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回 宋公明神聚蓼儿洼 徽宗帝梦游梁山泊(1 / 6)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满庭芳:

罡星起河北,豪杰四方扬。五台山发愿,扫清辽国转名香。奉诏南收方腊,

催促渡长江。一自润州破敌,席卷过钱塘。抵清溪,登昱岭,涉高冈。蜂巢剿灭,

班师衣锦尽还乡。堪恨当朝谗佞,不识男儿定乱狂。主降遗殃。可怜一场梦,令

人泪两行。

话说宋江衣锦还乡,拜扫回京。自离郓城县,还至东京,与众弟兄相会,令

其各人收拾行装,前往任所。当有神行太保戴宗,来探宋江。二人坐间闲话,只

见戴宗起身道:“小弟已蒙圣恩,除受兖州都统制。今情愿纳下官诰,要去泰安

州岳庙里,陪堂求闲,过了此生,实为万幸。”宋江道:“贤弟何故行此念头?”

戴宗道:“兄弟夜梦崔府君勾唤,因此发了这片善心。”宋江道:“贤弟生身既

为神行太保,他日必作岳府灵聪。”自此相别之后,戴宗纳还了官诰,去到泰安

州岳庙里,陪堂出家。在彼每日殷勤奉祀圣帝香火,虔诚无忽。后数月,一夕无

恙,请众道伴相辞作别,大笑而终。后来在岳庙里累次显灵。州人庙祝,随塑戴

宗神像于庙里。胎骨是他真身。

又有阮小七受了诰命,辞别宋江,已往盖天军做都统制职事。未及数月,被

大将王禀、赵谭,怀挟帮源洞辱骂旧恨,累累于童枢密前诉说阮小七的过失:

“曾穿着方腊的赭黄袍,龙衣玉带,虽是一时戏耍,终久怀心造意。”待要杀他。

“亦且盖天军地僻人蛮,必致造反。”童贯把此事达知蔡京,奏过天子,请降了

圣旨,行移公文到彼处,追夺阮小七本身的官诰,复为庶民。阮小七见了,心中

也自欢喜。带了老母,回还梁山泊石碣村,依旧打鱼为生,奉养老母,以终天年。

后自寿全六十而亡。

且说小旋风柴进在京师,见戴宗纳还官诰求闲去了,又见说朝廷追夺了阮小

七官诰,不合戴了方腊的平天冠,龙衣玉带,意在在学他造反,罚为庶民。寻思:

“我亦曾在方腊处做驸马。倘或日后奸臣人知得,于天子前谗佞见责起来,追了

诰命,岂不受辱!不如自识时务,免受玷辱。”推称风疾病患,不时举发,难以

任用,不堪为官。情愿纳还官诰,求闲为农。辞别众官,再回沧州横海郡为民,

自在过活。忽然一日,无疾而终。

李应授中山府都统制,赴任半年。闻知柴进求闲去了,自思也推称风瘫,不

能为官。申达省院,缴纳官诰,复还故乡独龙冈村中过活。复与杜兴一处作富豪,

俱得善终。

关胜在北京大名府,总管兵马,甚得军心,众皆钦伏。一日操练军马回来,

因大醉失脚落马,得病身亡。

呼延灼受御营指挥使,每日随驾操备。后领大军破大金兀术四太子,出军杀

至淮西阵亡。只有朱仝在保定府管军有功,后随刘光世破了大金,直做到太平军

节度使。

花荣带同妻小妹子,前赴应天府到任。吴用自来单身,只带了随行安童,去

武胜军到任。李逵亦是独自带了两个仆从,自来润州到任。话说为何只说这三个

到任,别的都说了绝后结果?为这七员正将,都不厮见着。先说了结果。后这五

员正将:宋江、卢俊义、吴用、花荣、李逵,还有厮会处,以此未说绝了。结果

下来便见。有诗为证:

百八英雄聚义间,东征西讨日无闲。

甫能待得功成后,死别生离意莫还。

再说宋江、卢俊义在京师,都分派了诸将赏赐,各各令其赴任去讫。殁于王

事者,正将家眷人口,关给与恩赏钱帛金银,仍各送回故乡,听从其便。再有见

在朝京偏将一十五员,除兄弟宋清还乡为农外,杜兴已自跟随李应还乡去了。黄

信仍任青州。孙立带同兄弟孙新、顾大嫂并妻小,自依旧登州任用。邹润不愿为

官,回登云山去了。蔡庆跟随关胜,仍回北京为民。裴宣自与杨林商议了,自回

饮马川,受职求闲去了。蒋敬思念故乡,愿回潭州为民。朱武自来投授樊瑞道法,

两个做了全真先生,云游江湖,去投公孙胜出家,以终天年。穆春自回揭阳镇乡

中,后为良民。凌振炮手非凡,仍授火药局御营任用。旧在京师偏将五员:安道

全钦取回京,就于太医院做了金紫医官。皇甫端原受御马监大使。金大坚已在内

府御宝监为官。萧让在蔡太师府中受职,作门馆先生。乐和在附马王都尉府中,

尽老清闲,终身快乐,不在话下。

且说宋江自与卢俊义分别之后,各自前去赴任。卢俊义亦无家眷,带了数个

随行伴当,自望庐州去了。宋江谢恩辞朝,别了省院诸官,带几个家人仆从,前

往楚州赴任。自此相别,都各分散去了。亦不在话下。

且说宋朝元来自太宗传太祖帝位之时,说了誓愿,以致朝代奸佞不清。至今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