿腿的塔兰图拉毒蜘蛛放在手掌上,轻轻地抚摸着,就像是一些毫无进取心的男孩子抚摸着宠物的嘴巴一样。“当然,给它们交配时千万要小心--你不能让一只雄的和一只雌的处在一起太久。

“为什么不行?”欧玲雅好奇地问道。

“它们会吃掉对方。”

他把蜘蛛递给欧玲雅,但欧玲雅吓得不敢去接。“不要像一只受惊的小猫,”他嘲笑道,“它咬起人来并不厉害--嗯,用不着这么小心翼翼的。”

“那么,这是些什么?”欧玲雅岔开话题,指着另一个容器问道。

“黑毒蛇。”理查德不怀好意地说,“想摸摸吗?”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