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承(第七章)(1 / 5)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2256;承(第七章)妻子和情夫的眼中,我是个最无耻,也是最下贱的王八、绿奴,在每夜亲眼看着妻子挨操,排卵期时亲手捂着被内射的骚穴,使老婆终于怀上野种,也在受孕三个多月后,亲自陪着妻子去做孕检完,只过了一个星期时间,我的事业突然迎来了第二春,自已多数时间要到省城,进一步扩大公司的规模,持续发展着自已的事业,在公司扩张完成,步入正轨前,我和妻子自然聚少离多,夫妻变得经常性的两地分居。

两地分居,对于绝大多数的夫妇,都是种巨大的危机,可对于我和妻子,却不存在这种问题,老婆有情夫照顾,在家安心养胎,既然自家三人的异常关系,已然明面化,我这个绿帽王八,在家中也已渐成了名义的丈夫,现在妻子交给这实质上的老公照看,况且我还交待过同住在这座城市裏,我的直系亲属,让他们时常去到自家,照看下妻子,所以在这种条件下,去了外地的我当然很是放心。

又不是完全分居,每月我还是能返家个三、四天,我和妻子这般聚少离多下,情夫也变得相当识趣,每次我家的那几天裏,他白天总是早早就离家外出,让我和肚子渐大的妻子,在无旁人打扰下能好好谈谈情,说说话,加深加深下夫妻间的感情,当然白天裏的肉体交流,仅限于亲亲嘴,拖拖手,搂抱片刻。

到了夜裏,无外人后,那时的情夫,才是自家的男人,而自已,立马成了王八、绿奴,老婆不用说,成了他的玩物,他俩在我祖辈留下的屋子,自已花了数万装潢、置物的屋内,每个地方疯狂交媾着,而我则只能观看着,或是充当起肉垫、无性奴隶,任他俩羞辱,为他俩助兴。

自家院子裏,当年还是自已女友的琴儿,和我亲手栽种下的那颗,她最喜欢的松树,已有一米多高,现在就在这树下,我这个十多年前她的男友,现在的丈夫,却充当起了肉垫,而她则成了骚浪的玩物,这样想到时,我不禁感慨万分。

我平躺着,用两手手指拨开了老婆的肉唇,并支起头来,舔吸着她淫水泛滥的骚穴,失禁溢流出少量尿水的尿道口,而老婆则趴在了我身体的上方,怀上野种的圆腹垂放在我的胸前,撅高了烂桃状的臀部,好让她身后的情夫,用大鸡巴操烂她的屁眼。

老婆怀孕后,情夫很少操她的骚穴,只用琴儿的嘴和屁眼,说是把她的烂穴,留给我这个没种的王八使用,使用的方式,就是我眼下做的这样,只能用口,至于插入我的性器,这事想都别想,怀孕后他都少插,我……呵呵!他是幸福的,没了骚穴,老婆还有一张口,和后门让他进入,而我是悲惨的,本就只有妻子烂穴的使用权,可如今……他俩没次爽完后,妻子总会像是可怜自已般,一面和他抱拥亲热着,一面伸出只手为我撸着,解决我可耻的性欲。

今晚也是如此,情夫射精后,妻子来到了我的脸上,同来到我胸前的情夫,相对而坐,亲吻、搂抱着缠绵,并伸长一手,为我撸着,而我吸舔着老婆怒放的菊花,以及肛口不时流出的精液。

老婆夜裏从不打呼、磨牙……总是睡得很沈、很香,一觉就到天亮,在院裏的交媾结束后,情夫独自了卧室,我则抱起妻子去了大厅卫生间共浴,这要是帮她清洗了身子后,之后我又是抱起了妻子,上了楼,去到了卧之中。

这次进入卧,是我在家时,每天必做的最后一事,抱妻子上床,把情夫的肉棒塞入到妻子的口中,然后来到床的另一头,当着情夫的面,亲吻片刻妻子的烂穴,对着妻子的穴说出表达爱意“老婆晚安!老婆我爱你!”

这话,听到妻子口含肉棒“嗯……嗯”

应几声后,我这才出了这屋,到了自已所睡的客房裏,安睡下。

第二天,上午九点,我会又一次开门入内,去到卧之中,只是轻声叫醒妻子,当她醒来吐出口含大肉棒后,我会抱起她,直入卫生间,把她放到马桶上,而我则到她对面的蹲便器上,她坐着,我蹲着,夫妇俩如闺蜜般一道如厕。

我在时,妻子拉屎放尿,从不用纸,都用上了我的口舌,每当清早排泄时,我都是最先完成,先行一步,去刷牙洗脸,之后等妻子排泄完,她会招手让我近前,动与我交吻许久,吻分时,她会张开含了一夜情夫鸡巴的嘴巴,骚浪的向我说道:“老公,我爱你,可我更爱他的大肉棒”

这类话后,这才站了起来,放下马桶盖,提臀重又坐了去,之后分开了双腿,要我为她清洁便后的下体。

“老公,你不在,前些天他带我去孕检了,孩子很健康!……”

“重病后,李叔性事那方面越来越差了,苦了你妈和你姑了……”

“你姐嫁得不错,婚后他俩处得不错,只是……”

妻子被我舔吸时,先是和我说了些自已不在时,家内家外发生的一些事后,这才说到了淫事上。

“哦……对了,这次我想让你父母来接生个这个野种……”

“我觉得觉得你这个没种的丈夫,不该那&4637;早有自已孩子,只配养多几年奸夫的野种!”

“还有,我怀孕了,人在性事上不太尽兴,我想着李叔既然不行了,你姐那又……要不我干脆把你家所有的女人都拉来,你姐做他的妾,你妈和你姑就做他的性奴、母狗……”…………“老婆,我要流了”

当我舔吸时,赞同她时,我会舔重,怀疑舔轻一些,反对舔快,兴奋慢是舔慢,老婆从这裏能得到我的应,这期间我还一直撸着管,早一次,晚一次,一天两次流精,成了规矩,这&4637;做能保证我除此外的时间裏,没了性欲。

“我是个最贱的王八、绿奴,我小鸡巴流出的液体,还不如老婆的屎尿……”

妻子听到我要流后,站了起来,跟着掀开了刚坐着的盖,去到了洗手池前,我则跪直在马桶前,对着马桶裏老婆的屎尿,快速的套弄着自已的肉棒,这样狂撸了数十下,感到液体将要流出时,我一面大声说道这类羞辱自已的贱语,一边到达了顶点。

卫生间裏泄了欲,由于妻子大着肚子,白天裏,多半我会牵着妻子在风景颇美的自家附近走走,共度二人无欲只谈情的美好时光,顺带我也能在周边相识的邻居露个脸,也免得他们说自家的閑话,我俩午饭在外解决,晚饭时家,家中佣人离去后,我会拉着妻子的手,来到情夫的面前,而后转握住妻子的手腕递出,直至他们两十指紧握,我松开手。

如此过了近三个月,我又一次返家第三天的夜裏,妻子刚为情夫口交吸精,情夫去了卫生间,老婆则把精液吐入到我的嘴裏,让我吞咽下后,我这才有机会说出,刚刚秘书晚饭打来,告知的既是意料中,又略显突然紧迫要解决的公司事来。

“老婆,秘书刚打来了电话,说是门路打通了,这次我恐怕出门最少要半年以上了!”

“原本还以为你能呆到我生产后,没想到……”

“是早了些,可是老婆不觉得这样也好,等我忙过了这阵,就能……”

“那你什&4637;时候走”

“明天一早”

“我……”…………我和琴,虽然算得是老夫老妻了,可是这婚后刚两年,就要面对一段长时间的分离,心底都是不舍对方的,床上,我搂着妻子又交谈了片刻后,情夫出了卫生间,妻子把我因公司事,要长时间离开的事,说了给他听后,他让我近前,把嘴凑到我的耳边,对我轻声说了几后,又摆了摆手示意我照做后,自已只得依言下床,爬出卧室,爬了客房。

十分钟后,只有我和情夫两人,在这客床中,他用肉棒啪、啪的抽打着我的脸时,而此时自已的大部分注意力,却不在他这极度羞辱我的举动,而是把目光投向了床上丢放的物品上。

“你走后,骚货呢?”

“完全属于你,要麻烦人你照顾了”

“她还是你的老婆?”

“不是了,我不在时,她是你的人了”

“摘下来吧!”

情夫伸出左手,听后的我则默默的摘下了结婚戒指,跟着戴到了他手指上“床上这些,你照着说明书使用,如果用完了,你就打电话给我,我再给你寄点过去”

“嗯”

“都收好了”

“收好了”

“那就过去吧!今晚就便宜你了”

这一夜,自已和妻子难得能同床共枕一,床上自已背朝着我侧睡的妻子,用手把不软不硬的小肉棒插入到她的穴中,而我的身后,情夫也是相同的方式,把他粗长的大肉棒刺入到我的体内,猛烈抽插着我的菊花。

在外四个月的时间裏,公司的事把我忙得晕头转向,到了夜裏閑下来时,我才有时间给妻子打去电话,其实我现在所呆的城市,离妻子所在的城市,并不遥远,可是妻子却从没来过一次,而且我出门以来,她从未动打过一次电话给我,每次想到这,我的心裏总会泛酸,以及纠结许久,生怕家中的她和他……事实证明我只是想多了,自家这种三人变态的异常关系,比想像中牢靠,这不,今天妻子竟头一次动给我打了电话,说她和情夫来看我了,并让我午饭后,抽出时间,去公司附近的咖啡馆裏,同她俩见个面。

“来了!”

妻子情夫比我早到,我到时,他俩已在那张靠窗的桌子坐着了,我将到两人近前时,妻子招呼了自已。

“你们怎&4637;突然跑来了!”

数月未见,我的心裏很是想念妻子,当然还有一些想着这个给我带来无尽屈辱的他。

“我和你哥想你了呗!”

妻子说这话时,还向我眨了眨眼睛。

“哥!嫂子!”

我自然明白其意,连忙装得很是激动,这般称呼了他俩,如此定下了这次外见时,三人间的关系。

…………“厕所在哪?表,还是你带我去吧!”

普通聊了家常不久,情夫就开口对我这般说道,我自然明白他当下所说的,只不过是个说辞,借口,其目的是想让我和他,一同去到卫生间裏……“还不错,夹着吹”

卫生间,一个锁上门的隔间裏,传出了情夫的低声言语。

↑返回顶部↑

目录